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美中贸易谈判收官与习近平的困难选择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2-20

美中贸易谈判收官与习近平的困难选择

转发此新闻:
美中贸易谈判进入倒计时,习近平面临非常困难的选择,这一点,所有人都看到了。但究竟难在何处,看法却有不同。看到陈小平与草庵居士的对话,很有深度。草庵居士认为,习近平面临与晚清当局类似的局面,那就是统治者在外强要求对等贸易的压力下,一再签约,而出于国内政治计算,又一再毁约。毁约的结果是不得不在外强的高压下,再签城下之盟,直至政权倾覆。草庵居士认为中共虽不面临马上倾覆的危险,却不得不认真考虑让渡部分司法主权,否则无法与美国达成新协议。因为加入世贸以来彻底失信的劣迹,已令中共无法仅凭一纸空文取信对方,而必须让美方直接介入核查、稽查的司法过程。习若同意这样做,固然会得到国内右派的支持,但如何面对左派、特别是习纵容的「反美爱国势力」的政治反弹,则是他将面临的一个难题。


草庵居士这一具有历史和文化深度的分析,令我想到了一些深层问题。为甚么大一统的中国政治秩序,与西方文明的对等原则总是很难兼容?为甚么从鸦片战争到现在,中国志士仁人和亿万民众付出了极其惨烈的代价,外争国权、内惩国贼,结果是转了一圈,似乎又回到当年晚清的困境?

当然有人会指出,今天的中国与当年的晚清毕竟大不相同。中国已全面进入现代世界,不仅与西方建构的全球秩实现了深度整合,而且在国际舞台举足轻重。草庵居士关切的左翼反弹,更是一个晚清社会所没有的现代现象。不过也正因如此,我认为习近平与慈禧所面临的困境之相似性才更令人困惑,也更值得我们深思。

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简单模仿晚清,比如让洋人管海关,不仅解决不了问题,政治上也行不通。那么,不模仿晚清,习又该怎么办?有人认为很简单,美国人说怎么办,习照办就是了。这种意见不仅多数中国人接受不了,美国也接受不了。事实是,美国虽乐见中国自由也乐于帮中国自由,但中国的自由要靠中国人自己。

此次中美贸易谈判,令中方最感困惑的,就是搞不清特朗普到底想要甚么。所谓「结构改革」究竟是甚么意思,不仅令局外人犯难,更让中方伤透脑筋。那中方现在知道了吗?从媒体透露的消息看,中方终于有点明白了。「结构改革」具体指甚么,可以商量,但中共必须首先面对自己态度不老实的问题。中方首次承诺取消对企业的财政补贴,不仅触及到了实质问题,也表明中方有心与美方一道面对自己的改革难题。

为甚么这样说呢?因为中共对企业出口的巨额补贴,原本是一笔极不透明的账。惟其不透明,中国才可以长期占美国便宜而不受惩罚,也惟其不透明,中共大小权贵才能上下其手,与国际资本一同榨取和分享中国人的血汗。中方一旦做出取消企业补贴的承诺,就面对要讲清楚补贴的渠道、机制和细节的难题,这无异于揭开自家的粪池盖,让外人看见最脏的家丑。

迫使中方态度转变,也是特朗普要达到的一个战略目的,也就是说,中国不仅要给美国经济实惠,还要认错、认罪,从而为未来的国内变革以及两国关系提供一个政治前提。习近平是选择吞下苦果,还是与美国全面摊牌?这将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选择,因为他既无意在美国的压力下改革,也没有本钱与美国摊牌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梁京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