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魏民洲曾经的政治保护伞是习近平本人?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2-12

魏民洲曾经的政治保护伞是习近平本人?

转发此新闻:
笔者在本专栏播讲的上篇文章《“李建国能否再次化险为夷全看栗战书》中已经介绍了随着赵正永的垮台,眼见国内外舆论界都不约而同地联想起赵正永当省长时的时任省委书记赵乐际,应该是奉命而作的人民日报社的“侠客岛”文章用一句赵正永“当省长时很多事情自己定,不向省委书记汇报;当省委书记时,却经常管政府的事”,不但是为赵乐际解了套,也是为赵正永担任省委书记期间的省长,现任江苏省省委书记娄勤俭解了围。

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中共西安市委原书记魏民洲

无独有偶,赵正永落马的一年前,当时的财新周刊在它起底魏民洲的长篇报道文章中,不但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地为当年重用和提拔魏民洲的“陕西省委升任中央的领导”洗地,另外还在隐瞒了魏民洲曾经得到过习近平 的当面夸奖一事的同时,故意透露了魏民洲意欲直接“政治攀附”习近平本人的未成功计划。

该文章透露说,在中央纪委审查结论中,魏民洲的第一条问题就是“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搞政治投机和政治攀附”。事实上,他攀附上的不仅是一个令计划,还有另一位中办副主任王仲田。

令计划自不待说,而当时 令计划手下的中办副主任王仲田也已经在20171月被中央纪委第七次全体会议上通报“因严重违纪被撤销党内职务”。所以无论魏民洲与此二人的“政治攀附”情节有多么恶劣,媒体都不必有投鼠忌器的顾虑。

该文章中还披露说,担任西安市委书记期间,魏民洲将自己树立为西安“核心”,目的是打压与自己不和的时任西安市政府主要领导。这个当时的西方市政府主要领导,指的就是当时的市长董军。

与魏民洲的农民家庭出身截然不同,这位董军可是地地道道的陕籍“红二代“出身。他的父亲董继昌是”解放前参加革命“的老干部,1983年出任陕西省委副书记,次年又兼任了西安市委书记,日后在陕西滗政协副主席位置上到龄离休。他生前虽然最高职务只是副部级,但因为曾经在十三大上当选中央委员,所以在他20127月去世后所有在位中央政治局常委和委员都送了花圈,包括当时的总书记胡锦涛,总理温家宝以及政治局常委习近平和李克强等。与此同时,因为这位董继昌生前曾和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有过交往,习近平母亲齐心还特别发了唁函。

而董军本人早年在父亲的安排下居然能够在14岁上就入伍参军。他的官方简历中清楚介绍他是1956年出生,197012月入伍进入解放军空军航空兵46136团;19745月,也就是他18岁的时候已经是解放军空军鼎新场站排长;7个月之后 ,也就是1975 1月,19岁的他已经是解放军空军航空兵46136团司令部参谋。

接下来,这位董军28岁官至副团,32岁官至正团,37岁官至副师,40岁转业地方任陕西省国家安全厅政治部副主任,继而转任中共西安市委常委兼西安市委政法委第一书记,2012年升任副省级待遇的西安市市长,开始与同时由陕西省委常委兼秘书长位置上改任西安市委书记的魏民洲共事。

前述财新周刊的长篇报道文章中披露说: “党政一把手不和不奇怪,但政治倾轧、勾心斗角到时任西安市委书记魏民洲的程度确实罕见。”一位接近西安官场的人士说,在魏民洲的干扰下,市政府的很多会议安排、工作部署不能如期开展,“往往市政府刚确定一个会议日程,就会被市委安排的会议顶掉,很多工作布置不下去,在市政府主管的经济招商工作中,常需区县领导一同前往推进,但魏民洲提出如果要去必须向他本人请假,为此还让人到咸阳机场查看官员外出记录。这种党政不和的情况愈演愈烈,到后来区县领导已经不敢与市政府主要领导合影,或者出现在同个电视画面里,魏民洲看到了就要喊去谈话。”

甚至,西安市政府主要领导即当时的市长董军在省级媒体出现的报道,魏民洲都要干预,生怕抢了自己风头。2015年元旦期间,得知西安市政府领导董军节日期间要开展安全检查,这个活动有可能在《陕西新闻联播》播出,魏民洲马上安排检查安全的议程,并明确向西安市相关部门提出,不得使用西安市政府领导的画面。当晚,《陕西新闻联播》节目以《西安市主要领导检查节日安全》为题,分别播出两人检查的画面。魏民洲看到后勃然大怒,当晚把西安市方面相关人员叫到市委,训斥到凌晨。

笔者从陕籍官场人士中得到的信息是,2015年魏民洲与董军这两个党政一把手之间的恶劣关系发展到顶峰的一个重要时间背景是此前陕西省委已经接到通知,总书记的春节要在陕西老度过。

此信息秘密传达到西安市委后,市委和市府大院里即传出董市长的靠山终于来了的说法,依据就是前面介绍的董军的父亲生前与习近平父亲的交往。

2015年春节期间习近平带着他的婆姨回陕西梁家河的事情人所皆知,其实当时他回陕光宗耀祖的整个过程中还是在西安逗留时间最长。当时的中央电视台的头条新闻联播中给了陪同习近平考察西安市的魏民洲好几个镜头。

不过,虽然当时的西安市长董军没有在这次新闻联播中露脸,但在时任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向习近平一一介绍到场的省委及西安市委主要官员的时候,习近平特别对董军说了一句“我知道你是董继昌同志的儿子”。

为此,魏民洲大为恐慌,生怕与习近平同为“陕籍红二代”的董军日后会有机会在总书记那里告他的御状,于是便先下手为强,指使自己的亲信(一说是他的妻弟张亚杰)安排了最可靠的私企业主宴请董军,不知是计的董军带了当时的副市长之一张宁一同前往,整个过程全被魏民洲的马仔偷偷录了像。

接下来,魏民洲又指使马仔把这段录像放在网上,几天过后看没有什么反响,便又启动了他在中纪委的关系网。

当时中纪委安排 的负责联系西北地区的“钦差”之一是时任中央纪委第九纪检监察室副主任明玉清。财新周刊的文章中已经揭露了“魏民洲与明玉清在政治和经济上有利益交织”,说是,20171月中央纪委专题纪录片《打铁还需自身硬》中披露,明玉清长期以来与多名领导干部、商人老板关系密切,十八大后明玉清仍然与他们频繁出入酒店,大吃大喝,继续进行权钱交易。明玉清201611月接受审查后,魏民洲曾被约谈。

就是因为这个明玉清的“一再向中央汇报”,本来因为就从未掌握过董军腐败和经济犯罪嫌疑的中纪委领导人不得不下令调查董军“出入私人会所”一事是否属实,而主持调查工作的就是明玉清本人。

接下来发生的故事是,人家董军毕竟是总书记习近平记忆中的“董继昌同志的儿子”,所以中纪委最终对他的处理不过是于20154月公开宣布的党内警告处分,而当时是由赵乐际主持的中组部仍是迟迟没有反应,让董军在西安市长位置上又坚持了九个月,直到他满六十岁,然后才把他安排为西安市政协主席,满六十一岁后才宣布他“因为年龄原因退休”。

而就在董军真正实现了“平安降落”之后四个月,原已经从省委常委兼西安市委书记位置上退居二线任省人大副主任,与董军同为1956年生人,具体比董军年轻七个月的魏民洲落马。而他落马的直接原因还不是董军对他的反举报,而是此前相继落马并被收监的令计划夫人谷丽萍及前面提到的他魏民洲曾经的中纪委内线明玉清的交待材料。

而当时因为和董军一起被魏民洲设计陷害,日后也一起和董军接受了中纪委处分的的时任西安市副市长张宁则是因为没有积极配合魏民洲直接打通习近平关节的计划而被魏民洲怀恨在心。

如上财新周刊的长篇报道文章披露:担任西安市委书记期间,魏民洲为了拉拢曾在富平任职的副市级领导,以兼任西安市公安局长职为饵要求其表态。在听到“人民利益高于一切,西安平安重于泰山”这样的回答后,魏民洲十分不满,并直言“这是个肥差”,被拒后魏民洲直接威胁道,“我提拔不了你,但是我能整你,整不倒你,你看我能不能整你儿子”。

这里说的“曾在富平任职的副市级领导”就是张宁。他的政坛经历是从自己的老家陕西合阳县家庄乡的乡团委书记起家,从199710月到200211月这段时间担任习近平老家陕西富平县县委副书记和县长。 这段时间里,他曾经以“家乡父母官”身份两次到深圳“代表家乡人民”探望习近平父亲习仲勋,其中一次适逢习近平也去深圳看望父母。

在此期间,张宁还曾经带领了一个富平县参观考察团到福建,受到时任省长习近平的热情接待。习近平不但宴请了全体团员,而且还在席间非常动情地表示虽然福建的海鲜最好最新鲜,但他自己还是最喜欢吃家乡饭,甚至还特别提到享用家乡饭羊肉泡馍时一定要自己动手掰馍,“让别人掰就没有韵味了”。

正是因为有张宁的这段经历,所以担任西安市委书记期间的魏民洲才一度产生过“政治攀附直达天庭”的宏伟计划。

如今,魏民洲被湖南省郴州市中级法院判处无期徒刑后已经“被中央指示就地服刑”,而从西安市副市长位置上改任西安市政协副主席的张宁虽说只是正厅级,但因为揭发魏民洲立功,如今已经年满六十二岁的他仍还是在岗干部。
话又说回来,当时魏民洲之所以动了直接“攀附”习近平的念头,也不能说是利令智昏,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几两重,而是因为他在担任商洛市委书记和在赵乐际手下担任省委秘书长期间仍然继续鼎力推动深入进行的“商洛市以‘富民和谐’为主题的‘商山深处党旗红’党建活动”曾受到习近平的表彰,特别是由魏民洲亲自设计出来的“以党建促发展、以发展促富民、以富民促和谐“的口号令对”文革“中的”抓革命促生产“口号永远念念不忘的习近平大为赞赏。

2009年年底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主持中央书记处工作的习近平带领时任中组部长李源潮等人到陕西考察听取省委工作汇报时,当时的陕西省委民书记赵乐际特别安排时任省委秘书长魏民洲当面向习近平汇报他在商洛发明的党建“专利”,其中的具体内容诸如“着眼于把‘富民和谐’作为基层党建主题”;“在产业链上、协会上、输出人口聚集的地方建立党组织,努力形成与经济社会发展相适应的基层党组织建设格局”等,日后都已经成为习近平治国治党新理念的组成部分之一。

数年之后已经到西安担任市委书记的魏民洲还念念不忘在当时肯定是没有资格出席省委汇报会的董军和张宁等西安市副职领导人们面前吹嘘“近平同志对我的工作成绩非常赞赏”。

可见,当年魏民洲之所以能够在从陕西省委秘书长再到西安市委书记的九年任职期间胆大妄为,强大的心理支撑就是曾经受到过习近平的当面夸奖。

关于如上介绍的财新周刊揭露魏民洲的彻底报道中是如何替当年重用和提拔魏民洲的“陕西省委升任中央的领导”撇清与魏民洲的关系,留待下篇文章详细介绍和分析。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高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