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26

王林清央视认罪难服众 崔永元为何至今不发声?

转发此新闻:
陕西千亿矿权案卷宗丢失事件出现惊天大反转,中共政法委牵头的联合调查称,卷宗失踪系举报此案的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所为,被认定“涉嫌犯罪”的王林清随即“央视认罪”,而揭露此案的民间所谓“正义化身”崔永元则音讯全无,网上盛传他已经受到控制。联合调查结果为何引发“疑点重重”的质疑,为什么王林清央视认罪难以服众?最高法院院长周强能否咸鱼翻身?下一个央视认罪的会不会是崔永元。
嘉宾: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


胡平:案情逆转才正常,民间扳倒高官断不可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说,我们现在看到的本案结果荒谬绝伦。一是王林清电视认罪等于是说,他自己偷卷宗、自己报案、自己查监控、自己做视频证清白、最后自己认罪是贼喊捉贼、监守自盗,似乎努力折腾一大圈就是为了把自己送进监狱;二是按照新版剧情,我们不能解释王林清此前行动和最高法此前否定丢失卷宗的说法。后来崔永元继续爆料,公布案件的一些副卷材料,于是最高法改口,表示情况属实,要继续调查。但是,新的调查报告基本肯定最高法的结论,这又如何解释此前最高法的奇怪反应呢?我认为,整个剧情发生逆转本身不让人意外。反过来说,如果不逆转倒是难以想象。王林清、崔永元利用网络爆料,矛头直指最高法院长周强,明显背后有非常强大的政治后台。如果党内高层一派可以假借民间之手用爆料方式扳倒一名副国级官员,这种做法势必引起高层官员的人人自危,是断不可长的风气。所以,各派联手起来反对,迫使幕后支持王林清、崔永元的势力不得不做出让步,最后导演出剧情大逆转的戏码。由于刹车太急,车上乘客被撞得鼻青脸肿不成体统。但是,显然爆料的做法触犯了官场不同派别的共同利益。可以肯定,前些天高层一定发生激烈权斗。反对派联手阻击造成今天我们看到的特效。
胡平:联合调查组无出处,程序正义看不到
胡平说,至于中央政法委组织联合调查,这里的程序大有问题,首先是中国法制体系中根本不存在任何类似规定。其次,《环球时报》的胡锡进在微博中说,联合调查组得出的结论应该是最权威的;记不得中国此前有为一个具体案件搞过如此阵容的联合调查组。这等于是胡锡进在承认没有过类似的先例。所以,这个做法既不是按照任何规定也不是遵循任何先例,在法律上完全站不住脚。至于本案的关键人物崔永元的处境,既然王林清认罪,崔永元多少会被算成共犯,因为他协助网络发布。中国的刑法规定,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最多可判刑七年。他现在下落不明,据说没有被抓,更没有电视认罪。他尽管没有匿迹但是已经销声。此外,对于崔的评价,有网友谈到,对崔永元本人如何评价是一回事,对他爆料此事如何评价是另一回事。我认为,爆料也包括两方面,一是事情来龙去脉和前因后果是否客观,这部分与我们的价值观没有关系;另一层就是我们基于自己的价值观对他的做法的判断。这些区别我们应该弄清楚。
胡平:中共之“法”不如纳粹,兔子当狗熊是常态
胡平说,中国法律没有公信力,当局也没有,这是众所周知的。党大于法,也是都知道的。在中国,当党与法意见一致时按照法律的意志办;当它们意见不一致时按照党的意志办。其实,法制(Rule by Law)和法治(Rule of Law)是不一样的。后一种的意思是法律要限制政府的权力,政府要守法;头一种是统治者把法律当作手段和工具来统治人民,这也是中共使用的“法”的概念,和中国古代的法家以及后来纳粹的统治类似。但是,中共的法制连古代的法家都不如,甚至也不如法西斯、纳粹。至少纳粹在执法时还比较严格。他们说要抓狗熊时只抓狗熊,如果错抓了兔子查出不是狗熊仍然会释放兔子。中共的做法是,明明说要抓狗熊,实际抓了兔子,最后还要兔子在电视上承认自己是有罪的狗熊。这就是过去毛泽东说的,“和尚打伞无法无天”。这才是中共法律的实质。
章立凡:司法奇葩开到最高法,会成经典进历史
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说,我原本很不希望搅和这滩浑水。到现在,该案谁都不敢说已经终结,也不敢说案情是否将有新的逆转,所以,现在评论很可能自己砸牌子。不过,我做了不少功课。该案案情非常狗血,让网路、法律界、普通吃瓜群众都目瞪口呆,将来一定会作为经典四大奇案之一写进历史。可见中国司法多么奇葩,只是奇葩本次已经开到最高法院,空前但是未必绝后。这个案子的主要问题胡平先生已经点出了,就是涉及巨大利益和不止一派的官员,有陕西的也有空降的,以及他们之间可能存在的博弈。此外,我们还看到,凡是与陕西有关的,就是与最高领导人家乡省份有关的事情,最高领导人经常关注。大家一直猜测小崔的后台是谁,以及周强院长属于哪派和背后是谁。案情进展让我们观察到,围绕标的物的巨大博弈牵动着官场各种派系。如果继续发酵甚至爆炸的话,会炸翻整个官场。正是因为现在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才会有这样没有底线的狗血结果。
章立凡:“宪法神圣不是神”,党领导法百姓看清了
章立凡说,法律专家贺卫方教授说,才知道最高法之上还有更高法。这份调查报告由中央政法委牵头,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最高人们法院、公安部等参加的联合调查组做出;那么,这个联合调查组的法律地位是什么,这是不清楚的;本来最高法的法律地位应该是清晰的,现在变模糊了。应该说,这也就是贺卫方教授提出的 “更高法”的说法。中国没有一个机构可以评判最高法发生的事情,但是调查报告对于最高法几个判决,比如联合勘探矿产做了评论,认为判决尽管有一定瑕疵但是依然公正;对另一个案子也做了评判。很奇怪,为什么联合调查组可以对最高法已经生效的判决做出点评,可以判断其正确与否,这是否算干预司法?它有权吗?基本事实不可抹杀的是,最高法院周强院长和副院长奚晓明对案子的批示据说是泄漏国家机密。我们百姓一看这些机密就发现,院长和副院长都干预过审判过程。就是崔永元指责的未审先判。王林清的公开信里也描述了这个过程。这个过程已经坐实,就是周强院长和已经因为涉及贪腐被判刑的副院长奚晓明都做了批示。由此我们知道立中国司法审判过程的细节,而且这个细节非常经典,就是最高法院长都做了指示。这些以前百姓看不到。关于在中国党大法大的问题,美国政治学权威福山教授和王岐山先生对话时,福山提出,中国是否能够落实司法独立。王岐山说不可能,司法一定要在党领导下进行,这就是中国特色;宪法是文件,但也是人写的;宪法有神圣性,但不是神。本次最高法内部披露的审判细节和联合调查组的调查报告结论都证明,司法一定要在党领导下进行。而我们看到,党领导的司法原来就是这样的状况。
章立凡:小崔体制双刃剑,舆论失控使不得
章立凡说,关于崔永元现象,我觉得小崔挺可爱。我过去对这个案子的关注不够,因为不想趟浑水。冒昧地说,民营企业家赵发琦应该背后有巨大的利益集团支撑,不可能仅凭一人之力在十几年中检举好几个省委书记,直到后来拉崔永元捅破网络。这些应该都是案件运作的一部分。事实上,案子牵扯惊天利益,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不同利益集团博弈可能性大。赵发琦说,他的最大背景是崔永元。应该说,小崔在网上掀动的舆论转移了不少话题。上次主要是娱乐界,也为国库增加了不少税收。对于体制来说,小崔是双刃剑,用好了利于维护体制,没用好让事情失控坏了规矩(明星搅动巨大舆论场掀翻官员),则是危机政权。他威胁说有一抽屉材料,很多人肯定睡不着觉,所以欲灭之而后快。本次小崔如果没有失手,不被处理,说明他有背景。而且双方博弈还会持续,我们还有第二季可看。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