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4

出大事,我的国!--论习近平的执政失误

转发此新闻:
中美贸易战开打半年,中方形势越发险恶。最初的一阵子,北京还可摆出「以牙还牙」的架势,但也不过是关税百分比对等,至于「被打」的出口货量,中国比美国多了一大截,自然处下风。对美出超巨大,相安无事中国当然过瘾,但一打贸战,出超部分便成为对家的弹药,所以特朗普才敢夸下海口,说「这场贸战很好打」。可怜那些曾经替中方摇旗呐喊、要北京「狠狠地打」的境内外「托派」商贾和专家,发觉原来是给主子帮了个倒忙,而这个主子也真有点纸老虎的味道,所以大伙儿现在都噤声了,「立场」不敌现实。


去年底以来的战况是:中方因经济走势不妙而后劲不继,上台面谈判的意欲很高,笑脸迎人,一改一直以来的那副「王毅相」。现在传出来的消息显示,美帝是盛气凌人,除了贸额差和关税差都要大幅削减乃至归零之外,美方后来附加的进度确认机制,中方也难以推却,只差最要命的结构性改革要求,包括须停止对国企的巨额补贴等,中方继续负隅顽抗,因为那是等于要了习近平的命。对此,大陆喉媒只能抽象概括,说谈判的成果丰富云云,但对具体有哪些成果,却绝口不提;大陆人看了,哪有不懂之理?

这里说的中国经济走势不妙,并非指比较常见的周期性下行那么简单,而是遇到了几股长期性、结构性的「歹势叠加」,而党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对此不仅仅是束手无策,而是进退失据把事情恶化。下面分别介绍这些歹势和习氏的失误。

中国患上「刺激疲劳」

如果只是周期性经济下行,那么可按凯恩斯的理论,以政府有形之手搞短期刺激,经济就会复元,摇摇欲坠的GDP就会变得坚挺。可是,如果是出现了严重结构性问题,刺激不仅会失效,还会反过来把问题恶化,如人临终,灌多少碗鸡汤、吃多少服人参、打多少枝强心针,到头来都没用,效果逐步归零,甚或出现反作用。

一般而言,政府刺激经济可通过财政手段,直接以政府消费或公家实体投资催谷GDP,但此法生产白象很有效,却对社会无大益,而且容易滋生贪腐。另外的办法就是信贷刺激,政府以印钞、降息、降准、购入民间资产等手段增加货币供应和流通均衡量,降低信贷成本,鼓励以信贷为基础的消费和实体投资。由于中国有大量公有企业在市场运作,因此信贷刺激较易实行,公企从国营银行得到便宜的政策/定向信贷,就可替政府按其旨意办事。

然而,自2008年胡温搞的四万亿人仔信贷维稳之后,中国经济就出现了信贷疲劳,之后经习李重复操作,特别是2015年那次,更把问题恶化。结果,近四、五年来,新信贷对GDP的刺激作用基本上消失。孤证不立,我请读者留意以下两方面的研究,其一来自市场,另一是学术论文。

大摩因垂涎中国市场而常对北京卖口乖,但一份2016年的内部研究报告却指出了大陆信贷疲劳这个重症。其研究结果显示,2003-2008年之间、胡温四万亿人仔维稳计划出炉以前,中国GDP年增速平均11%强,当时的信贷效率是1,即政府透过政策每增加1元信贷,GDP就增加1元。可是,到了2015年,这个信贷效率跌至1/5,即要GDP增加1元的话,政府得把信贷增加5元。到了2016年,信贷效率跌至1/6。也就是说,近年贷出的款项,只有一小部分用在消费和实体投资方面(那是GDP的两个主要组成部分);其余的,大部分花在金融房地等资产的购买上了(这只是让资产升值,直接对GDP零贡献,间接可刺激私人消费,不过也只是虚火)。(注一)

今年228日,分别来自国际货币基金(IMF)、欧洲央行和浙江大学的三位研究员共同发表的一篇论文指出,中国的信贷/GDP比例,是国际清算银行(BIS)所追踪的44个风险较高地区当中的第二高,信贷已经超饱和。这个研究重点指出,2001-2008年间,中国每增加1%的信贷额,便导致GDP0.23%升幅;可是,到了2010-2015,这个弹性系数值已经接近零。(注二)也就是说,以增加信贷求GDP增长,在中国已经不可能。

可怜凯恩斯的法宝,已被胡温习李一伙用残;这恐怕是现代经济史上有记录的第一次。按此,今年14日央妈又一次降准1个百分点,释放1.5万亿人仔作信贷;上周两会期间,李克强还未把「不搞大水漫灌」说完便推出了合共两万亿人仔的各款刺激。但明眼人知道,那顶多是为了做点姿势让人有「官员在做事」的幻觉,除了让股楼市炒家多炒一转,对今年的GDP不会有甚么影响。

前车不鉴 习闯大祸

由上述两种研究看出,胡温于200811月推出四万亿人仔浸市,其实是中国经济体质变坏的一个分水岭。可是,当时很多人拍手赞好,甚么英明、果断等形容词都用上了。当时的情况是,以中美经贸不对称关系为源头的环球金融危机,以不同形式在两国之间展现,美国处在「原爆点」,受的是外伤,中国则是内伤,表面还风光,但更难治疗,十年下来,两国的经济气候遂有云泥之别。

胡锦涛当政,首先采取了「国进民退」的策略。习上台,本应拨乱反正,进行二次开放改革,但他与胡一样,都是搞党务出身的政工,对经济外行却总揽大权。李锐说他是小学程度,大陆人暗地里称他习包子。然而,英雄莫问出处,真正的考验是在台上怎么表现。无奈,习的表现越来越差劲。首先,结构性的债务问题在他手上日趋严重,他前车未鉴,却为了GDP「保7」而在2015年搞了一个比胡温四万亿还多出一万亿的11大工程定向刺激计划,结果GDP却于该年底跌破7%(见附图),信贷/GDP比例则马上急升,挤进全球三甲,刺激疲劳症终于在他任内成了结构病。但起码还有其他两个结构性问题,他都因为麻木不仁而错误反应。

228日,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大陆实际就业人口于去年到达历史拐点,由升转跌,一年少了54万,而趋势才刚刚开始。年龄结构方面,60岁及以上人口数亦首次超越15岁及以下的人口数。至于劳动人口(15-59岁人口),已经是连续第七年减少,去年一年减少470万;按推算,2030-2050年期间,劳动人口将平均每年减少760万,形成人口雪崩。

这是不算新闻中的新闻。不算新闻,因为早在2008年,大陆的一些非官方人口学者已经敲响警钟,指出中国人口红利已成过去,建议即时全面开放生育,却遭胡温主政时的计生委强力打压。习2012年上台,亦迟迟不更改政策,一直拖到2016年才有点动作,却还是拖拖拉拉,一孩政策改两孩却要分两步,真是婆婆妈妈、太少太迟;跟着的两年,出生婴孩数字都大跌。还未到富裕社会的边皮,中国小孩子先就成为了经济学里说的inferior good

中美关系由他搞砸

不过,悠悠万事,大不过中美关系。历届中国领导人,从毛泽东开始,无例外都把处理好中美关系列为头等大事,也从中得到大量好处。就拿GDP来说,中国的GDP到今天的水平,几乎都是拜美帝所赐。这说法不夸大,大家再看附图便知:1990-2000年的十年之间,中国的改革红利已逐步消失,GDP增长率拾级而下,跌幅比2010年至今更大,跌势更急;但为甚么2001年至2008年又忽然飙升呢?答案是中国进了WTO。是谁的杰作呢?美国总统克林顿。温家宝的中美关系处理得特别好,他的假民主言论欺骗了当时的美国人(也欺骗了那一代香港民主派)。到了今天,WTO红利、人口红利都快要消失,习近平却把中美关系搞砸了。去年的中兴事件说明,中国高科技几十年来或有进步,但远未过关,人家一卡,你的龙头企业就几乎要执笠;电子通讯用品如此,就不必说国防科技等方面。

现在千人计划、中国制造2025皆遭美国紧盯,留学生受限制,留美科技人员被FBI监视、起诉,孔子学院一间又一间停办,以前亲中的中国通都反水了,而且比特朗普反华还早。这些反水中国通打出的的第一个讯号,是2016年底已经准备好的一份对华政策改向建议,由过去一直主张中美搞友谊的亚洲学会发表,「献给下一任美国总统」,当时那些反水中国通还不知道是特朗普上台。(注三)此非一日之寒,而习班子完全在状况之外,为甚么?

胡温末期,大陆不少KOL乃至官方学界投新主所好,宣称中国已进入盛世,综合国力已超越美国云云。习很快飘飘然,眼睛翻到头壳顶,他领导下的中国高官不可一世,外交部的嘴脸凶得令人生畏,在南海对多国搞霸权,在钓鱼台问题上跟日本对峙(近月收了火),国际渗透和科技偷窃搞得非常高调,不仅要在外国企业里设公开的党委,还公布了一部《情报法》,下令所有国民和机构都必须和国安部门合作,接受情报任务,违者受罚。如此肆无忌惮,在别人国家予取予携,结果引来美国乃至整个西方的怀疑、反弹,华为被美帝封艇兼拉人,与中关村关系极深的美籍华人顶级科学家自杀,以至中国外部形势全面质变,到最后因特朗普上台反台爆大镬,习班子才如梦初醒。站在中共的立场看,中国内外交困之际,习近平却全线出击,无疑犯上了历史性的错误。

哪个「瓶」好些?

然而,现在海内外有不少人,批评习近平之际,开始怀念邓小平,认为习偏离了邓路线,否则,中美关系还是「斗而不破」(老邓六四屠城之后说的话),中国不会在世人面前变成一个专事偷呃拐骗抢的流氓大国(这是最近不少居美华人的慨叹);中国改革开放不会走回头路,一国两制不会走样。总之是两条路线两个世界。这个想法是错的。

大家可曾记得,邓的国际策略,他自己明白说了,是一个韬晦计,条件未成熟之前,中国人要夹着尾巴做老实人。可一旦条件成熟,嘴脸会变成甚么样,邓不是傻子,当然不会说,但我们可在习的身上看到答案,更可在前一阵子中国官民吐气扬眉到顶点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德性看到图解。其实,习和邓之间,没有意识形态方面的矛盾,或然有的,也只会是对形势估计不同;习认为国内外条件已经成熟,可以发作。然而,也许连这个次要分别也没有。假使老邓尚在生、还掌权,他很可能是一个更可怕的old man in a hurry。而且邓有非凡魅力,能颠倒众生,他杀人了,世人很快淡忘,有些更为他开脱。

反而是,习主政不到七年,世界就很快明白了中国怎么一回事。那是香港民主派跑到外国游说70年也不可能办到的。不过,只怕习的这类好处太显眼,都成为政敌手里的把柄。如果中美贸战谈判结果被一些人说成是丧权辱国,那么习的下场恐怕十分可怜,因为按党史国情而言,一轮权斗之后,取代他的有可能是周永康或者薄熙来。


注二:论文原文见: https://helda.helsinki.fi/b......16054/dp0519.pdf?sequence=1 。此论文把信贷/GDP弹性系数称作「信贷乘数(credit multiplier)」;文献里有把信贷乘数等同于货币乘数(money multiplier),与上述论文中的定义不同,论文作者已明确定义了他们的用法。事实上,中国统计部门定期公布货币乘数值,现时约为5.4(货币基数每增加1元,信贷总量上升5.4元);但这个数值不反映信贷与GDP之间的因果关系,因为如前所述,扩增出来的信贷(货币、money)可能大量投入资产买卖而对GDP毫无助益。


来源:苹果日报 / 练乙铮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