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26

中共官媒缘何低调处理王林清案“调查结果”

转发此新闻: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赵乐际二十大上还有前途吗?》的最后,已经向读者听众们分析介绍了2012年11月召开的中共十八大上,所有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中有资格成为十八届政治局常委者,习近平在政治最信得过的王歧山出任了中纪委书记。



与之同理,待王歧山任满一届中纪委书记,体面退出中央委员会后,赵乐际之所以有资格接替王歧山“反腐永远在路上”的“千斤重担”,百分之百证实了他在习近平心目中的地位无人能够取代。栗战书是否习近平的铁杆心腹?当然是!但栗战书毕竟因为年龄偏大,已经没有可能在习近平连任第三届总书记的中共二十大上还不退休。

现如今的七名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常委里,除了习近平 本人,最年长者是栗战书,中共二十大召开时已经年满七十二岁,次年长者是韩正,中共二十大召开时年满六十八岁,其他如李克强,王沪宁和汪洋都是一九五五年生人,二十大召开时都是六十七岁。即使届时继续执行党和国家领导人“七上八下”,“总书记不受年龄限制”的江泽民时代潜规则,除了赵乐际,李克强,王沪宁及汪洋连任政治局常委也仍然是“合理合法”。但是,假如二十大上仍然还会保留七常委制的话,只让栗战书和韩正退休,其余五人全留,显然不利于接班梯队的的培养。

出生于1957年的赵乐际到中共二十大召开时年方六五,比栗战书十九大上进常委时还年轻两岁。所以仅从年龄角度推测,十九届中央政治局除习近平而外的六名常委里,赵乐际原本是笃定可以在二十大上继续陪伴习近平 的。届时的赵乐际也可能是连任一届中纪委书记,也可能是在全国人大委员长或者全国政协主席位置上荣誉五年。但是在陕西官场黑幕越揭越多,越揭越深之后 ,笔者在上篇文章里还以为前有千矿权案,后有秦岭别墅案都已经令赵乐际难脱 干系的大前提下,虽然他赵乐际先牺牲了魏民洲,再抛弃了赵正永,仍不可能避免自己在党内,特别是在中纪委内的威望扫地。如此一来,即使习近平那里尚不至于对他赵乐际“挥泪斩马谡”,二十大上能否还会留用他真的是个问题了。

就在笔者的上篇文章刊登和播出的当天,新华社即播发了《中央政法委牵头的联合调查组公布“凯奇莱案”卷宗丢失等问题调查结果》的长篇“新闻”,说是中央政法委牵头,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参加的联合调查组,根据各部门依据各自法定职责开展的调查工作,公布了最高人民法院二审审理的陕西榆林凯奇莱能源投资有限公司诉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合作勘查合同纠纷案卷宗丢失……等问题的调查结果。联合调查组查明,所谓“卷宗丢失”系最高法院民一庭助理审判员王林清本人故意所为。王林清因工作中对单位产生不满而窃取相关案卷材料……。联合调查组同时指出,最高法院存在内部管理不规范、保密制度落实不到位等问题,并责成最高法院进行认真整改。伴随着王林清的电视认罪和崔永元的销声匿迹,有朋友在微信里调侃说高新你在自由亚洲这的篇《赵乐际二十大还有前途吗?》,应该把标题中的“吗”字去掉,再把问号换成惊叹号。周强都已经被“恢复名誉”了,赵乐际的“难脱干系”就更不成立了。

中共央视播出王林清电视认罪的画面的次日,周强直接领导的《人民法院报》刊登该报评论员文章《坚持党对人民法院工作的绝对领导》。文中代表周强表示:去年底在“凯奇莱案”众说纷纭、众声喧哗之际,中央政法委牵头成立联合调查组,规格之高、对民众关切反应之快,令人惊叹不已。联合调查组的成立有力打消了公众的担忧,在调查机制上为确保调查结果的客观真实奠定了强有力的基础。联合调查组本着对党中央负责、对人民负责、对法律负责、对历史负责的态度,勇于担当,敢作敢为……。查清了事实真相,给党中央和广大人民群众交上了一份合格的答卷。

联合调查组用充分的事实、确实的证据、详尽的过程,将整个问题的原貌客观真实地呈现在公众面前,用事实说话,还原了真相,也擦亮了公众的眼睛。从社会舆论的反应看,人民群众对这一权威结论是高度认可信服、非常满意的。随着联合调查组结论的出台,纷扰月余的“凯奇莱案”卷宗丢失这场纷纭复杂的舆论风波,终于在水落石出真相大白后画上句号。

就是这份周强的《人民法院报》,早在周强刚刚升任最高法院院长的当月 ,2013年3月曾刊发一篇《全国法院办案标兵王林清》。

该报评论员文章中还说:最高人民法院是国家的最高审判机关,是公平正义的寄托与象征。“凡法事者,操持不可以不公正。”司法的力量来源于公正、公信,这一事件涉及对司法程序的质疑、对司法腐败的担忧,乃至对司法责任制、司法员额制等改革举措的误读。联合调查组的介入会统筹各方资源和力量,加速事件解决进程,尽快让事实真相大白于天下,从而有助于消弭沟通裂痕、解除信任危机,重塑司法权威。联合调查组的成立不仅体现了对民意和真相的尊重,也彰显了党维护司法权威和司法公信的坚强决心……。历史和现实都已经充分证明,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司法事业发展的最大优势……。联合调查组在本次事件中发挥的关键性作用也进一步证明,人民司法事业必须牢牢坚持党的领导……。

笔者注意到,该《人民法院报》如今的这篇《坚持党对人民法院工作的绝对领导》是“调查结果”出笼后所有中共官媒中为此刊发的唯一的一篇评论文章。无论这篇评论员文章是否周强亲自操刀,其行文目的都是为了代周强宣称:只要他周强坚持党对法院的绝对领导,他周强就永远有党中央撑腰!

笔者也注意到,周强的《人民法院报》是中共央级媒体上唯一一家连续两天刊登各刊登一篇围绕“调查报告“的报道和评论文章的。头一天是按照中央统一宣传口径全文转发新华社报道,第二天则是评论员文章再加一篇周强”坚决拥护“联合调查组“调查结果”的会议表态。

接下来,随着周强的报纸一句“水落石出真相大白后画上句号”,中共所有媒体都没有对该“调查结果”进行后续的追踪报道。中共宣传部门显然是已经奉命将此“调查结果”低调处理,最有说服力的就是人民日报在王林清电视认罪的次日,即本月二十三日,星期六把新华社的《中央政法委牵头的联合调查组公布“凯奇莱案”卷宗丢失等问题调查结果》一文安排在第七版的下半截。

需要说明的是,人民日报周一到周五是每天二十版,周六和周日每天只出八版,第八版是副刊。也就是说,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是把中央调查组还周强以“公平“,”重塑司法权威“的如此重要的调查结果安排在了周六的最后一版最后一条,而且也没有配发”本报评论员“文章等任何评论内容。而人民日报海外版压根就没有刊登这篇东西。凡遇大事都好凑个热闹,蹭个热度的胡锡进的环球时报更是装聋作哑。

回顾以往,中共政权在处理必须对外公布但又不愿意大事声张的敏感事件时,往往都会安排周末的时间,以尽可能地减少公众的关注程度。

新华社奉命发布的这份“调查结果“中已经被内地律师界和外部媒体所强烈质疑过的内容笔者这里不再重复,而至今外界媒体的相关报道和分析文章中没有关注到的一项最重要内容就是该”调查结果“貌似面面俱到,把王林清前一个多月里通过崔永元和赵发琦等人对外披露的许多内容都”用事实澄清“,但偏偏就把直接针对周强的重要揭发内容故意忽视。

关注王林清和这个千亿矿权案的人都应该注意到了就在中央政法委牵头的联合调查组的这份“调查结果“被新华社对外公布的前四天,本月18日晚,“陕北千亿矿权案”当事人、凯奇莱法定代表人赵发琦在推特上发出该案主审法官王林清举报最高法院院长周强的举报信。

赵发琦推特上发出的这封举报信写于2018年5月15日。举报信中称,周强指示院、庭领导销毁他们干预案件的痕迹,公然盗走正在审理中的案件卷宗,并伪造了全套案卷,炮制出中国司法版“水门事件”。举报信还指,涉案人杜万华专委与周强是大学、研究生同学,且多年来一直交往甚密。另一涉案人程新文庭长,无论担任民庭副庭长还是庭长,都是在周强的斡旋和直接安排下才实现的,而且周强的母亲还是程新文的老师。

陕北千亿矿权案”一度被媒体和学术界称为中央依法治国,保护产权的典型案例。可谁又知道,这只是一个被人为操纵炮制出来的噱头,在审理过程中其背后权力与权利的博弈惊心动魄、黑幕重重,可堪载入中国法制史册。

在审理过程中,不论是程序适用还是实体处理,自始至终都由周强院长通过杜万华专委直接操纵,并采取先定结论再让合议庭找理由的方式干预案件审理。
比如说,2016年5月,周强院长罔顾《民事诉讼法》关于“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的明确规定,通过杜万华专委强令合议庭将案件第二次发回重审。程序错误是司法审判的致命伤,虽然合议庭成员都明确表达了反对意见,但无果。

就在我硬著头皮写发回裁定书的时候,杜万华又突然指令暂缓发回,要求案件改判解除合同,并明确表示这是周院长的意思,被我当即拒绝。

2016年11月底,在我正準备撰写该案的判决书时,二审正副卷宗在我所在的东交民巷最高法院本部办公室离奇失踪……

而在如今公布的这个联合调查组公布的“调查结果”中,诸如王林清在视频中反映最高法院监察局(以下简称监察局)对其“打击报复”的问题;关于王林清在视频中称“因讲课受到处理”的问题;关于王林清在视频中反映不推荐其参评“全国十大杰出青年法学家”是对其“打击报复”的问题……等等,都用“联合调查组调查认定不存在这一事实”;“经调查不属实”之类的直接否定语言对王林清进行了反驳,但就是没有替周强直接否定王林清对他指控内容的最关键部分。

现在看来,王林清将被以泄密罪和诬陷罪下狱几乎可以肯定,无论未来是否会直接对崔永元进行司法追究,“坚决打击崔永元嚣张气焰”的目的已经初步达到。但是,我们即便假设王林清就是一个掩耳盗铃然后又贼喊捉贼的具有双料博士学位的天下第一笨贼,那么联合调查组公布的“调查结果”只不过是否定了王林清对周强派人盗取卷宗的指控,而对“2016年5月,周强院长罔顾《民事诉讼法》关于“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的明确规定,通过杜万华专委强令合议庭将案件第二次发回重审“,“并采取先定结论再让合议庭找理由的方式干预案件审理”这一最重要的揭发内容不进行否定,这岂不就等于替周强承认了确有此事?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高新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