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23

“反习”势力挡不住?中共反腐锁定“政治偏差”

转发此新闻:
2019年中共反腐是否有了新方针?中共中央巡视组官员最近宣布,2019年巡视工作将聚焦“政治偏差问题”。无独有偶,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最近在中纪委会议上也表明,要“严肃查处政治上离心离德、行动上阳奉阴违的两面派,两面人”。从起初的“苍蝇老虎一起打”到现在的“整肃政治偏差”,习近平的反腐运动出现什么样的变化?要求“铁一般的忠诚”,中南海面临什么样的政治隐忧?
嘉宾:网络杂志《纵览中国》总编陈奎德;独立时事评论员桑普

陈奎德:2019危机重压,习近平公开清洗保政权
网络杂志《纵览中国》总编陈奎德博士说,习近平本次所谓反腐是与他感受到的2019年的危机相辅相成的,而这在他的 “政治偏差”、“离心离德”、“阳奉阴违”等政治口号中得到赤裸裸的体现。他是在毫不掩饰地公开表态,说明这一切就是政治清洗。
我们看到,习近平当局现在陷入内部与外围全面危机的围困,也就是他曾经所说过的、所谓“不可预料的惊涛骇浪”。习近平也知道,在他执政生涯之初,他的反腐是受到很大支持的,现在不加掩饰地把反腐招牌换为公开清洗,是在迫不及待地要防止政权倒台,已经无需修饰地要噤住所有反对声音。
陈奎德:“政治偏差”有三类,力量一波强似一波
陈奎德说,2018年以来,中共开始面对系列政治、经济和外交格局的变化。他要整肃的所谓政治偏差,我认为基本有三波人。第一波是习近平上台之初,那些与他联手反腐的人。这批人后来认识到所谓反腐不过是要肃清对立面和清除政敌,因此已经醒悟。不过,由于反腐仍然具有语义上的正当性,这批人虽然心中有数,但是不大可能公开挑战反腐二字;第二波来源去年三月修宪、废除任期制激起的党内和知识界的广泛愤怒,这是所谓的偏差之二。他们占据更高的道德高地,正义感更强,也更有理由公开对立;第三波是美国发起贸易战之后,中国内外交困,被国际孤立:内部经济衰退,外部政治、军事被围剿。特别是去年8月以后发生了系列重大事件,体现在习近平画像被拆下,等等。这表明,党内大批人形成对他的重大挑战和负面共识,认为他执政无能。这三波力量可以说是一波强于一波。这导致他感到必须在今年遏制住这些潜在的反对力量,以保住自己的皇位和延续自己的政治权威。
陈奎德:“阴谋家”无处不在,中共复制王朝末年格局
陈奎德说,昨天,军中高官房峰辉被以贪腐罪名而重判,不过官方和媒体却没有公布他受贿行贿的证据和数据。这是一个重要信号,表明习近平并没有完全掌握军队。而枪杆子是他捍卫统治的最后屏障。我们知道,掌握枪杆子的人最后将是控制局面的人,中共对此也认为是天经地义,毕竟过去重大政变的成功都得益于军事力量的支持。不过,尽管看似习近平已经通过层层反腐掌握军权,但是去年还陪伴习近平前来美国的房峰辉又被突然拿下和判刑,这反映军队仍然让习近平无法放心。我们看到,习近平上台后已经把军队几乎最高层都进行了替换,这本身就是极其反常的,也证明无论过去江胡安排的人马,还是对他的整肃行动不赞同的人,都一直在异动。房峰辉就是一个例子,被认为表面附和内心另有想法。我认为,中共现在面对“阴谋家”层出不穷的政治局势正在复制历史上的王朝末年,类似的格局前苏联和毛去世后的中共都出现过。陈奎德说,至于房峰辉被处置是否埋下军中政变的种子,目前还难于判断。我们不知道习近平是掌握了房峰辉的全部“阴谋”,还是仅仅抓住了细枝末节。不过,总体而言,他打掉房峰辉会在军中引发更大不满。况且,他调整战区和进行所谓军队改革可能已经使得军队士气大受伤害,不是当官的丧失权力就是当兵的人心惶惶。党内和军中异己力量的结合恐怕是最让习近平焦虑的。
桑普:“政治偏差”暴露真相,党内权斗无法掩盖
独立时事评论员桑普说,我一直认为,行贿受贿是独裁体制所使然。反腐是中共执政的招牌。而且习近平反腐从来都没有针对根正苗红的赵家人,也没有针对自己的集团和阵营,都是在铲除异己。这个规律只有在习近平现在把“政治偏差”这个概念公开标榜出来作为打压对象之后,人们才更加肯定自己的判断。习近平其实已经越来越偏离反腐的轨道。他现在亮出这面旗帜,表示党内权斗在某种程度上越来越外化和无法遮掩。我们看到,周永康儿媳不久前公开喊话习近平,北大教授郑也夫发表要中共“淡出历史舞台”的文章,清华教授许章润要求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等等,这些现象都在告诉我们,中共内部权斗进入深水区。所以,习近平才要亮出所谓政治偏差这把剑,尽管其定义是含混不清的。
桑普:三月时间极其敏感,政治维稳保住霸业
桑普说,习近平很怕政治上的所谓离心离德、拉帮结派、阳奉阴违,等等。即便那些没有公开表述而只在内心有想法的都要一并打击。不过,另一方面,如果说话太高调也会被认为是居心不良,是意图把习近平推到制高点而对他进行高级黑,这当然也是要打击的行为。所以,在中共的气候下,官员必须在紧跟上意的同时而做得恰到好处。这当然是很困难的。习近平所说的“政治偏差”就是形成于这样的环境。内外交困的确是这个环境的来源。三月将召开两会,与此同时习特会将举行,特金会也将召开,这个时间点非常敏感。人们都在拭目以待,看美国是否与朝鲜签署共同宣言,还有美国是否在31号对中国进口货物加征25%的关税。这些问题都使得维稳的重要性被突出。这里的维稳不是针对民众,而是针对高层,是为两会着想,为霸业的千秋万代着想。
桑普:习近平独裁有漏洞,奉承背后是子弹
桑普说,习近平上台时的2012年也遇到类似的高层挑战问题,包括薄熙来、周永康,郭伯雄、徐才厚,等等。习近平于是重组了军中职能部门,瓦解了原来的军头,换上自己的忠实追随者。但是,现在他面对的不仅仅是枪杆子的问题,笔杆子也不是很稳定,比方说刚才提到的北大、清华教授公开发表异议文章,这说明,习近平也不是滴水不漏,而是在很多地方仍然留有漏洞。所以,他才进一步打出现在的旗号,希望用言语来震慑异己。但是,高层的裂痕越来越多,很多人越来越不满,这是事实,否则习近平也不会陷入慌张。而且,那些人并不急于行动,而是要让子弹继续飞一会儿。他们所等待的一定是中美贸易战的结果,期待在那之后再伺机而动。在那之前,反对派可能会继续对习近平加以吹捧和奉承,这让习近平感到背后凉风飕飕。所以他才会提出所谓政治偏差这样的词汇。这有点病急乱投医的感觉,反映他在布局上似乎已经走入穷途末路。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