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是谁舍得一身剐 誓把习近平拉下马?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3-28

是谁舍得一身剐 誓把习近平拉下马?

转发此新闻:
许章润教授舍得一身剐 敢把习近平拉下马:我将无我,不负人民
 

    322日下午,习近平同意大利众议长菲科举行会见。菲科被习近平挥金如土的土豪气派震住了,便对习近平拍了一个西式马屁。他问习近平:“您当选中国国家主席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习近平将王沪宁为他写的八个字端了出来:“我将无我,不负人民。”怎么样,口气大吧。但可惜,习近平这一豪言壮语菲科没听明白。

    “无我”的概念主要出现在道家和佛家的经典中。《庄子·齐物论》中就有句话:“非彼无我,非我无所取。”《庄子·逍遥游》也说过:“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佛家的“无我”是指破除“真我”,因为“真我”是一个妄想执着。只有彻底“无我”,才能截断生死轮回。当然,习近平的“无我”与道家、佛家经典并无关联,他的意思说得玄乎,其实翻译成大白话,就是毛泽东语录“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毫不利己,专人利人”。

    就在习近平“我将无我,不负人民”口吐莲花的时候,清华大学法学教授许章润被校方宣布撤职和停课,并将对他的言行进行调查。许章润教授犯了什么大事?因为他要舍的一身剐,誓把习近平拉下马。20181月,他在网络上发表了《保卫“改革开放”》一文。


    许教授指出:现代中国经历了三波改革开放浪潮,第一波是1860-1895年,历时35年的洋务运动;第二波是19021937年,历时35年的清末变法;第三波是1978至今,历经40年的改革开放。这三波改革开放是秦汉大转型之后,两千年来中国历史上最为重大的变革。时至今日,中国本应完成历史赋予的使命,实现宪政民主的政治转型,融入世界文明社会,但现在却出现了大的挫折,逆历史潮流而行。以中产阶级为代表的中国人应站起来,保卫改革开放,保卫1978

    这篇文章让习近平龙颜大怒,但考虑到许教授的颇具社会影响力的公共知识分子,不得不暂且吞下这口恶气。但许先生并没有停步,在习近平强行修宪取消国家主席、副主席任期限制后,去年7月,他又发表了《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一文,宛如平地惊雷。首先,许先生表达了当今中国人的恐慌和忧虑情绪。他认为,包括整个官僚集团在内,当下全体国民对于国家发展方向和个人身家性命安危,深感迷惘,已引发全民范围一定程度的恐慌。其原因是习近平的倒行逆施已经突破了中共执政的底线。那就是:维持基本治安,明确国家愿景;有限尊重私有产权,容忍国民财富追求;有限的民众生活自由;有限的政治开明。但很遗憾,习近平的执政政策一笔勾销了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一巴掌直要把中国打回那个令人恐惧的毛时代,伴随着甚嚣尘上而又可笑之至的领袖个人崇拜,从而引发了全面恐慌。其次,许先生表达了当下中国人普遍存在的八种忧虑。他们是:产权恐惧;政治挂帅,抛弃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一基本国策;阶级斗争;闭关锁国,与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世界闹僵,却与朝鲜这类流氓国家打得火热;对外援助大撒币;知识分子政策左转与施行思想改造;重度军备竞赛与爆发战争,包括新冷战;改革开放终止与极权政治全面回归。许教授提出了八项期待。内容是:杜绝援外大撒币;杜绝主场外交中的铺张浪费;取消退休高干的权贵特权;取消特供制度;实施官员财产阳光法案;“个人崇拜”亟需赶紧刹车;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平反“六四”。许先生指出,当今中国领导人毫无历史感与现代政治意识,更无基于普世文明自觉的道义担当,不懂时势大道,却又深深打上文革政治烙印,狂傲之下,背离历史潮流,致使弄权有术,当官有方,而治国无道。至于陕西省社科联的招标项目“梁家河大学问”,以及近年来各类所谓社科项目之造神运动与领袖崇拜,反现代,逆潮流,匪夷所思,恬不知耻,丢人现眼。

    去年11月底及今年1月,许教授再发表题为《低头致意,天地无边》、《中国不是一个红色帝国》两篇长文,指出中国是一个超大规模的极权国家,却拒绝以优良政体升级换代,再次呼吁中共当局进行政治体制改革。

    郭于华教授指出:许章润作为一位法学教授,倡导宪政民主、强调依法治国,原是本职工作、本分之责,何罪之有?何错之有?许老师多年来念兹在兹,努力不辍;为国,为民,为社会,倡宪政,兴法治,争自由,批弊端;实可谓拳拳之心,赤子情怀,立于天地,日月可鉴。因表达观点而获罪,却是何道理?即使是不正确、不完备的观点,也有表达的权利,这已是现代社会的基本常识。在现代世界中,宪政民主自由法治已经成为人类的基本共识,这些内容也都写进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许章润教授对于宪政从理念到现实的论述事实清楚,道理明白,可谓掷地有声,功莫大焉。这难道错了吗?大学之使命,在于以科学精神、人文情怀培养具有独立人格、自由意志、批判意识和道德担当的公民,而不仅仅是各类专业性人才,更不能是头脑僵化、心智残缺、蝇营狗苟的官迷和小人。教书和做学问是创造性的劳动,是追求卓越的事业,最需要“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需要开放的头脑和舒展的心灵,而服膺于权力的人格是扭曲分裂的、灵魂是萎顿猥琐的、心胸和眼光是狭小的,又如何能够完成教育的使命?

    许教授的文章在万马齐喑的当今中国宛如一声春雷,振聋发聩,体现一名知识分子的铮铮铁骨和傲然正气。一个体制内知名学者敢于如此针砭时弊,是要冒着丢饭碗、甚至被捕入狱的风险,令人钦佩。比较一下那些打着“人民代表旗号”的三千代表,有哪一个不是在战战兢兢中充当投票机器?哪一个有许教授的勇气、道德和风骨?所以,谁是“我将无我,不负人民”已经不言自明了。

    当习近平将“我将无我,不负人民”的桂冠戴在自己头上时,他和夫人在意大利宾馆一天的房费就达1万欧元;他和随同他出访的400人团队,三日两夜花费就超过20万欧元,可谓极尽奢侈,挥金如土。但中国贫困山区的孩子们却在冰天雪地里跋涉上学,学校连一扇玻璃窗户都没有。在习近平出访欧洲的当日,江苏盐城响水化工厂发生爆炸事件78人死亡、600多人受伤。当地方政府不是去处理善后,而是落实习近平的指示,忙着引导和封闭舆论。

    冯崇义教授指出:习近平在政治上,制造个人崇拜和任人唯亲的卑劣行径,引发朝野上下越来越大的反感和鄙视;以人划线、袒护红二代的选择性反腐,将法律当成政治工具和权斗工具的以黑治国,导致反腐运动的道德破产和寒门官员的离心离德;重用形形色色的权力狂和酷吏侫幸,重新激活文革式的权力斗争和假大空,使习近平及其跟班们日益孤立。在经济上,中共党国权贵资本主义已经到了天怒人怨、回天乏力的地步,疯狂的掠夺造成了两极分化、资源枯竭、环境破坏、国内外市场萎缩和无法扭转的经济下行;饮鸩止渴式的疯狂印钞输血,制造的是无法解套的房地产泡沫、债务危机和金融危机;依靠特权将国有企业做大做强,不惜代价助长国进民退,以及妄图利用私有企业给国有企业供血并提供活力,以致于民营企业惶惶不可终日,纷纷撤资逃离。外交上,习近平红二代狂妄地“中国道路”挑战基于自由民主价值的国际秩序,变本加厉地与国际流氓政权狼狈为奸,全面恶化中国与自由世界的关系,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引起反弹和反制;特别是习近平实行个人独裁、执行背离普世价值的政治路线,使国际社会期待中国从经济转型走向政治转型的愿望彻底落空;世界民主联盟开始重新集结起来,联手围堵中共,宪政民主与共产专制之间的冷战爆发。中国著名社会学者郑也夫撰文称,中共建政70年来带来太多灾难,完全丧失自我纠错能力,唯有和平地淡出历史舞台,才符合人民根本利益。

    综上可见,习近平的“我将无我,不负人民”,实际上“我将一尊,鱼肉人民”。习近平的极权主义之路是走不通的,因为时代不同了。已经打开的改革开放大门是不可能再次关闭的。习近平是不可能接受许先生的建议恢复国家主席、副主席任期和平反“六四”的,因为他的中国梦是建立在对人民的奴役之上的。许先生“冒着杀头的危险说出人所共知的道理”也不会让习近平醒悟,只会加深中共对知识分子的迫害。习近平和中共的命运会如何?许先生说:话说完了,生死由命,而兴亡在天矣。但人在做,天在看,天作虐尤可恕,人作虐,不可活。


来源:博讯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