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27

颠倒黑白,指鹿为马?王林清法官窃取卷宗背后的黑幕

转发此新闻:

    最高法院千亿矿产案卷宗“丢失”事件曝光,崔永元剑锋直指前陕西省省委书记赵正永和最高法院院长周强。随后,赵正永应声落马,周强命悬一线。舆论疯传上海市市长应勇已进京待命接任周强。但现实是无情的,中共高层的想法与民意出现了巨大的反差。今天联合调查组的报告出来了,剧情彻底反转,宛如好莱坞大片,举报者王林清成了贼喊捉贼的罪魁祸首,他一手自编自导这一幕司法闹剧。事实真相是什么?我们尚不得而知,但王林清电视认罪了。有网友评价道:“王林清为了犯罪也算是拼了,先是偷自己办的案子的案卷,发现两年都没人管,情急之下又自己录个像,给自己留下犯罪证据,最后急眼了,直接举报自己了,我就纳闷,这是一种什么精神让他如此奋不顾身?”现在,我们一起分析三个问题,调查组的调查结论存在什么问题?崔永元命运会如何?调查结论背后的黑幕是什么?
 

    第一,联合调查组的结论可信吗?

    222日,中央政法委牵头,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最高检察院、公安部联合组成该事件调查组。根据调查报告看,联合调查组还是挺认真的,在1个多月时间里,对包括王林清、赵发琦等在内的相关人员逐一谈话,调取相关案卷,开展外围调查核实,共进行谈话210余人次,调阅相关案卷上百本,查询了大量相关信息。既然如此兴师动众,调查报告应该令人信服,但我有四个方面的疑问:

    一是,王林清监守自盗的证据何在?

    调查组认定,网上反映的“凯奇莱案”二审卷宗丢失,实为王林清利用工作之便窃取相关材料。2014年,王林清因与他人举办培训班并私分办班利润被单位纪律处分;201611月参评“全国十大杰出青年法学家”时,未被推荐,由此对最高法院有积怨。20161125日傍晚,最高法院民一庭庭长要求王林清加班起草“凯奇莱案”二审法律文书,遭王林清拒绝,庭长告知王林清如不愿意加班就让别人承办。王林清对案件收尾期将其调整出合议庭,十分不满,加上前期积怨,遂产生藏匿案卷材料、给单位制造麻烦的想法。据调查,王林清于当晚23时许来到办公室,将该案临时装订的副卷拆散,把全部正卷和拆散的部分副卷材料带回家中。调查组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是什么呢?

    证据就是王林清向调查组的自述。但王林清在事发后就已经被秘密关押,如何能证明没有遭遇刑讯逼供?王林清的表情僵滞,明显在读稿。王林清的认罪是真诚的吗?为什么不举行公开的听证会?鉴于709律师也大都电视认罪,事后表明他们都是在酷刑和威逼利诱下被迫作出的悔罪行为,我们有什么理由相信王林清自抽耳光的言论呢?

    二是,监控录像黑屏问题并不存在吗?

    既然调查组已经认定卷宗系王林清监守自盗,再谈是否监控黑屏已经没有意义。调查报告有论述,我们也不妨讨论一下。调查组认为,因事件发生距今已有2年多时间,最高法院监控录像按规定保存3个月后自行覆盖,相关监控录像现已无法调取,但根据最高法院监控录像中控室操作规程,调取录像、设备故障均有书面记录。联合调查组调取了20161215日监控录像的登记表及相关登记资料,显示在“卷宗丢失”事件前后,监控系统运行正常,没有“黑屏”和报修的记录。但为什么调查组仅相信书面记录,而不使用科技手段去查明?如果相信书面记录,调查的意义在哪里?

    三是,干预司法是国家秘密吗?

    调查报告称,经国家保密部门鉴定,王林清拍摄、后在网上流出的案卷材料中涉及国家秘密。鉴于王林清的行为已涉嫌犯罪,公安机关已依法对其立案侦查。那么,到底是什么资料涉及国家机密?是最高法院对该案第一次二审期间,陕西省政府曾于200854日发出的试图干预最高法院审判活动的函件吗?还是周强院长的批示?干预司法审判的资料属于国家秘密吗?

    四是,调查组有权审查最高法院的判决吗?

    调查组认定,最高法院终审判决将凯奇莱案的合同性质认定为合作勘查合同并认定合同有效是正确的,认定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违约并判令其承担违约责任并无不当,判决驳回凯奇莱公司要求转让探矿权等其他诉讼请求是正确的。调查组还认定,山西省高院一审判决、最高法院二审对“山西王见刚与王永安纠纷案”的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对双方合同性质和效力的认定正确,但是在经营利润的认定与计算上存在瑕疵。该案二审判决后,王永安向最高法院申请提起再审,最高法院启动再审的程序完备,并无不当。

    调查组审查全国最高审判机关的判决法律依据何在?又适用了什么正当法律程序呢?如果政法委牵头的审查具有公正性,那么为什么中国大多数冤假错案都与中纪委干预有关呢?

    综上,如此震惊全国的最高法院卷宗丢失案的调查结论竟是,助理审判员王林清监守自盗和监察局原副局级监察专员闫长林过问过案件违法,以及最高法院存在内部管理不规范的问题,的确令人匪夷所思。为什么卷宗丢失事件所反映出的破坏司法公正的副卷问题和先判后审问题却只字未提?鉴于王林清被关押,调查组关于卷宗贼喊做贼的证据均来自于王林清的电视认罪,纯属孤证,我们有理由认为该调查报告的结论是中共高层授意下的颠倒黑白和指鹿为马。

    第二,崔永元命运会如何?

    调查报告称,“凯奇莱案”二审判决之后,王林清多次与当事人赵发琦见面。20188月前后,赵发琦将王林清介绍给崔永元,崔永元在其工作室帮助王林清录制了反映所谓“凯奇莱案”案卷丢失、监控视频“黑屏”等问题的视频,上述部分视频经崔永元剪辑后分段在网上发布。调查还发现,崔永元在网上发布的最高法院相关副卷材料也来源于王林清。20188月,王林清从书记员李某某处骗取了案卷副卷,并用手机偷拍了部分材料,通过微信发给赵发琦;20181228日,崔永元将相关内容在互联网上发布。崔永元会遭遇王林清相同的命运吗?他会成为泄露国家机密的共犯吗?

    我的看法是处决于小崔对调查报告的反应。如反应平静,金盆洗手,甘做党的喉舌,自然平安无事;如反应过激,要与党国决裂,则随时可以进去陪王林清同甘共苦。小崔爆料到今天,我们似乎可以做一个小结。小崔对冯小刚、范冰冰的爆料复仇,使得税务局在艺人圈剪了一圈韭菜,党国收得百亿元红包。小崔对最高法院的爆料,使得赵正永应声落马。但周强的倒还是不倒是赵家人的事。小崔在人民眼里是个英雄,在赵家人眼里也就是个夜壶。真可谓:冯小刚已无钢,范冰冰凉冰冰;崔永元说不圆;王林清拎不清;赵家人终姓赵!

    第三,联合调查报告背后的黑幕

    既然,王林清的故事已经演的如此跌宕起伏,我们不妨进行一个复盘,重温一下精彩瞬间。习近平因陕西秦岭别墅之事,六次批复了无结果,不由龙颜大怒,要抓赵正永是问。此时,王岐山得知赵发琦对凯奇莱案忿忿不平,告知习不妨一箭双雕。让小崔来爆料,以此抓了赵正永和周强。此招正合习意,一来赵正永铁定要抓,周强属团派也早该拿下,二来引导民意,你爆料,不如我引导你爆料,让西方指责中国没有言论自由的人闭嘴。于是,小崔被喂料,抖擞精神大战最高法院。王林清的爆料视频畅行无阻,网信办放假,黄鹤楼上看翻船。小崔英勇,赵正永落马,周强伤得有点重。

    于是,周强找到胡锦涛抱腿痛哭,请他保住团派血脉。胡锦涛只好见习近平求放周强一马。习突然想起2017年周强为效忠自己,不惜对司法独立亮剑一事。心想如放过周强,周必感恩戴德,法院就成他忠诚的刀把子。再者,周强的小辫子已在手中,如有反心,随时可抓。于是答应放了周强。但调查组如何收场?习有话,不动周强,严惩反贼王林清,就这样定案。办不好,提头来见。

    调查组组长彻夜难眠,日渐憔悴,后悔当了这个组长。一日梦里,他突然记起了一个斯大林的笑话。说是一日,斯大林在克里姆林宫接见工人阶级积极分子代表,事后发现自己的烟斗不见了,要贝利亚追查。后来发现在报纸下面,打电话告诉贝利亚不要找了,贝利亚说已经有13个人承认拿了烟斗。组长不由大喜,从梦中醒来。王林清于是就监守自盗了。

    好了,最高法院卷宗丢失事件分析至此应该结束了,王林清已经没有机会走出监狱看见新的日出了,可怜小崔此时才发现法力无边的自己原来一直赤身裸体。


来源:博讯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