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到头来只能给习近平当碎催 克强算是废了!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3-21

到头来只能给习近平当碎催 克强算是废了!

转发此新闻:
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习近平用党内规则明确与李克强的主奴关系》介绍 了去年“两会”开过之后的4月1日,新华社奉命播发的《领航新时代中国经济航船------从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看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驾驭中国经济》一文对外披露说,事实上早在2013年的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会议闭幕,习近平正式宣布接替了上届总书记和主席胡锦涛兼任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的同时,就把这个1980年3月17日宣告成立之始即被明确定位的“中共中央政治局领导经济工作的议事协调机构”改成“受中央政治局及其常务委员会委托进行经济社会发展重大战略政策决策的机构”。

习近平与李克强

新华社的这篇文章中特别强调:“从议事机构到决策机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定位之变,凸显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加强经济工作领导的高度重视。”

这里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定位之变”一句,更加直白地提醒世人:中国经济决策权和中国政治的决策权一样,都是牢牢掌握在习核心一人手中。从此不但再无邓小平手中一度实现的党政分开,甚至连党政分工也不复存在。

这个所谓的“定位之变”明明是发生在2013年3月,但却推迟了整整五年,直到去年4月,也就是习近平和李克强分别“再次当选”国家主席和国务院总理之后才对外高调宣布。不过,早在2014年6月《南方周末》即已经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掀开面纱》一文中巧妙地提示了习近平已经借中央财经领导小组这块平台剥夺了李克强作为国务院总理本应该掌握的经济工作领导权。

该文章说:2014年6月13日18时许,新华社发布了一则消息,称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身份主持召开了该小组第六次会议,会议主题为研究能源安全战略。报道同时透露,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副总理张高丽分别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副组长、成员身份参加。这是自1980年中央财经领导小组成立以来,官方媒体首次对财经小组会议进行实时新闻报道,并且详细公开财经小组组长、副组长、成员的名单。一位接近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下称中财办)的人士称,此番中央财经领导小组揭开一角面纱、走向前台,“可以理解为党对经济工作的加强,并且,或与改革进入深水区直接相关”。

该文章回顾说:改革开放以来,最高行政机关国务院负责具体的经济工作,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则“隐居幕后”,少有人知。《人民日报》上一次提及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还是在1999年1月14日刊发的一篇名为《1998年经济发展和改革回眸》的述评中,提及1996年8月江泽民总书记主持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专门听取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的工作汇报。

(江泽民担任总书记时期)朱镕基在十四大后出任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开始更具体地介入经济改革事务,包括1994年的分税制、1997-1999年的国企改革、1998年应对亚洲金融危机的扩内需举措、1998年的住房和社保制度建立、2001年加入WTO等。

随着国务院常务会议制度的落实,2003年之后,(也就是温家宝接任国务院总理之后),国务院在经济事务上更为频繁地发挥作用——根据国务院组织法第四条:国务院工作中的重大问题,必须经国务院常务会议或者国务院全体会议讨论决定。

《国务院工作规则》则规定,国务院常务会议“一般每周召开一次”。这一规则是在2003年3月20日,由时任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的第一次国务院全体会议通过的。一般经济、社会事务,往往由国务院部署。例如,2008年11月5日,时任总理温家宝就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部署进一步扩大内需、促进经济平稳较快增长的措施,并部署了“4万亿”投资计划……。

南方周末的此篇文章作者如此回顾的目的无疑是要提醒读者,随着中央财经领导小组“揭开一角面纱、走向前台”,国务院在经济工作上的相对自主的权力到了李克强这届总理已经不复存在。

南方周末的如上文章还特别强调了国务院是“最高行政机关”,所以理应负责具体的经济工作。该文章同时也提醒了国务院组织法的存在。这份当年由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参与主持制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组织法》明文规定:国务院实行总理负责制。总理领导国务院的工作。副总理、国务委员协助总理工作;国务院行使宪法第八十九条规定的职权;国务院总理召集和主持国务院全体会议和国务院常务会议。国务院工作中的重大问题,必须经国务院常务会议或者国务院全体会议讨论决定……

中共政权的现行宪法即使是被习近平主持修改之后,表面上还是保留了1982宪法中规定的国务院作为最高国家行政机关的几乎是包罗万象的职权范围,但事实上是习近平除了利用财经领导小组,也就是现在的中央财经委员会把国务院的经济大权完全掌控在自己手中的同时,也还利用其他几个为他自己成立的几大委员会把国务院的经济门类之外的其他行政权力全部归揽到自己名下。

众所周知,习近平除了担任中共总书记、中国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之外,同时还兼任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主任、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主任、中央军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组长、中央军委联合作战指挥中心总指挥、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主任、中央财经委员会主任、中央审计委员会主任、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主任、中央对台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主任等11个重要职务 。其中的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全国依法治国委员会,中央财经委员会,以及中央审计委员会和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委员会等几大机构,把江朱及胡温时代均属于国务院总理的权限范围全部“收归党有”,从此实现了“天下归习”。

比如昨天刚刚报道出来 的《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七次会议》消息中说,会议通过了《关于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指导意见》、《关于扩大高校和科研院所科研相关自主权的若干意见》、《关于促进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的指导意见》、《关于加强和改进乡村治理的指导意见》、《关于深化公共资源交易平台整合共享的指导意见》、《石油天然气管网运营机制改革实施意见》、《关于加快推进公共法律服务体系建设的意见》、《关于深化消防执法改革的意见》……。

今年1月23日,习近平主持的这个深改委的第六次会议通过了《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总体实施方案》、《关于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的实施意见》、《关于建立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指导意见》、《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关于鼓励引导人才向艰苦边远地区和基层一线流动的意见》、《关于政法领域全面深化改革的实施意见》、《关于统筹推进自然资源资产产权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关于建立国土空间规划体系并监督实施的若干意见》、《关于构建市场导向的绿色技术创新体系的指导意见》、《天然林保护修复制度方案》、《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海南)实施方案》、《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

限于篇幅不能把习近平的七次深化改革委员会会议上通过的百十来项包罗万象的内容全部引述,但仅如上部分即足可以证明,在习近平和李克强双双接班胡锦涛和温家宝之前都是依法应由国务院常务会议和国务院全体会议行使的职责和权力,已经完全彻底地被习近平亲自统帅的全面深改革委员会会议取代了。
对此李克强内心作何感想外界不得而知,但他在公众面前表现出的对习近平的诺诺连声已经与他的前任温家宝在胡锦涛面前的不卑不亢形成了显明对比。

笔者查对了李克强和习近平同时上任以来的一共六年时间里作所的六份政府工作报告,其中2014年,2015年和2016年的开篇都是“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如何如何;2017年的开篇内容变成了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全国各族人民迎难而上,砥砺前行,推动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正式明确习近平总书记的核心地位,体现了党和人民的根本利益,对保证党和国家兴旺发达、长治久安,具有十分重大而深远的意义。各地区、各部门不断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

2018年的开篇则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砥砺前行……。党的十九大确立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历史地位,制定了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的宏伟蓝图和行动纲领,具有重大现实意义和深远历史意义。各地区各部门不断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深入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

2019年的开篇仍旧老生常谈:“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全国各族人民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砥砺奋进……”
与李克强这六次政府工作报告的每一次都要以尊崇和效忠习近平挈领题纲相比,他李克强之前的连续两届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代表自己领导的两届国务院共作出的十次政府工作报告中,每篇都是直入主题,没有一次在开篇中提及时任总书记胡锦涛的名字。其中有几次只在开篇中提了一句“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另有几次,特别是他向李克强交班的那届全国人大上最后一次所做的政府工作报告,温家宝的开篇就是“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以来的五年,是我国发展进程中极不平凡的五年。我们有效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的严重冲击,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连“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这句应酬话都懒得再重复了。

另外 ,温家宝2006年和2007年的两次政府工作报告也都是开篇直入主题,省略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

再往前追朔,温家宝之前的朱镕基所做的五次政府工作报告中,也从来没有在开篇中归功于当时的党的一把手“江核心”的提法。也就是说,自从毛泽东的生命和他的“文革”一起结束之后 ,在每年一度的全国人大会议上代表国务院做政府工作报告时一定要以阿谀奉承党的总书记为开篇的卑躬屈膝始自李克强。但即使这样,习近平对他仍然也不是百分之百的放心。诚如我们的上篇文章中所说:一再要求他李克强时刻不忘“摆正自己的位置”,就是要警告他不要妄想把自己定位成“胡温时代”的温和“江朱时代”的朱。

一位网名“喜得利”的网友在文学城转载的《习近平用党内规则 明确与李克强主奴关系》后面留言说:可怜的小李子,憋屈呀!早就进入21世纪了,只因袁二复辟,还不得不像奴才一样地活着。

网友“踏雪无痕加拿大”留言道:“也难怪李某人整日的黑眼圈,如此受虐,何苦地?不如做一次惊世骇俗的动作。”

笔者的回答还是上篇文章中已经说过的那句话:借他个胆儿他也不敢!

用一位曾经对李克强寄予厚望的前团中央人士的话说:“到头来只能给习近平当碎催,克强算是废了!”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高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