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17

章立凡:李锐对体制的批判之深刻超过了其他人

转发此新闻:
曾经担任中共前领导人毛泽东私人秘书的李锐先生2019216日清晨在北京离世。享年101岁。李锐可以说是中共老党员,1937年就进入共产党。但近年来他以敢言而被普遍看作是中共党内中重要的自由派代表人物,深得中国海内外自由派人士的敬重。他虽远离政治前台多年,但他去世的消息立即引发诸多评论。法新社、纽约时报均立即刊文报道相关消息。法新社在报道中称他是中国执政党内的一位敢言者。北京独立历史学者章立凡接受本台电话采访时表示:

图为李锐2006年旧照。

“他是历史的亲历者,也是体制的批判者”

章立凡:“李锐先生是中共体制内非常特殊的一个人物。没有人能够像他那样对毛泽东和中共体制做出如此深刻的揭露和批判。因为他也是一个历史的亲历者,同时他是一个体制的批判者,而且,他的批判的深刻程度,我觉得超过了其他人。在这一点上他给大家的印象太深刻了。所以(他去世)才会有这样大的震动。”

反对中共的造神传统

法广:李锐先生女儿李南央在她的发丧文章中说,希望随着她父亲的离去,“‘跟随旗手’、‘拥戴领军人’的文化在中国也永远走入历史。”您怎么理解这句话?就李锐先生的个人生平来说,这句话应该怎样去解读?

章立凡:“我想,她指的可能是中共的这种个人崇拜和造神的传统。李锐他亲身经历了毛时代的那场造神运动,他自己从一个曾经的造神运动参与者,变成了对造神运动的批判者。早年他参加中共的革命,也在49年以后担任高官,并成为毛泽东秘书圈子中的一员。我记得他曾出版过一本关于毛泽东青年时代的专著。那个时候,他是毛的拥护者。”

“但是,庐山会议以后,他一下子被打入地狱,这可能引发了他对这个体制的深刻反思。所以,他晚年所写的《庐山会议实录》等于是第一次有一个曾经参与高层圈子活动、决策的人,写出了他的亲身经历,这本著作应该说与大家所熟知的李志绥大夫的回忆还不同。那个回忆只写了生活层面,但从高层的活动和决策层面,我觉得李锐披露的非常深刻。”

“其后,他还有很多关于要中国实行宪政的主张。这些,我觉得实际上都是对中国现行体制的批判。特别是到他临终前,住院以后,他会对现任的领导人也提出了批评。所以,我想,李南央所讲的那段话实际上体现了李锐反对中共的这种造神传统。”

“相对于同时代的体制内的批判者,他站得最高”

法广:但是,这种造神的趋向还在继续.....

章立凡:“对。实际上他从他的历史经验已经看到了中共现在的走向以及中共的未来。我想,这点让他有相当的见识。我感觉李锐相对于同时代的体制内的批判者,他应该是站得最高的,看得也是相当远的。当然他可能也如他女儿所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历史局限吧。但是,李锐先生也谈到四个特点,特别是个人品德方面,这些也都是他值得大家怀念的地方,就是:他一直在讲真话。”

李锐一生中除曾经担任毛泽东、陈云等高级国家领导人秘书之外,也曾担任水利部副部长、水利电力部副部长、中共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青年干部局局长等职务。从政期间他几经波折起伏。1959年的庐山会议后,他曾因被打成“彭德怀反党集团成员”而被撤销一切职务,并被发配到北大荒;文革期间他曾被关押在秦城监狱八年之久。

80年代中期他离开政治前台,但始终关心国事,晚年更一再呼吁中国走向民主宪政。2018年,他对全国人大修改宪法取消领导人任期制也直言不讳提出批评。

《纽约时报》16日的相关报道评论指出,李锐的一生经历代表着一代人的各种希望和失望。他的不屈不饶以及长寿使他成为中共建政以来最有影响的一位批评者。但报道也写道,李锐并不是异见者。他至死依然是共产党员。


来源:法广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