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7

华为是绝地反击还是自寻死路

转发此新闻:
当美国政府宣布正式起诉华为及孟晚舟并公布其多项严重罪名之后,加拿大随即启动引渡审判程式。华为及中共则先后使出五大招数见招拆招,攻势凌厉。总部在北京的「伪香港媒体」多维新闻网对此评论说:「对于美国的打压,华为显示出了一个企业的不卑不亢。」然而,华为的所作所为,是绝对反击,还是自寻死路?

作者认为,华为大大低估了西方民主国家在自由、民主、法治等普世价值上的一致性

华为应对的第一招,是再次由其创始人任正非出面接受西方媒体访问。多年来在幕后悄无声息的任正非,此次因为爱女被捕而被迫到前台抛头露面,心中并不好受。此前,任正非在西方媒体面前表现出一幅弱势的受害者形象,以及深爱女儿的慈父的面目,希望借此赢得西方公众的同情。这一招失效后,他迅速转变策略,作出强硬反击。任正非在否认孟晚舟和华为公司有任何不当行为的同时,自信表示「西边不亮东边亮」,美国没办法扼杀华为,世界也离不开华为,这是因为华为「拥有更先进的技术」。

华为应对的第二招,是不惜钜资在《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西方主流媒体刊登整版广告,又发表公开信呼吁西方社会大众正视「事实」。华为直接对美国读者和公众说:「不要相信你听到的一切。」也就是中国的古语:「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华为希望以此消除西方民众对华为的种种「误解」,华为就是一家普通的私营企业,以高科技为顾客服务,以顾客的利益为最高利益。

华为应对的第三招,是华为公共及政府事务部总裁陈黎芳特别向一些美国媒体发出参观华为园区的邀请,希望通过「面对面的交流」来增进彼此间的了解。华为方面保证,西方记者可以深入华为深圳园区参观最近才对媒体开放的实验室,更有机会与华为的高管会面、参观生产线以及开诚布公地讨论华为在美国面临的挑战等敏感议题。新娘子要揭开红盖头了,对于记者哪会没有吸引力呢?

华为应对的第四招,是在法律层面对加拿大和美国政府提起诉讼。日前,孟晚舟律师团队率先对加拿大政府、加拿大边境服务局和皇家骑警(即联邦员警)提起诉讼,指控他们在未告知孟晚舟的情况下,就对她进行了长达三个小时的逮捕、搜查和审讯,这些做法侵犯了她的宪法权利。华为则宣布起诉美国政府禁止联邦机构购买华为设备,指控美国二零一九年国防授权法违反了美国宪法。

孟晚舟律师团队率先对加拿大政府、加拿大边境服务局和皇家骑警(即联邦员警)提起诉讼。

华为应对的第五招,是分化西方联盟,让华为「各个击破」。在欧洲,华为竭力撇清和中共政权的神秘关系,保证其产品符合欧盟的安全标准,吸引德国等欧洲国家使用华为的产品。中共甚至愿意按照德国总理默克尔的要求,出面跟德国签订一份所谓的「安全协定」。但是,美国政府警告德国说,若德国使用华为产品,将终止双方的情报交换工作。中国官媒立即替德国「打抱不平」,谴责美国「粗暴干涉德国内政」。

对于华为和中国的反击,多维网称赞说:「这种自信的态度在舆论战上已经得分。华为能够静观其变、适时反击,对自身产品的自信是必不可少的,实力之上还有耐心和定力,美国继续打击华为只会更难。」那么,事实真是如此吗?
华为的第一招,让西方国家更看到了华为对世界的严重威胁。任正非「由弱转强」的迅速变脸,与中共当局由「韬光养晦」变成「野蛮崛起」一模一样,真是「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公司」。美国等西方国家更意识到,与华为和中共的对抗,不仅仅是法律和技术的问题,更是攸关于人类未来生活方式和社会制度是自由还是独裁:一个没有华为的世界,才是安全而自由的;一个被华为和中共主宰的世界,必定是危险而独裁的。

华为的第二招,让西方国家更意识到西方新闻自由被严重侵蚀的现状。商业广告变成政治灌输,这是中共「大外宣」的新威胁。彭斯副总统在美国对华政策的演讲中,已举出一个类似的例子:中国政府出资在《得梅因纪事报》刊登了好几页的插页广告。那份报纸是美国驻中国大使的家乡州爱奥华州的主要报纸,也是二零一八年选举的一个具有关键州。那些广告的版面设计看上去像是新闻报导,把美国的贸易政策说成是鲁莽的,对爱奥华州的人是有害的。中国以此干涉美国的选举和内政。华为的作法与之如此相似,或许将成为新的案例,出现在川普或彭斯以后的讲话中。

在中国国内没有司法选项的情况下,对加拿大的法治政府提出上诉,这在对华为新的魅力攻势持着谨慎态度的人看来,是一大反讽。

华为的第三招,遭到美国媒体工作者的一致唾弃。颇具讽刺的是,华为的邀请信是经由中共大使馆发出的──这就不打自招地证明,华为是中国政府的一部分。华为的邀请函说:「如果您可以接受无需付费的旅行,华为将为您支付机票、酒店、餐饮等费用。」《华盛顿邮报》记者乔什罗金(Josh Rogin)在推特上贴出华为公司电子邮件全文。他表示,任何接受邀请的记者都会令人不齿与羞愧。他的回信写道:「感谢邀请,但本社政策禁止,而我本人的道德也不会接受数千美元大礼,尤其是来自一家作为外国情报机构鹰犬的企业。」而《纽约时报》记者安娜斯旺森(Ana Swanson)也在推特上透露,华为经由中共大使馆向她和她的同事发出这份采访邀请,她加以拒绝。这份邀请信甚至惊动了美国国会,美国之音援引美国会议员迈克加拉格(Mike Gallagher)的话说:「我敦促所有美国的记者、所有与联邦政府有任何关系的人,拒绝任何参观华为、访问中国的免费旅行。很明显,他们提出了一个议事日程,这不仅仅是华为公司的议程,而是中国共产党的议程。」

华为的第四招,是与美国和加拿大政府打一场法律战,但这对改变华为和孟晚舟的命运于事无补,更像是一场「孤独求败」的挑战──华为在美国的形象已接近谷底,几乎没什么好失去的了。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Terry Branstad)谴责中国应对华为事件的民族主义策略,并称华为起诉美国是「怪异的行动」。据路透社报导,美国政府对华为的调查,始于六年前,美国政府已掌握了大量过硬的证据。乔治华盛顿大学美国宪法教授乔纳森特利(Jonathan Turley)说:「华为越用力去抗争,越给这些问题提供曝光度。这对一家公司来说可能是致命的。」《彭博新闻》专栏评论家提姆库尔潘评论说:「华为需要自问:即使孟晚舟打赢了起诉加拿大政府的官司,它能得到什么?寻求正义是每个人的权利,然而华为却冒著成为好战分子的风险,而不是它所描绘的冷静和值得信赖的合作伙伴。在中国国内没有司法选项的情况下,对加拿大的法治政府提出上诉,这在对华为新的魅力攻势持着谨慎态度的人看来,是一大反讽。」

华为的第五招,则大大低估了西方民主国家在自由、民主、法治等普世价值上的一致性,这是希特勒和史达林早就犯过的错误,华为和中共如今重蹈覆辙,必定重重摔倒、灰头土脸。美国与德国、义大利、法国等欧洲国家固然存在着国家利益、社会政策层面的分歧,有些分歧甚至相当严重──比如,美国要求欧洲盟国为北约提供更多军费,美国认为欧洲已经享受「免费的午餐」太久了,但欧洲盟国习惯了「免费午餐」,一旦被要求付费,就满脸不高兴;但是,美国与欧洲盟国之间的相似性远远大于、重于欧洲与中国的贸易或「友谊」。中国抛出的经贸利益,或许能让少数欧洲国家领导人、政商集团暂时利令智昏;但长远而言,中国不可能成功地离间美欧关系,也不可能将美国赶出东太平洋而自己成为亚洲盟主。习近平的「一带一路」方兴未艾就到了倒计时的「善后阶段」,而华为的命运也差不多──它在国际上如同「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最后或许只能将像缩头乌龟一样成为真正的「中国国内企业」。

来源:上报 / 余杰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