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20

论文抄袭、学历造假,“翟天临”暴露多少权贵乱象?

转发此新闻:
最近中国演员翟天临成了全民追打的对象,上从官媒下至舆论,对翟天临高考成绩、论文抄袭、学历造假提出批评。连中国教育部也跳出来表示,对所谓“学术不端行为零容忍”,将展开全面核查。翟天临事件为何引爆如此大的民愤?这股学历打假风的矛头真是翟天临?还是与他一样持有假学历、假文凭的中国权贵?
嘉宾:自媒体《小民之心》主持,时评人小民;哈佛大学访问学者,前北京电影学院教授郝建

郝建:翟天临学术造假,导师学生疏忽学术规范
哈佛大学访问学者,前北京电影学院教授郝建说,我与北影有深厚感情,对此事比大家更加关注。我认为,北影对此事的处理非常严厉,不论对翟天临还是对其导师的处置,都是我见过的、北影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据我所知,北京电影学院对学术问题一直很谨慎,即使没有外界压力,也会做类似处理。当然,我认为,社会大众的关注也起到了作用。此事当然对北京电影学院的声誉有很大影响,不过对北影进一步加强审核机制有正面推进作用。翟天临学术造假现象,其实问题恐怕在导师和学生本身对学术规范的疏忽,以及在学术道德方面基本训练的缺失。
郝建:热点让热才能热,官员当博导见怪不怪
郝建说,我过去在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里也说过,所谓的热点其实都是让热才热得起来,不让热的话只能是凉的。除了翟天临作为演员吸引了公众的注意之外,我认为更值得注意的是,在教育系统内,当官的可以得到很高的专业职称这个现象。我更加关心的一个现象是,中共高官在中国大学校园当博导和硕导的比比皆是,显然是校方大开绿灯。王立军曾经就是几十个学校的兼职教授。这是为什么?我认为,官本位思想在教育系统内大行其道,背后涉及的是各种腐败。而中国知识界对此已经多次注意。20103月,中国非常核心的文艺理论刊物《文艺研究》刊登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王彬彬的文章,该文指责清华大学中文系教授汪晖的著名博士论文存在多处抄袭。此后,尽管学术界也向清华签名上书,不过结果却是不了了之。回到从前说的,当局不让热的就炒不起来。
郝建:高官热衷学历混迹高校,官僚权力无往不胜
郝建说,说到中共官员追逐高学历、热衷混迹高校的原因,应该是他们对虚名的追求和中共干部选拔机制的畸形所致。很多官员乃至知名演员都十分追求虚假名头。这是个制度性问题,官本位和官僚权力无往不胜和无处不在的表现。官僚当博导,演员得博士都易如反掌。中国有一个特色现象,就是很多教授把“博士生导师”的名头印在名片上,这样的做法在世界其他国家是看不到的,因为不存在所谓“博导”这个头衔,教授、讲师一类才是正当的头衔。话说翟天临事件,我认为对他的处理不会根本改变中国的学术气候,因为这是个政治制度的问题,而政治制度有其本身的固有性格,这就是在官大压死人的气候下,权力得以横行霸道和为所欲为。这不是翟天临现象所导致的,也不是翟天临现象可以终止的。不过,北影尽管发生了丑闻,名副其实的名师和博导大有人在,而学校对本次事件的处理应该也会让北影的学术清流得到弘扬。
小民:翟天临被当教具,惩办艺人收获大风险小
独立时评人,自媒体《小民之心》主持小民说,从北影对此事的处理来说是很严厉的。我们注意到,以往发生的类似事件都不了了之,往往在曝光之后根本没有后续。但是,北影却给了民众交代。不过,此事引发议论到现在的程度,是当局在推波助澜,他们要利用此事为自己洗地。众所周知,当局控制舆论能力很强,如果不想深究完全可以在短时间内让它归于平静。中国社会出现过很多比这件事情更能引发民愤的事件,但是都很快被销声匿迹。不客气地说,官媒和政府有关机构实际是拿翟天临作为教具,显示当局正直和维护法律的决心。说句离题的话,尽管艺人名气很大,但是在权贵眼里,他们是没有地位的。惩办们的收获很大但是风险很小。这才是值得考虑的问题。
小民:艺人被揭被炒,学术腐败乃政经入侵
小民说,网民深扒翟天临学位问题,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实际针对的是中国的官场,翟天临不过是受过的替身。我认同很多评论人士的观察,既然类似事件可以说数不胜数,但是,唯独一个翟天临被炒到这么热,肯定是不寻常的,这并非网民的力量。应该说,学术不端是个人行为,但是学术腐败肯定涉及权力,而权力就涉及政治和体制。翟天麟得以学术作假是源于学术腐败,这不是个人问题,而是体制的投影。这件事情虽然发生在学术机构,但是和学术没有关系,而是政治力量和经济力量入侵了学术领域的表现。这才是问题的实质。
小民:翟天临被热炒不寻常,官员学历速成多疑点多
网友总结说,中共今年落马官员的高学历普遍有四多:速成多、跨界多、名校多、疑点多。小民说,众所皆知,中国有位少将博士经常惊人之语,甚至颠覆常识。比方说,此人称,二战中他爷爷和斯大林贡献最大。在他爷爷领导下,八路军、新四军共消灭150万日军。类似这样的人中学毕业可能都困难,却硬是成了博士学位获得者。而小学水平博士更高调。现在,高校已经成为政治附庸,被政治化和被异端力量所统治。中国古时的帝王时代,皇帝可以随意封侯、封王,但是不能封举人或者进士,而且这是绝对不可以的。所以,当今中共政权比中国历史上任何皇权都更加荒唐、更加霸道,制度是最根本原因。就是说,高官的显赫学历和担任硕导、博导现象,就是因为高校被政治势力和经济势力这些异端力量所控制。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