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19

不能让习近平三大酷吏陈全国、蔡奇和刘奇跑了

转发此新闻:
2018827日,发生在江苏昆山的反杀事件引爆了网络,也惊动了习近平当局的三大酷吏,他们彻夜难眠。他们是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和江西省委书记刘奇。我们还是先回忆一下昆山事件。

(左起) 陈全国、蔡奇、刘奇

事件其实很普通,当晚,一辆黑色宝马车想超越前面的车辆,而驶入非机动车道,但车道内一辆电动自行车挡住了去路,于是双方发生口角。天安社成员刘海龙正坐在宝马车内。一瞧,竟有人拦住爷的去路,这还了得,于是下车一顿拳脚,骑电动车的于某某不停躲闪,不停辩理。刘海龙的气更大了,简直给脸不要脸,看来不给他放点血,不知道马王爷长三只眼。于是刘海龙转身回到车里,拿出一把长刀冲向于某某。刘海龙天天胡吃海喝,肚皮越来越大,三脚猫的武功越来越差。这不,一着急,刀竟脱手落地。于某某虽然没练过把式,但急中生智,捡刀顺势朝刘海龙的肚子捅去。这一刀刺中要害部位。江湖恶霸刘海龙也很干脆,一见命不保,就势两腿一蹬,到阎王爷那里报到去了。于某某干净利落的反击,引来无数喝彩。漂亮,这才是扫黑除恶,为民除害。有人建议政府为于某某颁发见义勇为奖。

现在我们再来谈习近平的三大酷吏,先说陈全国,这哥们在西藏时就刻苦研究纳粹集中营,到新疆任职后,他就如法炮制建了很多集中营,把上百万维吾尔人关进了再教育集中营。妇女在街上戴面纱,抓;学生在学校说维吾尔语,抓;背诵习主席语录背不出来的,抓;读古兰经的,抓。我们只听说二战有奥斯维辛集中营,但陈全国就不服这个气啊,大河向东流啊,你有我有,全都有啊,凭啥一谈集中营就扯到希特勒,俺习大大比希特勒更狠,新疆美丽吧,俺们共产党人就可以把它变成人间地狱。


我们再说蔡奇,2017年末因大兴区发生火灾,老大习近平很不满,脸色难看。蔡奇被习破格提拔进政治局,正想对习投桃报李,觉得清理低端人口是个机会。于是告诉弟兄们:“到了基层,就是要真刀真枪、就是要刺刀见红、就是要敢于硬碰硬。”北京丰台区书记汪先永心领神会,提出对待外来低端人口要出三招“实招、狠招、快招”,人称“汪三招”。结果北京市官员们像打了鸡血一样冲到外来人口的家里,疯狂“打砸抢”,硬生生把睡梦里的外地人从被窝里扔到大街上。那时北京正是寒冬腊月,北风啊,呼呼地吹啊。

蔡奇尽管招数有点奇,但还比不上江西的刘奇。这哥们更绝,他竟跑到老百姓家抢棺材。有观众问,这哥们为啥有这重口味,他抢那么多棺材给谁用?刘奇抢棺材不是给自己用,这事事出有因。一日,习老大路过江西,心情特好,学毛泽东站在山坡上,想赋诗一首,憋了半天,硬没憋出来。最后,只得低声哼了一声:中国啊,你真大!结果竟引来一阵喝彩声。刘奇赞叹道:“好诗!一个‘大’字太妙了,中国大,习大大更大!”周围官员也跟着唱:“习大大就是大啊,就是大,就是大。”

但突然习老大阴沉了脸,原来他看见了一些高低起伏的坟墓,搅了他的雅兴。刘奇本是马屁专业的高材生,心知肚明。送走老大,马上部署丧葬改革,要求“201891日零点起,不管身份,不管地区,丧葬100%火葬。在831日前,村民主动上缴家中棺木的有奖,逾期要罚。” 于是乎,七月的江西出现了一幅奇特的画面,外省官员在抢江西高考的人才,刘奇却带领着江西官员抢老百姓家里的棺材。老百姓不干了,既然移风易俗,那俺们先帮刘奇大人把他的祖坟刨了。既然要火葬,干脆进京把老毛子的纪念馆给拆了,尸体也给火化了。


刘奇抢棺材的确思路怪异,但当今中国就是一个逆淘汰时代,一个歪才、蠢才和酷吏辈出的时代。

现在,我们回到昆山反杀事件。刘海龙乘坐的车辆驶入非机动车道本身就不对。其次,犯了错就该道歉,但刘海龙居然还行凶打人,这就更不对了。打了人、撒了气还没完,刘海龙竟持刀砍人,这就天理难容了。于某某被逼得没有活路了,唯有以死相拼。谁知,刘海龙是个纸老虎,不经揍。

我们比较一下蔡奇驱赶北京外来人口事件,刘奇抢江西老百姓棺材事件以及陈全国新疆建集中营事件,我们发现昆山反杀事件就是中共暴政活脱脱的缩影。中共与天安社一样是黑社会,一样用暴力威胁、恐吓老百姓,一样丧尽天理,一样把老百姓逼得无路可走。当老百姓被逼反抗时,蔡奇不敢再打砸抢了,四处找外来人口问寒问暖;刘奇也不抢棺材了,给老百姓挨家挨户送棺材;陈全国的集中营虽然没拆,但也不敢再嚣张了,到处找维吾尔人称兄道弟。

十九大后,习近平撸起袖子干起新极权主义,抓捕维权律师,开除讲真话的教授,大搞个人崇拜,用毛泽东的红色恐怖威吓老百姓,但女汉子董瑶琼出手了,泼墨了,开始有人仿效了,习近平怂了,下令撤下他的挂像,“梁家河大学问”也偃旗息鼓了。马丁¨路德金曾说过:历史将记取的社会转变的最大悲剧,不是坏人的喧嚣,而是好人的沉默。历史上无数悲剧源于集体沉默。中国政法大学刘瑜教授说:人们害怕权力,害怕高压,害怕失去升官发财的机会,害怕失去房子车子,于是沉默成了自我保护的机制。高贵是高贵者的墓志铭,沉默是沉默者的通行证。另一些时候,人们所恐惧的,甚至不是利益上的损失或者肉体上的暴力伤害,而是精神上被自己的同类群体孤立。出于对归属感的依恋,他们通过沉默来实现温暖的“合群”。

但总有一天,这种恐惧心理终会发生改变,不管你看上去如何牛逼,老子不怕你了!你欺负我太久了,我已走投无路,所谓“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俺们混到如此地步,还有什么好害怕的,老马不是在《共产党宣言》中喊“无产阶级失去的只有锁链”,大不了同归于尽!那时,老百姓发现,中共没有自己吹嘘的英明神武,与刘海龙一样,不过是酒囊饭袋,装腔作势、外强中干而已。刀还是那把刀,但肾衰成这样,又能吓唬谁呢?俺们一味地怂,你非但没有怜悯之心,还变本加厉地欺负俺,老子现在不尿你了,你倒怂了,栽了!

昆山反杀事件告诉习近平的三大酷吏,别以为公检法军队这些刀把子捏在手里,就可以横行霸道,为非作歹,要知道刀把子也有脱手的时候。也告诉习近平,中国人并不傻,他们是见过世面的,想把他们带回毛泽东的荒唐时代是不可能的。当中共维持政权合法性的四条底线:改善民生、保障私有产权、有限自由和政府任期限制均已突破,房地产和货币经济泡沫均已破灭,当中国人再次面对贫困和政治高压时,自私、功利的中国人就不得不像于某某正当防卫了,昆山反杀事件就可能再次发生,因为刘海龙之死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天作孽,尤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来源:博讯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