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30

报告:过半驻华外国记者遭跟踪

转发此新闻:
图为北京警察阻止外国记者摄影采访。(AP)
     图为北京警察阻止外国记者摄影采访。(AP)



“驻华外国记者协会”最新发布的报告显示,去年外国记者在中国的工作环境显著恶化,遭到跟踪的记者人数过半,去新疆采访的记者遭到骚扰和报复。
“驻华外国记者协会”网站129日发布消息说, 201812月和今年1月, 109名外国驻华记者就2018年的工作环境接受了该协会的问卷调查。调查结果显示,55%的受访者认为驻华记者工作环境在2018年恶化。而在“驻华外国记者协会”2017年度的调查报告中,这一数字则为40%。
调查结果显示,2018年,人员和数字监控令外国驻华记者担心。48%的受访者说,他们曾被跟踪,或者知道有人未经许可进入他们的酒店房间。91%的人担心他们的手机安全。22%的人表示知道当局使用公共监控系统跟踪他们。有外国记者在手机上看到自己的Gmail邮箱电邮被打开、关闭。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129日在北京例行记者会上说,该报告不代表所有驻华外国记者的意见,也不值一驳。
“你提到的这个协会每年都会发表一份这样的报告,有关内容基本上都是陈词滥调、老调重弹。我并不认为这个报告能够代表所有驻华外国记者的意见,它也根本不值一驳。
无国界记者组织东亚办事处执行长艾玮昂(Cédric Alviani 129日晚间向本台记者表示,自习近平上台后,中国就加大了对中国独立记者和公民记者的打压力度,现在也加大了对外国记者的打压。
“我可以这么说,外国记者是还能在中国做真正新闻报道的一类人,所以中国当局试图对这类人加强打压。”
“驻华外国记者协会”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去新疆做报道变得更加困难。在27名曾前往该地区的受访记者中,24人表示他们曾在当地受到干扰,其中有19人被要求删除数据,或被迫删除了数据。加拿大《环球邮报》(Globe and  Mail)记者万德山(Nathan VanderKlippe)赴新疆采访,被至少9辆车、20个人,跟踪了1600公里。武装警察还曾截停万德山的车,要求他高举双手站到车外。在新疆,万德山被数次拘留。
六名外国驻华记者还因为新闻报道,遇到签证续签的麻烦。其中,美国Buzzfeed新闻中国分社社长李香梅(Megha Rajagopalan)因无法续签,实际上是被驱逐出了中国。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记者马修.卡尼(Matthew Carney)只得到了两个半月的签证,导致他离开。两人都曾报道过新疆“再教育营”的问题。
调查显示,2018年,外媒在中国的当地雇员和消息来源也遭到骚扰或恐吓,他们的家人和朋友有时也会受牵连。
数家外媒驻北京的中国雇员北枫对此深有体会。20188月,他赴深圳采访佳士工人维权事件,回到北京后,遭当地公安软禁了一个星期。
“回到北京以后,立马就有西潞派出所的所长给我打电话,让我过去一趟。他说,你干了什么事?你去做报道了,你这个报道不太好,上面意思不让你多活动了。当时是口头说的。我说我要一份行政处罚书,他说没有,你就不能离开。然后过几天我们家门口就有警车了,一个星期不让我离开。”
“驻华外国记者协会”主席萨贝格(Hanna Sahlberg129日透过该协会网站表示,对消息来源加大监控和压力会阻止记者去往新闻现场,即使是外国媒体也有可能回避那些在中国被认为会招致太多麻烦或代价高昂的新闻事件。中国当局替马来西亚监视驻香港的外国记者的报道,也令人不安,这违反了香港法律和国际标准。
萨贝格指出,虽然2018年中国官媒在国外扩张,但中国国内报道的空间却缩小了。驻华外国记者现在面临的限制,应该让人们认真审视中国政府作为2022年冬奥会主办方的承诺。“驻华外国记者协会”希望看到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




来源:自由亚洲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