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魏民洲在商洛时与赵乐际胞弟赵乐秦情同手足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2-21

魏民洲在商洛时与赵乐际胞弟赵乐秦情同手足

转发此新闻: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习近平以总书记之尊首次君临西安期间,魏民洲用回顾总书记之父习仲勋“对家乡的最重要历史贡献”向总书记献媚,令总书记龙颜大悦的必然的。习近平2015年告别西安的第二天,魏民洲在西安电视台和地方党报及官网上代表习近平向全体西安市民拜年。他说:“腊月廿七日,习总书记来我市考察调研,晚上离开南门的时候,特意地嘱咐我,代他向西安人民问好!给全市人民拜年! ” 


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中共西安市委原书记魏民洲
 

亦有消息说,习近平在2016正式对外 宣布把胡锦涛的“三个自信”加上个“文化自信”从此有了习近平 新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四个自信”之前 ,习近平在内部讲话中提及“文化自信”四个字就是在考察西安登上西安古城墙,随即听完魏民洲的西安文化发展汇报之后有感而发的。所以当年习近平离开西安的当月即通知魏民洲他领导的西安市被评选为“全国文明城市”。

魏民洲陪同习近平视察西安三年之后,习近平在赵乐际主持的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的讲话中点了两个“七恶不赦”者的名字,一个是赵乐际担任陕西省委书记期间的亲密搭档,时任陕西省委副书记和陕西省长的赵正永,另一个则是赵乐际担任陕西省委书记期间的省委秘书长,自称称呼赵乐际母亲为“干妈”的魏民洲。他们两个人的罪名都是“七个有之”个个皆有,即所谓“为了自己的所谓仕途,为了自己的所谓影响力,搞任人唯亲、排斥异己的有之,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的有之,搞匿名诬告、制造谣言的有之,搞收买人心、拉动选票的有之,搞封官许愿、弹冠相庆的有之,搞自行其是、阳奉阴违的有之,搞尾大不掉、妄议中央的也有之”,是谓“七恶不赦”。

接着上篇文章没有介绍完的内容,当年魏民洲与赵乐际父亲赵喜民之间的交往始于魏民洲在陕西团省委工作期间。魏民洲的陕西省委党校在职研究生班的“高学历”就是那段期间拿到的。因为赵喜民是当时整个西安省城里唯一一个留过苏的学者型老干部,所以他便成了魏民洲所“攻读”的“在职研究生班”的党校外聘教师之一。赵喜民虽然只是副厅局级,但因为资格甚老,结识甚多中央级领导,所以魏民洲对赵喜民一直都非常恭敬。

另外,赵喜民曾经是商洛地区行署副专员,所以19982月魏民洲奉调商洛地委副书记时,曾专程登门赵家,向赵喜民求请“工作重点”和“工作中心”。

我们上篇文章中介绍过的19996月魏民洲代表商洛地委和商洛行署到西安为赵乐际父亲奔丧,由了因为赵乐际父亲赵喜民是曾经的商洛行署副专员这一层关系,还有另外的一层关系是时任青海省委副书记赵乐际的胞弟赵乐秦当时已经官至商洛行署副专员,继承自己父亲先前在商洛的职务 。

赵喜民是1981年离开青海的,此前的赵乐际于1974年插队一年即得以返城,到青海省商业厅当了两年通讯员即被推荐过最后一届工农兵学员,进入北大哲学系。赵喜民离开青海时赵乐际已经是青海省商业学校的团委书记,并在此基础上经历了从科级到处级到厅局级再到正省部级的每一个台阶,整个程序都是在青海完成的。

有道是,和自幼是在北京长大的习近平一样,从小是在青海长大的赵乐际在回陕西工作之前在其浓重的陕西情节在他西宁市的同事及下属之间尽人皆之。笔者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即听从西宁出来的一位原青海商业厅的副 厅级干部讲,赵乐际当青海商业厅长的时候,给陕西特别是西安市随时提供方便。担任青海省长和省委书记期间,据说省委大院的门卫遇到持一口关中口音的陌生人都不敢挡驾……

至于赵乐际的“官二代”身份,只是因为他的父亲赵喜民生前的最高职务只是正地厅级,当然还有一个正教授级编审的职称,所以在赵乐际成为习近平的左膀右臂之后,有外界媒体为习近平如此依重赵乐际而一定要找出什么“合乎情理”的解释,怀着为赵乐际找寻出更强硬之红色家庭背景的意愿,从中共政权上一代的陕籍高官到找出一个赵寿山来与赵乐际匹配。

那位赵寿山的“赵家”五百年前与赵乐际的“赵家”是否真是“一家”无从查考,但如果只根据公开资料考证,关于赵寿山是赵乐际堂祖父的说法从籍贯上考评就无法印证,至于包括中国大陆一些网站贴吧上都或有出现的赵乐际是“前青海省政府主席,陕西省省长赵寿山次子”的胡猜测乱测,更是令人哭笑不得。却原来赵寿山只有一个女儿叫赵铭锦,一个儿子叫赵元介,这都是在公开的回忆文章中随手可以查找到了。

再者,赵寿山是前一个世纪末生人,出生于1894年,他的长子赵元介生下长女的时间是1940年,也就是说,赵寿山的长孙女只比赵乐际的父亲赵喜民小七岁,而比赵乐际年长17岁,据此推算下来,1957年出生的赵乐际充其量能够排进赵寿山的孙辈。更何况1957年时的赵寿山已经是73岁高龄了。

至于最早把把赵寿山“纠正”成赵乐际堂祖父的一家香港媒体,是在查证了赵乐际的生父肯定是前青海日报副社长兼总编辑赵喜民的前提下,依据赵寿山的陕西籍贯和中共建政之初曾任青海省政府主席的推测出来的,殊不知从公开媒体上随手都可以查找到赵寿山的籍贯是陕西户县,而赵喜民的籍贯是陕西西安市。虽然这个户县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已经从原来的咸阳行署划归为西安市的郊区县,但赵喜民的祖籍是西安市,与户县不是一回事,而赵寿山在自己母亲去世是一定要厚葬在自己祖籍的户县境内都是有公开资料可以证实的。

至于赵寿山的青海省政府主席职务,就任期间是19501952年,而赵喜民从西安到前苏联,又从前苏联回国到青海工作的开始时间是1956年,结束时间是1981年。期间和“文革”前一年即已经去世的赵寿山根本没有职务上的交集。总之,关于赵寿山与赵乐际的亲缘关系的主观臆测,完全没有可信度。

赵乐际发达之后,如同习近平当上总书记之后“父随子贵”的道理一样,赵喜民已经离开多年的青海省里时常有当年曾与赵喜民共过事的人被邀请撰写回忆文章,赵喜民曾经担任过仅仅一年时间副州长的青海省海西内蒙古和藏族自治州的政府和政协在编撰《海西文史资料 》系列过程中,单独列出一部《 赵喜民专辑》。

20164月,“中华纪检新闻网”的编辑从十年前的青海地方报纸上翻捡出一篇回忆赵喜民的文章,以《青海省西宁市一位老公安干部撰写的"忆喜民"》为题转载。从文章内容看,“文革”时期的赵喜民并没有被打倒,而且还利用自己当时的青海日报社负责人身份帮助了一些被打倒的老干部和他们的亲属。

这也就是说,即使是文革时期的赵喜民,在西宁市也一直是个有影响力的人物,这也说明了当时的赵乐际为什么可以只插队一年就回城,而且19岁上就能够捞到一个北京大学的工农兵学员名额。

该回忆文章中说:喜民同志曾留苏学习,见多识广,他大个黑脸,为人豪爽;他坚持原则,从不谋取私利;他看问题全面长远,深思熟虑。他和我交往时间长,从他身上我学到了许多有益的东西。

1979年,我调到西宁市公安局政治处工作。当时被文革砸烂了的公检法亟待恢复,一统的军管会要分为“公、检、法”三个单位的人员缺额很大,除了让原来的人员归队外,还要补充大批人员。相当多的干部子弟利用关系调到了公安局。我也曾征询过喜民同志的意见:“你几个儿子哩!问一下看哪个娃愿意来公安局上班,我能给帮忙办。”喜民同志考虑了一下,很诚恳地对我说:“那么多干部子弟,挤到一个单位工作,对孩子没有好处。”由于他的坚持,他的孩子没有一个在公检法工作。事实也证明了他眼光的深远,看问题的透彻和做人的本分。他的几个孩子在各自的岗位上,踏踏实实,从基层做起,干的都不错。尤其是他的二儿子,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先后担任青海省委书记和陕西省委书记,这固然和他本人的努力和组织的培养有关,但和家庭的熏陶和父母的教育也是分不开的。

若赵乐际日后能够从基地一步步晋升到省部一级都说成是他的老父亲施加影响力的结果,绝对是太过夸大,但赵喜民至少是助他的儿子赢在了起跑线上。插队镀金只需一年,18岁入党,19岁成为北京大学工农兵学员,24岁担任省商业学校团委书记 ……..,正是因为这头几脚踢得又早又好,才成就了他赵乐际日后成为当时 的中共政权当最年轻正省长。

那么如果说赵乐际政坛发迹的前半过程是是得益于他的“留苏老干部”父亲的间接培养,那么赵乐际的弟弟赵乐秦的步入政坛之初,绝对是赵喜民亲手拉扯上去的。

与赵乐际不同的是,赵乐秦是恢复高考后有学士学位的真大学生, 他197810-198210月西安公路学院公路工程系公路工程专业学习,毕业后被赵喜民要求分配到自己担任行署副专员的省商洛地区县社公路管理站当技术员,并在此基础上一步步升至管理站副站长,地区交通局副局长,县委副书记和书记,地区财政局局长,19982月晋升副地厅级,出任了他父亲十几年前担任过的同一职务:陕西省商洛地区行署副专员。

就在赵乐际的弟弟赵乐秦被任命为商洛行署副专员的同一天,魏民洲被任命为该行署的地委副书记,两人从此同事整整三年,直到20012月赵乐秦被平级调任陕西省交通厅副厅长。而自以地委副书记身份陪同赵乐秦西安奔丧之后,继续同在陕西商洛地委和行署共事的魏民洲和赵乐秦就已经情同手足,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

魏民洲在赵家的地位就如同义子了。仅从逻辑上判断,2007年赵乐际从青海平调出任陕西省委书记的过程中,即使不是完全听从了自己胞弟的意见,至少也是认真征求了他赵乐秦的意见和看法,这才决定让魏民洲出任自己的秘书长职务 的。

而赵乐秦本人从20058月开始即出任了正地厅级的陕西省汉中市市长,20081月因为已经是陕西省委书记的亲哥哥希望“举贤避亲”,被以“干部交流”名义调到广西任贺州市委书记,从陕西的市长至广西的市委书记,等于是又升了半格。

201210月,赵乐际进入中央政治局和书记处,同时取代了李源潮的中组部长职务,次年月,赵乐秦被调至广西桂林市任市委书记。

201710月赵乐际晋升中央政治局常委并接替了王歧山的中纪委书记职务 。次年1月,赵乐秦被安排“当选为”广西壮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从此,这已经官至副省部级的赵乐秦一直都是以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身份兼任一个地级市的市委书记和市人大主任,这种安排在中共政坛内极为少见。后续的内容,留待下篇文章继续道来。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高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