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20

长平:而现在,乡愁是一道妥妥的禁令

转发此新闻:




香港知名文化人梁文道日前在台湾买书后,找顺丰速运把书寄回香港却遭拒。被拒的三本书为《滚出中国》、《大辩论》和台湾学术期刊《思想》。很显然,跟中国的书刊审查有关。

此事让我想到余光中的名诗《乡愁》。大概它也是从邮票说起,诉求统一吧。
让我们齐声朗读: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而现在,乡愁是一道妥妥的禁令,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

是的,大陆在那头,偷偷地笑。连解放军都用不着派过来,台湾俨然就解放了。梁文道先生的遭遇发生在台湾和香港之间。他把书从台湾寄到香港,得到的审查信息是:大陆会不高兴,我们不能帮你寄。

检查不是来自警察,不是来自宣传部门,而是一家快递公司。

到底有一国两制,还是没有一国两制
台湾顺丰公司公关回应询问时曾表示,台湾顺丰是港资,不是中国顺丰台湾分公司。台湾顺丰不愿证实。

但是它毕竟是一家在台湾营运的公司。一家在台湾营运的公司,无论来自中国、美国还是德国,它一定不能违背台湾法律和商业伦理,搞种族歧视、性别歧视和年龄歧视吧?它竟然可以公然地进行政治审查?

有学者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是香港的审查,跟台湾没有关系。在台湾遭到书报审查,怎么会跟台湾没有关系呢?一颗来自美国的原子弹落到广岛,你能说这是美国的问题,跟日本没有关系吗?

有意思的是,梁文道认为自己碰上顺丰一国两制。有分析者说,这是香港跟中国受到一样的控制,香港已经没有一国两制

一国两制,和没有一国两制,在这里成了一回事。梁文道看到的是,台湾因为有了一国两制而遭遇审查;香港学者看到的是,香港因为没有了一国两制,未能阻止审查。

其实,他们所要表达的真正意思,是这里发生了和中国大陆一样的事情,也就是说在这件具体的书报审查事件上,这是一国而非两制。这是我写了很多文章讨论的问题:世界上可能根本就没有一国两制这回事儿。

毒草与自我审查
香港铜锣湾书店前店长林荣基对此给予了补充例证,他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几年前香港有快递公司送禁书被罚款,然后决定不接受书本邮寄;要从香港寄书到中国大陆也不成。按照中国邮政相关规定,书跟毒品、枪枝都是禁止寄送的物品。

林荣基感慨说,你去中国大陆看一看,他的邮政局窗口附近有个条例就是,所有的毒品、违禁品跟书本要检查,看看是不是能寄。你看他邮政条例居然把毒品跟书放在一起,你见过吗?其实,文革时期,大多外国书刊和影视就被毫不掩饰地称呼为资本主义毒草

现在,它们也还是需要警惕和抵制的西方文化西方思想,否则会动摇社会主义的根基,显然比毒品的危害大多了。

铜锣湾书店因为出版和出售大陆禁书,老板及员工遭遇绑架,书店被迫关闭。林荣基是被绑架者中唯一的公开反抗者。他希望在台北重开书店,因为金主受到政治压力而受阻。

这是很多人容易自欺欺人的一面。他们认为,顺风速递是来自大陆的香港公司,台湾本地人还不至于如此。事实上,每当这样的事情发生一次,台湾人的自我审查意识都会强化一层。大多数人都不愿意惹麻烦,快递公司也不例外。
因此,需要谴责和追究的,远远不止于顺风速运。





来源:德国之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