中国茉莉花革命: 被误读的习近平和他的中国梦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3-06

被误读的习近平和他的中国梦

转发此新闻:
绥靖主义不是走向和平的捷径 对中国的无知是绥靖主义的根源

艾利森并非中国问题专家,却敢于写一本中美关系的著作,这种“学术跨界”必然带来巨大风险。本书论及中国部分,处处是常识性的错误,实在有损国际关系领域大师级学者的声誉。比如,作者认为,“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是毛泽东信任的同事”,可实际情况是,习仲勋是刘志丹、高岗一派的西北系官员,并非毛泽东的嫡系人马,早在延安时代就颇受猜忌,从未受到毛的信任。作者又说,习近平的“一带一路”已有九百多个项目,成本超过一点四兆美元,“相当于十二个马歇尔计划”。这种过于简单化的类比连中学生都不会轻易去做,“一带一路”完全不能同马歇尔计划相提并论——马歇尔计划不仅帮助西欧国家完成经济重建,而且巩固了这些国家的民主自由制度;反之,“一带一路”刚刚实施就四处碰壁、难以为继,其新殖民主义的本质遭致普遍反感。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

艾利森佩服中国“两天之内建成罗马”的速度,也对中国官方公布的经济数据深信不疑,实在大失学者应有的“求真意志”。因此,就连美国之音在介绍这本书时也不禁质疑说:“中国的发展速度固然令人叹服,但是且不说中国的GDP数字中有多少水分,就是目前这种债台高筑来进行基建投资的经济增长模式是否能持续下去,连中国领导人心里也没底。再加上中国的房市和银行坏账两大泡沫不知何时戳破,所以中国经济的未来是充满变数的。忽视中国经济的不确定性而来分析美中未来的力量消长难免会有偏差。”可见,他就像中了中国西南地区的神秘“蛊毒”,成了一具任由赶尸人驱赶的行尸走肉。

更危险的是,艾利森对中国的认识基本上来自基辛格、费正清(John K. Fairbank)、李光耀和陆克文(Kevin Rudd)等人,他们无一不是“拥抱熊猫派”。艾利森撰写过李光耀的传记,对李光耀崇拜得五体投地,当然也就笃信李光耀对习近平的溢美之词。他错误地将李光耀定位为“习近平的政治导师”,但习近平从未承认这一点。李光耀将习近平与曼德拉(Nelson Mandela)作比较,认为习近平是“城府甚深、波澜不惊的人,不允许他个人的不幸或痛苦影响他的判断”,又认为习近平高举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旗帜,“这种被唤醒的使命感,是一种压倒性的力量”。进而,艾利森也赞同李光耀开给中国的“处方”——不是美式民主,而是恢复中国传统的政治道德以及一个强有力的领导。他接着肯定习近平的意识形态策略:“在这方面,习近平具有价值导向的民族主义,可能有助于被唯物主义掏空的操作系统的完整性。”而艾利森刻意隐瞒的事实是:习近平并未放弃对毛式原教旨主义的捍卫,而李光耀在其晚年早已宣布“亚洲价值观”破产了。

艾利森又引用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的话说:“习近平有着深厚的国家使命感,对国家有明确的政治眼光,而且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这样的颂词好像是《环球时报》的风格。陆克文从早年研究中国民主运动到近年来变脸为习近平的吹鼓手,正应了中国的一句古话“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艾利森对这样的看法不假思索、照单全收。

受这群人影响,艾利森成了习近平的粉丝。他对习近平及其“中国梦”如此评述说:“习近平以曼德拉那样的钢铁意志展望中国。他的中国梦结合了繁荣与权力,其中雄心勃勃的视野颇似西奥多·罗斯福的‘美国世纪’ 〔Theodore Roosevelt〕,改革图强颇似富兰克林·罗斯福的‘新政’。”他当然不会阅读和引述达赖喇嘛、刘晓波等勇敢者对中共独裁暴政的严词谴责,他缺乏此种常识:中国的真相不在统计数据里面,而在达赖喇嘛和刘晓们的呐喊当中。艾利森这样的西方左派,表面上看有一套言之成理、冠冕堂皇的论述,其骨子里则是一种根深蔕固的“隐形种族歧视”——中国人或亚洲人只适合、只喜欢专制制度,由他们去吧。

极具讽刺意义的是,艾利森在书中讽刺当年西方学界对苏俄的误判:“我要求哈佛大学的学生阅读萨缪尔森(Paul Samuelson)在一九六四年出版的《经济学》,他们对其中的一章感到困惑,这本二十世纪中期最受欢迎的经济学教科书,预计苏联的国民生产总值将在一九八零年代中期超过美国。”今天,他本人不正犯了跟萨缪尔森同样的错误吗?萨缪尔森是误判苏联,艾利森则是误判中国。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余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