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靠恐怖维持绝对权力不可能稳固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3-19

习靠恐怖维持绝对权力不可能稳固

转发此新闻:
200年前法国启蒙时期思想家孟德斯鸠说:「共和政体的原则是品德,君主政体是荣誉,专制政体是恐怖。」


现代许多专制国家都自称民主、自称共和。孟德斯鸠讲的共和政体不是看它的名称,而是看它是否实行真正的民主普选、法治和三权分立,有就是共和政体,没有就是专制政权。

孟德斯鸠讲的君主政体靠荣誉,指的是200多年前西方的君主政体,君主立宪后的西方政体,是结合了虚君荣誉而实际施行的是民主共和体制,仍然以品德为原则。

品德的范围虽广,但归根到底只有一条:体制上是否把人当人。把人当人的根本就是孔子的话:「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自己不想做奴隶,也不要把别人当奴隶,而不是自己不想做奴隶,但既做了就以奴隶总管的态度把别人当奴隶。把人当人,是共和政体的品德原则。至于专制政体,维持统治的就是靠恐怖:百姓不得不顺从是基于恐惧;各级官员的服从也基于恐惧。

「赞成的请举手」之所以实际含义就是「不想死的请举手」,是基于恐惧。

习近平能够独揽大权,最主要的手段就是他获掌党政军大权后,以「反贪」来清除异己,制造党政军特别是高层干部的恐惧。而习近平上台前二三十年的改革开放,造就一个权贵阶层,和人类历史上最广泛最猖獗的贪污,就提供了他可以藉反贪来独揽权力的政治基础。

众所周知,中国现在已经是无官不贪的时代。随便抓一个中国官员,即使是被认为清廉的,也可以找到他贪污的证据。因为行贿受贿已经成为社会上必须的润滑剂。有人说:如果你有家人要在医院做手术,那里的医生不肯受你的红包,你会很害怕;要到政府机关办一个证件,收不收红包的效率相差很远。

2012年习近平上台,以反腐占取道德高地,采取所谓「打虎拍蝇猎狐」行动,对党政军特别是高层的查处,震慑了各级干部。权力就藉「反贪」的恐怖得以强固。其中尤以对军委的清洗和安插收拢亲信最为显著。

任何人对习思想入党章或终身制投反对票或弃权票的,都有可能被扣贪污罪名,就像文革时被扣走资派罪名一样,都不乏证据。「不想死的请举手」就这样形成。

反贪六七年,贪腐表面可能有所收敛,但实际上没有改善,单看中国至今都不愿意把「官员财产公开」立法规管,就知道反贪针对的是权力挑战者,实行恐怖统治,藉反贪建立最高的、绝对的、至死方休的永久权力。

靠恐怖维持的绝对权力不可能稳固。

首先,统一思想使统治集团失去了纠错的能力,邓小平定下最高领导职位只能任两届,算是留下约制最高权力无限扩张的制度设计。现在把这制度取消,意味着最低程度的纠错机制都不存在了。其次,「任何用锁链锁住自己同胞的人,最终都会发现,锁链另一端锁住的是自己的脖子。」这是美国19世纪作家Frederick Douglass的名言。把人民当奴隶、掌绝对权力者,怎么会是自由人呢?权力越绝对,政治就越僵化,越腐败,无论是多么英明神武的人,掌绝对权力都会变成大怪物,更何况是志大才疏无能之辈呢!


来源:苹果日报 / 李怡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