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13

17名澳洲维吾尔人被中国当局拘押

转发此新闻:
民众在澳大利亚悉尼中国领事馆前举行抗议活动。(美联社)
民众在澳大利亚悉尼中国领事馆前举行抗议活动。(美联社)



据在澳大利亚的维吾尔活动人士向媒体透露,近年来,已有十七名旅居澳大利亚多年的维吾尔人回新疆探亲时被当局监禁在监狱或再教育营里。这是否意味着,中国当局针对穆斯林的洗脑运动正在延伸到海外?国际社会能做什么来结束中国政府大规模监禁少数民族的做法呢?
英国《卫报》日前的报道中,勒希达.阿卜杜古普尔 (Rashida Abdughupur) 展示微信中母亲的照片。(网站截图)英国《卫报》日前的报道中,勒希达.阿卜杜古普尔 (Rashida Abdughupur) 展示微信中母亲的照片。(网站截图)
英国《卫报》日前的报道说,据旅居澳大利亚的维吾尔维权人士努尔古丽.沙乌特 (Nurgul Sawut)  收集和提供的有关信息,在回新疆探亲时被中国当局在家软禁和监禁于再教育营的17名旅居澳大利亚的维吾尔人中, 15名为澳大利亚永久居民,2名是持有配偶签证的居民。
沙乌特女士对《卫报》表示,由于新疆再教育营都是在秘密中运作的,因此很难证实这17人的确切命运,但她相信,其中一名已被投入监狱,另外四名被置于软禁中,其余12名被关押在再教育营里。
澳大利亚的3000多名维吾尔人目前正在呼吁澳大利亚政府帮助寻求这些人的释放。
中国政府一直坚持,在新疆的再教育营都是职业培训设施,旨在为维吾尔人教授汉语、文化和其他技能。但从再教育营获释的维吾尔人则讲述在营中被戴上手铐和脚镣和被殴打的经历。
《卫报》说,现年52岁的迪勒穆拉提.吐尔逊 (Dilmurat Tursun) 是澳大利亚的永久居民,自2011年以来生活在悉尼。2017年他和妻子迪里拜尔.阿卜杜拉赫曼 (Dilbar Abdurahaman) 去新疆探亲。他们的亲戚透露,抵达新疆后,这对夫妻的护照被当局没收,导致他们无法返回澳大利亚。2018年间,吐尔逊干脆消失了。亲戚们猜测,吐尔逊可能被关进再教育营里,而他的妻子则被困在新疆,担心自己有一天也会被监禁。
沙乌特女士去年曾向澳大利亚外交事务和贸易部提交过有关9名被监禁的维吾尔人的案例。其中只有一人被释放并返回澳大利亚。去年10月,该部曾证实,三名澳大利亚公民被中国当局一度关押在新疆的再教育营里,后来这些人被释放。
位于美国华盛顿的美国维吾尔协会副总裁伊利夏提·哈桑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说,他也了解类似事件:
“我最近去纽约时一位年轻维吾尔人告诉我,他前不久去新疆探亲差一点出不来了。他被警察搜身、进行好几天的审问,最后他的父母和亲戚一再为他做保证才得以出来。但他来到美国后得知,他的父母已被关进再教育营里;另一位在美国中部一大学学习的维吾尔学生,回新疆探亲后就失踪了,迄今他的朋友们得不到他的信息;我本人目前也得不到父母和妹妹们的信息。这种状况对海外的维吾尔人来说几乎比比皆是。”
在澳洲的国土上,维吾尔人也受骚扰
《卫报》的报道还说,澳大利亚维吾尔人也透露,他们在澳大利亚国土上也经常遭受来自中国当局的严重骚扰,这些包括恐吓电话,要求他们把个人信息交给中国当局,否则他们在新疆的亲人将受到惩罚。十几位澳大利亚的维吾尔人已向《卫报》讲述了自己遭受中国当局骚扰和恐吓的经历。
去年圣诞节期间,勒希达.阿卜杜古普尔 (Rashida Abdughupur) 在墨尔本的维多利亚港与朋友们享受野餐时,收到中国警方通过微信打过来的电话,电话视频上出现了她戴着手铐的母亲,她坐在派出所里。中国警察说,若勒希达不给他们提供她的个人信息,她母亲将被送进再教育营。惊恐不已的勒希达给中国警察交出了自己驾驶执照、护照、签证和医保证上的所有信息,包括她孩子们的名字等。得到她的信息后,中国警方勒令她不要给母亲打电话。勒希达说,她母亲的微信账户已被删除,因此她现在无从得知,她目前是否被关在再教育营里。
维吾尔人阿里陈述说, 2017年,他一位亲戚打电话说,如果他不提供有关自己孩子的出生证和护照、他们的学校、以及他们家庭住址和夫妻工作单位的信息,她将被关进再教育营。他说,虽然他们生活在澳大利亚,但他们仍然无法自由的生活。
美国维吾尔协会的伊利夏提表示,中国当局用黑社会的方式来把自己的专政延伸到海外:
“中国当局现在已把那种绑架亲戚做人质的黑社会做法延伸到海外的穆斯林群体上来了,生活美国的很多新疆人都有过收到恐吓和骚扰的经历。”
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在回应《卫报》的有关问题时表示,在新疆的所有民族都希望维持长久的稳定,因为这符合他们的最基本的利益。中国政府在新疆采取的一系列措施都是为了维护稳定、发展、民族团结和民生。
国际社会能做什么来促成中国政府结束大规模关押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人的做法呢?美国智库2049工程的德鲁.琼斯认为,迄今为止,国际社会没有促使中国政府放弃这种做法,而且中国当局用各种说法进行自我辩护:
“我认为他们还会继续关押维吾尔和其他穆斯林人。他们针对外界的批评用各种强词夺理的理由进行争辩。例如,中国官员会指出,你们过去也做过类似的事情等,从来都不担负任何责任。”
澳大利亚在野工党负责外事的发言人黄英贤(Penny Wong) 敦促澳大利亚政府对此事进行调查,并表示,工党对有关报道很关注。她指出,与中国接触对澳大利亚来说很重要,但这从不意味着,澳大利亚人需要为此放弃自己的价值观和主权。
联合国去年8月要求中国政府立刻释放所有被监禁在“再教育”营里的人。



来源:自由亚洲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