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21

铁幕徐徐降下 习近平极权主义召来中西冷战

转发此新闻:
川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后,主动掀起对中国的贸易战,其实影响不限于贸易领域,中美关系正从全面战略合作走向战略对抗。在华为孟晚舟因涉嫌金融欺诈被美国控告,加拿大根据两国司法协助条约抓捕孟姑娘后,习近平竟不顾国际法抓捕多名加拿大公民予以报复,使中国几十年改革开放形象毁于一旦。2019年习近平正在干一件大事,那就是让中共红色帝国与整个西方文明世界为敌,展开一场共产极权与普世价值的战争。2018年习近平在国内玩成了无人喝彩后,2019年又要在国际上独孤求败了。习近平的倒行逆施和恣意妄为有可能演变为中国与西方文明国家的冷战。


其次,首先吹响中国与西方文明世界冷战号角的倒不是习近平,而是美国副总统彭斯。2018104日上午,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华盛顿哈德逊研究所发表了对华关系和政策的演讲,其内容涵盖中国的贸易、军事、人权以及干预美国政治等领域。这是迄今为止美国政府对华政策最全面、最务实和最清醒的阐述。也是自尼克松总统以来,美国第一次如此严厉地抨击中国,其范围远远超出贸易战。彭斯当时说了些什么?为什么习近平的新极权会召来新冷战?

彭斯首先回忆中美关系历史,表明即便在中国最虚弱的时代,美国也从未加入对中国的侵略和殖民计划,而是提出门户开放政策,帮助中国建立现代经济体系。彭斯指出,美国同意中国加入世贸组织17年间,中国GDP 增加九倍,成为第二大经济体。美国市场,美国资金和美国的技术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可以说美国重建了一个中国。美国希望中国的自由将蔓延到各个领域---不仅仅是经济,更是政治上,希望中国尊重传统的自由主义原则、尊重私人财产、个人自由和宗教自由,尊重人权。但美国人的希望落空了。彭斯在演讲中,主要从六个方面对中共进行了抨击:

第一,人权状况。彭斯说,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国朝着控制和压迫本国人民的方向急转弯,他试图用极权主义对中国人进行全面控制。“中国的互联网长城”越筑越高,严重限制着中国人民的信息自由流通。历史已经证明,那些压迫本国人民的国家很少就此住手。

第二,科技窃盗。彭斯说:“最糟糕的是,中国安全机构策划了对美国技术的全面盗窃,包括尖端的军事蓝图。利用这种被盗的技术,中共正在铸犁为剑。”彭斯批评中国的2025计划是为了控制世界上90%的最先进产业,包括机器人技术、生物技术和人工智能。

第三,大外宣渗透。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在美国30多个电台播放亲北京的节目。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在美国各地校园有150多个分支。中国正在用金钱收买美国的大学、智库和学者。

第四,南海争议。彭斯批评中国在南海争议岛屿部署反舰和防空导弹,违背不会将南海 军事化的承诺。在提到近日美国驱逐舰和中国军舰发生的冲突时,他用“鲁莽的骚扰行为”来形容,表示美国人民不会被吓倒。也不会退缩。

第五,债务外交。彭斯说:“今天,中国向亚洲、非洲、欧洲乃至拉丁美洲等国政府,提供数千亿美元的基础设施贷款。但这些贷款的条款并不透明,而且绝大多数还是对北京有利。”他特别以委内瑞拉为例,批评北京提供50亿美元贷款换石油,让委内瑞拉“腐败和无能的马杜罗政权”得以延续。

第六,破坏美国民主。彭斯说,中国发起了前所未有的行动,以影响美国公众舆论、2018年选举和2020年总统选举前的环境。中国正在瞄准美国州和地方政府和官员,利用联邦政府和地方政府在政策上的分歧和引起意见分裂的议题,如贸易关税问题,以推动北京的政治影响力。

彭斯最后说:如川普总统表明的,我们希望与北京建立起建设性的关系,共同发展两国的繁荣与安全,而不是分开。尽管中国领导人现在离这个目标渐行渐远,我们还是希望中国领导人重新回到”改革开放“的道路上来。美国人民别无所求;中国人民理应得到更多。

针对彭斯的演讲,中国各界的反应不一。中国外交部称:“有关讲话对中国的内外政策进行种种无端指责,诬蔑中方干涉美国内政和选举,纯属捕风捉影、混淆是非、无中生有。中方对此坚决反对。”香港科技大学丁学良教授认为,由于中期选举的重要性,彭斯的这番言论“有利于调动保守阵营的情绪”,从而帮助共和党获得选票。独立学者邓聿文则认为,彭斯这番讲话的目的是“激发美国民众的危机感”,证实贸易战的必要性。但相当多的民众认为,彭斯的讲话标志着西方社会对中共的清醒认识,习近平的愚蠢和狂妄终于召来了灭顶之灾。有学者将彭斯的言论与71年前丘吉尔的"铁幕演说"进行了比较,认为标志着中国与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之间的新冷战时代的到来。

1946年温斯顿丘吉尔首相访问美国,35日,他在美国杜鲁门的母校威斯敏斯特学院发表了题为“和平砥柱”的演说。他说:“从波罗的海边的什切青到亚得里亚海边的的里雅斯特,一幅横贯欧洲大陆的铁幕已经拉下”,此演讲正式拉开了世界新冷战序幕。对于新冷战的观点,复旦大学孟维瞻博士持批评意见,他认为,川普本人对于意识形态问题“并不感兴趣”,新冷战这个事完全子虚乌有,冷战必须有剧烈的意识形态分歧和冲突。我的看法是中国与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新冷战并不是二战后冷战的重演,它不再是意识形态泾渭分明;两大军事集团对峙;经济上互不往来,而是具有更多新的特点,如多种意识形态并存;基于共同安全利益的军事联盟或准联盟;经济交往持续。新冷战中的冲突包括贸易制裁、网络间谍、黑客攻击、文化软实力渗透等等。

中国历经四十年的改革开放,中美一直处于良好的交往之中,邓小平曾说:中国的对外开放就是对美国开放。但为什么中美现在却处于新冷战对抗局面?我的看法是,习近平执政后,面对中共执政危机,急于寻找出路。但由于认知缺陷和密室政治的原因,使他及其团队对中国的国情和世界形势判断出现严重错误。习近平否定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政策,希望开启一个新的极权主义时代。对内通过政治高压和意识形态宣传对社会进行全面控制,对外通过金钱外交、大外宣以及军事威胁改变世界秩序,与美国争夺世界领导权。但他没有意识到当今中国人历经几十年的改革开放,大多数赞同普世价值和宪政制度,民心已变;没有意识到马克思主义早已被世界抛弃,自由、民主和人权已是世界文明潮流;没有意识到中国经济增长光鲜的外表下早已危机四伏,暗流涌动,中国的经济实力根本不足以操控世界。习近平选择了一条违背人民意愿的道路,也使本已苟延残喘的中共政权更加风雨飘摇。习近平十九大后一连串政治后空翻,使中国人感觉到山雨欲来风满楼。修宪取消国家主席、副主席任期限制,是习近平走向衰败的转折点。习近平在一个已经开放的中国实行极权主义是不可能的。

今年是己亥年,中国农历猪年,也是中共建政70周年。民主小贩杨恒均曾经根据罗素等西方人士的理论,结合过去百年地球上近百个国家的历史事实,提出了“七十年大限”的理论,指出进入现代文明时代,没有完成合法性变革,不思改革的传统政治体制,基本上都难以跨越“七十年大限”的门槛。苏联属于最强大的这类国家,在建政七十二年的时候轰然瓦解;台湾属于比较温和的,几乎刚好在七十年左右开始大踏步走向政治民主化。其它秉持传统体制的政权,基本都难逃这“一劫”。杨恒均的话等于宣布了中共这个红色帝国的死期。习近平闻得此言,郁郁寡欢,于是召集猪队友苦苦思考破解之策。最后,他们一致的意见是先砸了小贩杨恒均的摊子,抓人,再逼杨恒均交出解药。其实,杨恒均的解药早已公开,他说:“七十年大限”说一千道一万,执政者的最大问题就是失去了人权的民众不再信任掌握政权的执政者。为了保护政权而侵害人权的做法,只能加速“七十年大限”的到来。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他们迟早都会意识到,不能保护他们人权的政权,也不值得保护。

习近平德薄而位尊,知小而谋大,力小而任重,他恣意妄为的极权主义将召来中西冷战,内忧外患的习近平和他的红色江山命运将凄凄惨惨戚戚,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来源:博讯 / 张杰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