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近平2019年有强烈危机感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2-10

习近平2019年有强烈危机感

转发此新闻:
2019年已过去一个多月,习近平和中共给外界的印象,是危机感非常强烈。我觉得这可能与2018年中国面对的内外环境有关,也是今年有几个特殊的时间点。

121日习近平在省部级专题研讨班开班式讲话:「中国现在面临着政治、意识形态、经济、科技、社会、外部环境、党的建设等领域重大风险」

中国2018年走得很不顺,与美国贸易战以及华为孟晚舟事件,导致中国同美加和整个西方国家的关系处于某种准敌对状况。而外部环境倒逼国内,不仅使经济形势恶化,更让官方担心的是,人心思变,民间尤其是以知识阶层和资本阶层为代表的精英阶层,都不再同统治者玩了,一些人甚至对中共有点「蠢蠢欲动」。另外,今年有几大纪念事件──中共建政70周年、六四屠杀30周年、达赖出走60周年,无论对官方是喜是忧,尤其后两起事件,都必须严防死守,不能出意外。

中美贸易谈判能否达成让双方都满意的协议,贸易战能否休兵,也是一大变数。从目前的信息看,要么中国以一种不体面的方式和美国达成协议结束贸易战,要么贸易战继续打下去,后者无疑使中国经济雪上加霜,前者也会让中国政府难堪,对习近平的强人形象会有很大杀伤力。而台湾问题是否会在今年进一步激化,也不好说。

当然,核心问题还是经济。就算中国能以不伤体面的方式和美国达成贸易协议,中国经济因自身因素也将在未来两三年内陷入严峻境地,几乎成了包括官方在内的共识。经济不论以何种形式出问题,一旦出问题,都可能不是小问题,特别是经济如果减速或失速,肯定会酿成大问题。

因为中共把自己的合法性信誉,全部押在经济增长的条件下,任何经济减速和失速都会导致众多人失业,从而在政府保障不到位、贫富分化加剧、生活成本居高等情况下,失业问题容易被转化成社会问题,催生和加剧普罗大众对中共的不满,埋下社会运动的导火索。这是中国政府为何必保年经济增长在6%以上的原因。

上述种种,都使中国今年的形势异常严峻。官方从各方面的信息收集看,已意识到这点。所以习近平前不久的省部级研讨班讲话中提出,面对波谲云诡的国际形势、复杂敏感的周边环境、艰巨繁重的改革发展稳定任务,必须始终保持高度警惕,既要高度警惕「黑天鹅」事件,也要防范「灰犀牛」事件;既要有防范风险的先手,也要有应对和化解风险挑战的高招;既要打好防范和抵御风险的有准备之战,也要打好化险为夷、转危为机的战略主动战。这里的「黑天鹅」和「灰犀牛」,不但指经济领域,也包括社会甚至政治领域。

中共作为一个整体,尽管垄断信息传播,有发达的情治系统,但基本丧失了对事物的敏感反应能力,所以每每都是在事情已酝酿发生甚至出现严重后果,才反应过来,在许多群体和个体事件上得到验证。此中原因,在官方这套体系和制度,从上到下已经脱节,运转已失灵。中共高层由于关注对象是全局和政权安全,向来危机感强,但高层以下,特别是贴近民众的基层政权,则更关心自己一隅的事情,自身仕途以及权力回报。

他们并不在乎百姓对自己的评价,因此在权力的使用上不懂节制,任意蛮横,一方面制造问题,另一方面在问题出现后不理不睬,互相推诿,欺上瞒下,使问题扩大。多数情况是引起民愤,在上级督促下,下面才重视。一旦上级或社会的关注时效一过,事情又回到不闻不问状态。许多群体事件都是这样酿成。

换言之,中国官方中下层级,不关心政权和意识形态安全,关心的只是自己政绩、仕途和利益。虽然习近平不断向官员发出「党面临的长期执政考验、改革开放考验、市场经济考验、外部环境考验具有长期性和复杂杂性,党面临的精神懈怠危险、能力不足危险、脱离群众危险、消极腐败危险具有尖锐性和严峻性」,但对他们来说,所谓「四大考验和四大危险」与他们无关,那是习近平要关心的问题,不是他们这个层级应该和必须关注的东西。对部分官员来说,政权遭遇的麻烦,甚至还有幸灾乐祸的感觉。

所以习近平的治党和反腐,无法触动中下级官员麻木的神经,无论中共怎么号召激发他们的斗争精神和斗争意志,都注定靠他们防范和化解对政权安全的威胁,是无用的。这是中共和习近平宿命般的困境。


来源:世界日报邓聿文 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