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29

在叙被绑日本记者:早上醒来以为还在叙利亚

转发此新闻:
在叙利亚被伊斯兰极端分子囚禁40个月之后,日本记者安田纯平于上个月获释回家。在日本,他受到一些网民的批评。安田纯平接受德国之声采访,谈到他所遭受的折磨。
Türkei Journalist Jumpei Yasuda auf dem Flug nach Istanbul (Reuters/M. Ozkan)
记者安田纯平面临来自社交媒体的激烈批评,认为他"扰乱社会"。



有些时候,早上醒来,睁开惺忪睡眼,安田纯平不敢相信自己已获自由。"这很奇怪,但是在叙利亚的囚禁中我经常梦见这样的场景:我在东京自己家里,只要打开门走出去,我就自由了。"44岁的安田纯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说。

他继续说:"而现在,我的梦变成了:我回到了叙利亚,仍被囚禁着,一动也不许动。这是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

在叙利亚度过了三年零四个月的拘禁岁月之后,安田纯平还有很多方面需要调整。拘禁者来自沙姆解放组织(Hayata Tahrir al-Sham),又叫叙利亚基地组织。

20156月中旬,身为自由记者的安田纯平刚刚从土耳其边境进入叙利亚,就被拘捕成了人质。安田纯平被关押的地点至少有10处,其中包括一个面包厂和一个私人住所。那段时间,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国家,时不时就有外国记者和救援人员被公开杀害。

当他获得释放,于1025日返回日本之后,社交媒体上出现激烈批评的声音,认为他给国家外交带来了极大的麻烦。有传言说,为了赎回他的自由,日本政府支付了巨额的赎金。对此,日本政府拒绝置评。

批评者说,在没有做好充分准备的情况下,擅自行动,贸然进入战乱国家叙利亚,导致灾难性的后果,他应该自负其责。

社交媒体的批评认为他"扰乱社会",给日本带来"负面影响",是一种"反公民"的行为。安田纯平为自己给家人和政府带来的麻烦道歉。但是他拒绝为作为记者工作而道歉,尤其是前往战乱频仍的中东地区--在那里,人们生活在危险和痛苦之中,而日本媒体的报道十分不足,社会公众的关注也远远不够。

"9.11"袭击
"'9.11'袭击发生的时候,我在日本一家地方报纸工作。毫无疑问,这是一个转折点。" 安田纯平对德国之声讲述他的故事说,"我感觉日本人在很多方面生活在泡沫之中,我想要走出去看看,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导致这样的袭击发生。"他还表示:"日本人习惯于只关心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比如朝鲜、韩国和中国,他们不知道中东在发生什么……但是,那里发生的事情非常重要,因为我们从那里购买石油,而且我们需要知道全世界发生的事情。"

安田纯平从日本北方一家城市报纸辞职了,前往阿富汗。在那里,他遭到绑架,三天之后获释。他没有被吓倒。他非常崇拜那些坚持在这些地区工作的记者,比如后藤健二(Kenji Goto,日本著名的资深自由记者、纪录片制作人及作家,长年在阿富汗、车臣与叙利亚等冲突地区进行战地报导)。他决定前往中东地区,去叙利亚报道那里正在升级的危机。

"2012年,在叙利亚霍姆斯城的媒体中心,我和后藤健二、詹姆斯·佛利(James Foley,美国著名战地记者)、里卡多·维拉诺瓦(Ricardo Vilanova,西班牙摄影记者)和 奥斯汀·泰斯(Austin Tice,  美国自由记者)一起工作。"他说,"处境十分危险,但是我们都渴望报道新闻。"

20151月,在被拘捕三个月之后,后藤健二遭到"伊斯兰国"成员杀害。美国出生的佛利在2014年遭遇同样的命运。维拉诺瓦被"伊斯兰国"恐怖分子绑架8个月之后,获得释放。泰斯2012年在叙利亚报道时失踪,至今下落不明。

重返险境
"当时我感觉我必须要回到战地,即使得知我的朋友后藤健二遭到杀害之后。
安田纯平说,"身为记者,如果我不能回去,像他们那样工作,我会感到耻辱。
哪怕很危险,我也要回去。"

安田纯平选择避开"伊斯兰国"控制的地区,而代之以库尔德人控制的地区。当他跨过土耳其边境,在一个指定的地方等待导游的时候,两个男人走过来叫他出去。他以为,他们就是他在等的联系人,于是跟着出去,上了一辆汽车。

接下来的40个月里,他作为人质受尽折磨。在一个学生用的笔记本上,他努力记录下这段经历。他竭尽所能地把字写得小而又小,因为他担心一旦把笔记本用完,就再也得不到更多的纸张来继续写他的日记。

"事实上,我能幸存下来,而不是像其他人那样被杀害,是一个奇迹。"他说,"我很幸运,那个组织不属于伊斯兰国,也从来没有把我交换给其他组织。
关押我的人中,有些人是极端分子,看起来像是伊斯兰国的追随者,但是多数都相当温和。有些人折磨我,但其他人对我表示同情。"

他承认,有时他遭受到的折磨也非常严重。

间谍嫌疑
"有一阵子,我被关押在一个带厕所的小房间,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怀疑我是间谍,正在侦察他们。" 安田纯平继续说,"哪怕我弄出一点点微弱的声响,他们也会走过来细听。于是,我不得不保持非常安静。在我的房间的两侧,我都能听见他们折磨其他被囚者的声音,因此我要做到非常安静。"

"这种情形持续了大约三个月时间。只有他们过来给我食物的时候,我才能够挪动并弄出一点声响。为了打发时间,我努力回忆小时候看过的日本漫画。"

"我努力不去想我的朋友和家人,以免我会加重呼吸,发出声音,那样的话他们又会走过来。"

安田纯平被转移了若干地点,其中包括一家面包店和一个公寓房。在某个地方,他听见拘押者审讯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他们怀疑他是政府军派来的间谍。他不知道那个男孩后来怎么样了。

未曾期待的自由
不止一次,拘押者告诉安田纯平,他将会被释放,但是并没有发生。因此,这一次拘押者再次告诉他将会获释时,他并没有心存希望。一直到在土耳其边境,他被移交给一个难民庇护所的时候,才相信这是真的。

"我不敢相信那真的发生了。"他说,"在拘禁中的时候,我不敢做任何事情,哪怕是发出一点点声响。因此,突然获释之后,我手足无措。三年时间里,我只能吃饭、睡觉和读书,没有任何人可以交谈,一下子我真的手足无措。"

安田纯平计划将他的经历写成一本书,但是他不确定是否还会回到中东去工作。

"那是非常困难的事,我不确定是否还要回去。"他说,"但是我的妻子已打定主意,甚至不让我再去土耳其。"




来源:德国之声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苏冀苏冀 说...

大裁员新闻满天飞。超限战,共产党内讧赶着g20拆台弱化习近平的地位,六四deep sate俞敏洪潘石屹准将砸楼市崩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