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31

公开支持许章润的学者增加,当局加紧封锁

转发此新闻:
尽管中国大多数知识分子对许章润遭到打压事件保持沉默,但有些学者公开表态,反对当局整肃他。这些声音也受到当局压制。
中国独立学者荣剑在推特上发表的照片,推文是“昨晚,许先生的后援团。”

中国独立学者荣剑在推特上发表照片,推文是“昨晚,许先生的后援团。”其中有些知名学者,包括笔者采访过的人。
北京清华大学主楼


博讯网等海外媒体转载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劳东燕的文章,文章开头说:“最近心情沉郁而又愤懑。先是得知本院的一位同事,因之前发表的公共性言论而遭停课处理;之后,又得知本校的一名学生,向校纪委举报思修课老师的上课内容与相应言论。两则消息虽未得到官方的证实,但从各个渠道的反应来看,应该不是无中生有。”
这里说的“因之前发表的公共性言论而遭停课处理”的人,就是许章润。
劳东燕博士的文章结尾说:“对于相关部门与学校因公共性言论而处分教师的做法,我完全不能认同。任何时候,用权力压制公共性言论的做法,都不可能具有基本的正当性。如果认为他的观点有问题或是不够正确,请使用说服、论证或者反驳的方式。 ”
此前,研究政治思想的民间学者荣剑曾表示,许章润在清华受压……清华数千个教授居然无动于衷!目前只有郭于华、楚树龙老师公开出来表达对许先生的声援和对告密学生的谴责,必须向这两位教授致敬。
中国自由职业者、独立学者荣剑(左)和许章润教授交谈


关于“沉默的大多数”,劳东燕教授写道:
“中国人的生存智慧中,很重要的一项就是明哲保身。所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各人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说的都是相同的道理。这样的生活哲学能够大行其道,在很大程度上,大概是被险恶的环境逼出来的。每个人都想要保全自己,这个完全能够理解。
“我也曾经认为,在暴虐横行时,沉默是坚守的底线。然而,目睹这几年的状况,我开始意识到,沉默的底线终究还是太低了一些。说到底,沉默代表的根本不是中立,而是顺从。而顺从是没有底线的。它意味着,在对方的步步紧逼之下,己方是在步步后退。”
但另一方面,中国有关当局封锁那些支持许章润的声音。根据中国新闻界名人高瑜的说法,清华大学教授郭于华告知朋友们:“章老师(章詒和)、许老师(許章潤)和我的名字被封禁,微信上只要出现全名就根本发不出去,中间加杠都不行。同时我的微博被禁言,百度搜索全面封杀,微信公众号也发不出任何文章。 ”
不过笔者在美国“百度一下”“郭于华”,看到一些结果,其中有些就是关于她的。 郭于华曾在媒体上发表文章《哪有学者不表达?》 声援许章润。这个标题是仿照许章润的文章标题《哪有先生不说话?》。
中国著名作家章诒和

  
文化学者章詒和曾为许章润说话:“我们每个人都勇敢站出来的话,清华校方不可以肆意妄为吧!”作家章詒和几年前由于他的著作被禁而成为新闻人物。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千帆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批评清华当局的层层加码的做法说:“中国的事情往往是,上面定个调子,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下面执行时很可能会过火,因为怕执行力度不够,自己要担责任,所以这种心理往往会出问题。”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高鸿钧表示:“我的同事被无端停职停课,或仅仅因为他的言论,于法无据,并使所有的教师都处于恐怖中。在法治国家,言论自由是公民的宪法权利,也是一项基本人权。我以一位教师名义,抗议校方的做法。”
20187月,清华大学法学教授许章润在日本发表《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一文,批评中国当政者,称2017年以来中国政治与社会倒退,提出警惕“极权回归”、制止“个人崇拜”、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实施官员财产公示的阳光法案、以及平反“六四”等八项建议。
今年3月传出消息,许章润被校方停课停职接受调查。

來源﹕美國之音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