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01

大凉山最悲伤作文引官方报复 爱心学校被关

转发此新闻:
被称作“世界上最悲伤的小学作文”的作者木苦依五木(笔名柳彝)。(大纪元资料室)
   被称作“世界上最悲伤的小学作文”的作者木苦依五木(笔名柳彝)。(大纪元资料室)



三年多前,四川省大凉山一名12彝族女孩所写的题为“泪”的短文在网上刷屏,被称作“世上最悲伤的小学作文”。但因支教志愿者对大凉山苦难的持续关注,导致官方报复,将一所投入巨资的爱心学校强行关闭。对于学校的遭遇,索玛慈善基金会理事长黄红斌将它比喻为“最悲伤作文引发的血案”。


综合自由亚洲电台和《北京青年报》的报导,由四川省索玛慈善基金在大凉山凑资千万新建的索玛花爱心小学,已被当地政府勒令关闭,且至今已没有重开的希望。关闭的理由是,该校没有办学手续,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就禁止从事教学活动。
索玛花爱心小学建在大山顶上,海拔高度超过2000米。多数住在山顶的适龄儿童曾在此学习,2012年初建成后的3年多时间里,最多时有两百多个孩子在这里读书。 但到2015年,情况变了。
20157月,一篇名为“泪”的小学生作文在网上刷屏,文章的作者名叫木苦依五木(笔名柳彝),是一个来自四川大凉山的小学四年级彝族小姑娘。
《泪》一文用最简洁的语言描写了女孩在四年内先后失去父母的悲惨经历,尽管文字没有任何渲染,却引无数网友奔,被公认为“世界上最悲伤的小学作文”。

被称作“世界上最悲伤的小学作文”。(微博图片) 
被称作“世界上最悲伤的小学作文”。(微博图片)
最早将作文发到网上的是索玛慈善基金会理事长黄红斌。该基金会长期培训、组织支教志愿者到凉山州的偏远学校支教。这篇文章走红后,他还一度被拘捕。
据黄红斌回忆,201578日,他去看望凉山越西县宝石小学的支教老师,看到一些作文贴在一间教室墙壁上,其中有一篇作文就是《泪》。通过家访,他发现作文内容属实,于是发布了微博。
这篇文章走红的同时,再度让外界聚焦大凉山百姓数十年不曾改善的贫穷和苦难。甚至中共官媒新华网也派出记者到当地,报导称:“这里依然保持人畜混居的生活状态,屋子里左边睡牛马,右边住着一家7口。原因很简单:没钱修不起牛圈,又怕牲畜在夜晚冻死。7岁的阿牛木初从出生到现在没洗过澡,家里没厕所,没见过卫生纸。 

建校初衷
黄红斌介绍,201111月份他途经西昌市四合乡永定村火普组时,发现两名失学女孩子在路边拣柴,走访调查后发现了更多的失学孩子。做公益的他决定修建学校,收领失学儿童入学。
据知情者对自由亚洲电台透露,索玛慈善基金会在当地援建了几十所学校,但索玛花爱心小学是唯一一所自己建设并运营的学校。当地彝族孩子处境十分恶劣,不但没机会上学,连基本的衣食都很困难。
“这里就是因为离那个四合乡政府很远,两个多小时的路,那山路非常的陡。(孩子)11月份还穿着短袖的衣服,连衣服鞋子都没有,一天吃两顿土豆。其实他们来我们这儿读书主要是来吃这顿饭的。”
此前他们一度和四合乡党委书记约定,建好后移交当地政府,但《》的作文事件后,当地就不再接收小学,并设下种种限制,直到现在被禁止运营。

索玛花爱心小学资料图。

索玛花爱心小学。(索玛慈善基金会官网)


作文引发一连串的责难

原本,“最悲伤作文”与索玛花爱心小学没有直接关系。但被最悲伤作文引起轰动后不久,西昌市当局就召开新闻发布会,声称索玛花爱心小学“涉嫌违法买卖、占用国有林地,违法建设,非法办学,建设场地因施工造成地质灾害隐患”等,造出一大串理由勒令拆除。
基金会理事长黄红斌提交了行政复议,一度遭西昌警方拘留24小时。索玛花爱心小学“一百多名学生被强制遣返”。
后来通过行政复议,与相关部门多次沟通、整改、审核后,2015年年底一度得到官方支持,学校得到进一步扩建和翻修,他们的累积投入已超过1000万元。但最终小学还是卡在办学手续上。从2018年下半年至今,该校被禁止从事教学活动。
对于学校的遭遇,索玛慈善基金会理事长黄红斌将它比喻为“最悲伤作文引发的血案”。
有大陆网友留言称:“自然地理条件差不可怕,最可怕的是人心,一个好好的充满爱心的学校,被一群无耻的官员们扼杀了,我为你们的不作为感到可耻,我为你们的无能感到悲哀,希望媒体给予继续关注,别让这个学校就这么没了!”




来源:大纪元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