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18

李锐为什么安然无恙?李锐现象的“悲哀”

转发此新闻:
中共前领导人毛泽东兼职秘书李锐,越到生命最后,反思和批判越深刻。不过,他的言路没有被封,逝世后可能还将覆盖党旗,进入八宝山革命公墓。有人称这种所谓“李锐现象”,其实是一种悲哀。
2018年4月13日,中共党史专家李锐在医院病房庆祝101岁生日

中共自由派元老李锐逝世后,其治丧安排目前成为关注焦点。中国官媒迄今尚未发布李锐逝世的新闻。按照李锐家属方面消息,李锐部长级待遇的追悼会,星期三上午将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有舆论已经开始关注届时的细节,如悼词内容、用语、送花圈者名单等。
李锐的女儿李南央已对得知的官方葬礼安排表态,16日她在起草书面声明过程中对美国之音说:“我不是表明我的意思,而是我父亲的遗愿……我不需要面对世人,我要面对的是我父亲和我自己……我正在找到我父亲的日记,我念给你听……我父亲还跟我说过,他不进八宝山,因为他的好朋友黎澍说过,八宝山的人不喜欢他,他也不喜欢八宝山的人。我爸爸跟我说,他是一样的。所以我觉得,如果我回去就等于我承认,他们想让李锐以一个共产党正部级这样一个形象留给世人,这个绝对不是真正的李锐。李锐是一个(哭泣声起)在共产党集权统治下,保持自由思想的一个人。如果他知道一面染满人的鲜血的腥红的党旗盖在他的身上,他的在天之灵不能容忍。我不能接受他们把这面党旗盖在我父亲的遗体上!”
李锐敢言,却能幸存,还可能进入政治等级森严的八宝山。独立中文笔会刊登胡显中的文章提出所谓“李锐现象”。文章说,李锐在中共层级序列里应属第二等级,但和其他高干不同:“他对当今所谓‘核心’根本不买账,不看齐,更不表忠心”,甚至公开贬损。这就引出有趣话题:全国一片拥戴和效忠热潮中,李锐为什么安然无恙?
对此,资深媒体人纪硕鸣对美国之音说:“就是几个老人。我认为,北京认为他们已经年迈,影响力也有限,对整个政局的冲击有限。第二,北京也不愿意去冒很大的风险。毕竟是老人,给予适当的空间。这样不会对当局有什么损害。北京不会去处分他们,从而也促使他们敢讲,愿意讲。”
和李锐情况类似的还有前《炎黄春秋》前社长杜导正。前不久在赵紫阳家祭活动上,杜导正坐轮椅到场题字内容广泛流传:“老老实实照着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的路子走,别的路走不通”。
纪硕鸣说,“李锐现象”、“杜导正现象”,其实是一种悲哀。他说,
“其实李锐现象,从中国整个战略和大环境看,还是有点悲哀啦。悲哀的是,这个现象只是一个有限的可以发表言论,或者言论自由的现象,而且只限于这么几个老人,而且把他们限制得最小。这些老人对中国发展进程都是有贡献的,应该是德高望重的老人。不管怎么说,他们的出发点是为了这个党、这个国家能够在发展进程中走得更健康,在国际竞争过程当中要有它的地位,要融入这个世界。套用时髦的话就是,共产党要与时俱进。”
北京医院李锐病房外,中共宣传习近平思想的“强国学习”移动软件,已经大规模开发应用,宣传洗脑数字化。有网友因此说,李锐和杜导正们“毫无影响力”。
香港资深媒体人程翔评价李锐影响力时对美国之音说:“李锐以前跟毛泽东,做他的秘书,对于毛泽东所犯的错误,整个共产党都有一种共犯的责任,我觉得。李锐作为毛泽东的秘书,不可能摆脱这种不幸的定位。关键是他在晚年,以及逝世前的三四十年来,他都有很深刻的反思,重新认识民主自由的可贵。这个已经非常不错啦,而且他能够身体力行,出来发声,虽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
香港南华早报说,在习近平时代,李锐可能是党的精英集团中,抨击习近平个人迷信以及他的某些毛式政策的“孤独声音”。
香港苹果日报说,李锐虽然头戴毛泽东秘书“光环”,实际上并非外界一般所认为的“高官”或者“既得利益者”。他的人生随着中共无数次运动浪潮,有着一次次的大起大落”。
《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胡平曾写道:“李锐的一生是一个奇迹,人的身心遭受如此严重摧残,还能活下来就很不容易,能像一般人正常工作就很不容易,李锐不但活下来,而且越活越健康;不但能正常工作,而且成就非凡,越做越辉煌,越到晚年越精彩,竟然活过百岁,而且不像其他百岁老人那样,悄无声息地走向死...
有网友说,“害人不浅,终于走了”。网友“逝者为大”则呼吁,李锐先生生是党的人,逝世后党按相关规定给予必要的殊荣追忆也是应该的。盖党旗是这个党承认李锐一生是在党的旗帜下为祖国奋斗的一生,这是党给逝者的肯定。葬不葬在八宝山是家属选择,党不会与家属较劲。入土为安,逝者为大,希望各方都心平气和送李锐先生最后一程,让老人安安静静走吧。香港明报说, 李锐希望回到故乡-湖南平江。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