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近平外交四面楚歌下的突围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3-20

习近平外交四面楚歌下的突围

转发此新闻:
习近平下个星期即将访问意大利和法国,但欧洲对习近平和中国的忧虑却正在加深。欧盟委员会3月12日发布“欧中战略展望”,其中包含迄今为止欧盟文件中对中国最为清晰和严厉的措辞;在多年对北京采取友善温和的做法之后,该文件将中国称作“追求技术领先的经济竞争者,鼓吹其他治理模式的体制敌手。”德国外长马斯周一在布鲁塞尔欧盟外长会议上对欧盟的对华战略的讨论中表示,欧盟以统一姿态和中国发展关系非常重要,而不应是各国各行其是,天真地对待中国。我反复说过2019年将是习近平红色帝国外交政策遭遇严重挫败的一年。

2019年首站出访之旅,习近平将前往意大利

  谈到习近平的外交,我们从中日关系谈起。2018年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25日-27日,安倍晋三携500余名商业领袖访问中国。这也是2012年中日两国交恶后,日本首相的首次来访。为何已冷却七年之久的中日关系突然回暖?中国外交的现状是什么?出路又在何方?
   
    一、中日关系破镜重圆的玄机
   
    中日两国自1972年建交以来,关系时好时坏,但最终跌入“冰点”。2012年9月11日,日本政府花费20.5亿日元收购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将其国有化,引发了中国强烈抗议,此后中日外交摩擦一直不断。领土争端自然会牵扯到复杂的历史恩怨问题。已分手七年的中日两国再次牵手,重归于好的原因就是形势比人强。
   
    中共与日本的破镜重圆的一个重要含义,那就是既要打破日本与美国联手,对华采取敌对政策的格局,又要防止日本与台湾抱团对抗大陆。建立友好的中日关系,有利于保持西太平洋甚至印度-太平洋的军事战略平衡。日本在维系日美安保同盟的同时,也希望在印度-太平洋地区建立更加平衡的国际关系体制,以便在任何情况下,都能保障其利益。
   
    综上可见,在中美贸易战背景下,习近平大国外交政策受挫,国际贸易受到严重冲击,急于寻求战略突破,而日本出于地缘政治的需要,也急于修复两国关系。两国共同的政治经济和军事战略需要,决定了今天的中日关系的再度正常化。
   
    二、习近平外交政策全面失败
   
    中共十九大是中国内政外交的转折点,习近平开始雄心勃勃地实行中共红色帝国计划。他对内实行新极权主义,全面否定邓小平改革开放政策,返回毛泽东极权主义路线,最终造成了政治风声鹤唳,万马齐喑;经济凋敝、危机四伏,民营资本仓皇逃离。这是习近平始料不及的,因为他的第一个五年通过反腐集权顺风顺水,但十九大才过去一年,他的政策就开始四处碰壁,狼烟四起。
   
    习近平有点抑郁。今年恰逢是邓小平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全国都在呼吁重启改革开放,更让他有点气不打一处来。最终,他不得已上演一场低调的南巡政治秀,稳定民心。习近平的外交政策的挫折比内政的失败更大。川普这老头软硬不吃,像三伏天的天气变化无常。中美贸易战让习近平越看越糊涂,按理说商人出身的川普本应是重利轻义,不就是对中美贸易逆差太大气不忿吗,但没想到一夜间川普变成了里根,其矛头直接针对中共的极权主义制度,大有推倒“柏林墙”的架势。习近平更加抑郁了。习近平今天的外交政策全面失败并不是川普造成的,完全是自找的,是新极权召开了新冷战。
   
    十九大后,习近平对外推行大国外交,抛弃了邓小平在外交上“冷静观察,沉着应对,韬光养晦,决不当头,有所作为”的二十字嘱托,相反锋芒毕露,扬言要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为人类提供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南海“填岛”的军事行动引发了周边国家的高度警惕,促成了美日印澳四国新的军事准同盟。中共的军舰和战机在台湾海峡持续制造紧张气氛,客观上加强了美台关系,促使美国通过了“国防授权法案”和"台湾旅行法案"。在政治意识形态上,习近平抱残守缺,继续高举邪恶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旗帜。甚至,他召集一批国际混混召开所谓世界政党大会,俨然世界的领导者。在军事上与俄罗斯结盟,与朝鲜这种流氓国家订立攻守同盟。经济上,超越国家实力,不顾风险地推行所谓“一带一路”战略,在国际上炫富大撒币。习近平的外交政策简而言之就是暴发户式的狂妄和不知自己的份量,明显缺乏外交智慧。可以说,习近平的恣意妄为使中国外交目前正面临着极大的困境,这是中共建政以来前所未有的。
   
    纵观中共的外交史,我不得不说,习近平是中共历史上最缺乏外交智慧的领导人,绝非什么雄才大略。毛泽东在“文革”后期,面临着苏联军事侵略的威胁,积极调整对外政策与美国和解,通过“乒乓外交”向美国伸出橄榄枝,邀请尼克松总统访华,实现了中美建交。毛泽东虽然在内政上整人有术,治理无方,但在对美外交上还是可圈可点。邓小平时代的外交政策是务实外交路线,亲美亲日亲西方国家,放弃意识形态外交,坚持对发达国家开放。高善文先生披露邓小平为了实现中美关系正常化,不惜发动中越战争作为投名状,那可是用中越人民的鲜血换来的。邓小平1978年访日,参加《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批准书互换仪式,彻底打开了日中友好的大门,并从日本现代化实践中获得重大启示。
   
    我还记得,20世纪80年代,胡耀邦曾邀请3000余名日本青年到中国访问,为中日友好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江泽民、胡锦涛执政时期,中美友好的格局没有大的变化,在美国的大力支持下,中国加入了世贸组织,从此中国经济快速发展,最终成长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超越了日本。
   
    三、出路何在?
   
    荣剑先生认为,今天中美关系陷入了难解的僵局。目前美国朝野两党、左中右人士、亲华反华派,前所未有地对中国形成共识,一致主张对中国在世界的发展和扩张实行遏制战略。
   
    彭斯副总统的演讲已经明确指出:美国原来长期对中国实行的开放、接触政策并没有换来中国制度上的变化,反而造成了中国在贸易、知识产权和市场准入各个方面对美国国家利益的损害。川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后,主动掀起对中国的贸易战,其实影响不限于贸易领域,而是中美关系全面转折的开始。中美关系从全面战略合作走向战略对抗。中国外交困境的根源在于,近五年来,习近平实行的是一条背离人类历史潮流的,以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为导向的外交路线。这是一条与人类普世价值和中国人民意愿相背离的道路,它会将世界和中国拖入灾难。我认为,中日两国分手七年后再度牵手是习近平外交政策全面失败后的一次突围。中国外交困境证明,意识形态外交已经碰壁。举目四望,还有多少国家是中国的真正朋友?习近平的外交政策,必须进行根本性的调整。从意识形态外交重新回到联合国宪章到世贸组织所确定的基本规则;回到邓小平的务实外交路线上来,在战略高度上重新认识和修复中美关系。
   
    最后,我们总结一下。中日关系再度正常化是在习近平大国外交政策全面失败的背景下发生,是中共在外交困境中的一次突围,但中日关系的持续友好需要中国彻底放弃意识形态外交政策,回归到人类普世价值和公平的国际贸易规则上来。一句话,避免新冷战必须放弃新极权。否则,中日关系还会再度出现困境和挫折。


来源:博讯 /张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