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李锐葬礼习李献花圈  被嘲「鳄鱼泪」 官媒明褒暗贬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2-21

李锐葬礼习李献花圈  被嘲「鳄鱼泪」 官媒明褒暗贬

转发此新闻:
公开贬习不被秋后算账

李锐曾任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中共以部级规格为他举办葬礼,习近平、李克强两位常委更献上花圈送别,李锐在中共党内的份量可见一斑。不过这也从侧面论证了外界所谓「李锐现象」的特殊性,也就是在如今习近平「定于一尊」的效忠热潮下,只有李锐和少数中共老干部有「特权」能够公开贬损习近平却不会被秋后算账,而且死后获得高规格待遇。李锐曾公开对媒体称习近平「仅有小学程度」。有分析认为,中共认为毕竟这些老人已经年迈,影响力有限,更没有必要因为一个李锐开罪党内老人,徒增怨气。

悼念者展示挽联

对外显示重视党内老人

中共为李锐大操大办实际上已经成为「鳄鱼的眼泪」。时事评论员刘锐绍认为,北京一直对李锐相当顾忌,「李锐在世时被中共长期限制、压抑言论,更有查禁《炎黄春秋》的风波,为甚么偏偏要在死后才为他按照部级待遇操办葬礼?」他认为官方的「礼遇」是想尽量减低过去一直扼杀、限制李锐言论空间的行为,对外显示自己仍重视党内老人。但是限制敏感人士的纪念又显示出中共的欲盖弥彰,永远将政治问题凌驾于生死大事。

刘锐绍认为,习近平想李锐献花圈绝不意味着他有胸襟,不过是因为李锐的「第三梯队」中曾对习有过指点、提拔作用而已。

李锐与张玉珍夫妇

官媒明褒暗贬:最不寂寞老人

李锐遗孀张玉珍在致谢信中恳请不要再「消费」李锐,然而外界对李锐身后所留下的政治生涯、思想著作早已经开始了话语权的争夺。

遗嘱风波 官方「消费」李锐

关于「遗嘱风波」,时事评论员刘锐绍认为官方没有充分听取家人意见,为李锐遗体披上党旗,才是对他的「消费」。

刘锐绍认为,李锐是真心实意将一生投入中共事业的老人家,是一名有情怀的共产党人。李锐的异见是刘宾雁所谓的「第二种忠诚」。「只能够说明,中共长久滥用国民朴素的爱国爱党情怀。」不容批评声音,反而责怪「为何不退党」,问题自然出在中共一方。

《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往往会揣度上意之后做出「准官方」的评论,他使用「明褒暗贬」的方式评价了李锐一生。胡称李锐早期所经历的「不幸」,对其晚年的政治立场产生很大影响。胡锡进更讽刺李锐晚年「很成功」,「不仅享受中共高级官员离休待遇,而且也获得反体制和西方力量的支持,是中国『最不寂寞』的老人。」


来源:苹果日报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