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12

要么“净化”要么死亡:中国维吾尔族学者的弱势人生

转发此新闻:




本文译自Henryk Szadziewski1110日发表在香港自由媒体网站上的文章,题目为要么净化要么灭亡:中国维吾尔族学者的弱势人生。以下为文章译文,译文有删节。

201312月一个寒冷的日子里,来自新疆和田的25岁维吾尔族学生Mutellip Imin改变了他的生活。他用四种语言手写了四个标语,走到他家附近的一条公路上,然后依次举着每一个标语给自己拍照。道路两边是光秃秃的白杨树,地上冻着霜,杆子上有扬声器。周围的景观衬得纸上的信息非常鲜明。那张用英文书写的是被强迫失踪受害者的人权!(20131210日)

同一天,Mutellip将这些照片上传到他的博客上,并描述了他在该年早些时候被强迫失踪79天。20137月,Mutellip在北京登机前往土耳其时被捕,之后被失踪。他当时是要返回伊斯坦布尔大学继续攻读他的硕士学位。2014115日,警察逮捕了他。截至201412月,他被因分裂主义罪名被判刑,刑期不详。

Mutellip是与维吾尔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一起办“Uighurbiz”网站的一组学生之一,该网站是一个汉语论坛,讨论维吾尔人面临的经济、社会和文化问题。截至2014年底,其中六名学生也入狱,伊力哈木·土赫提被判终身监禁。

Mutellip Imin、伊力哈木·土赫提和“Uighurbiz”学生的镇压是中共政府扩大战略的一部分,旨在铲除维吾尔族学者、艺术家和知识分子当中的异议。伊力哈木明白他公开撰写文章讨论民族歧视和这些起反效果的政策可能让自己处境危险。然而,遵守或保持低调的策略现在不再有效。仅仅是维吾尔族就是犯罪。

新的压制策略有着双面标签。曾受到中国政府赞誉的维吾尔学者很快就被重新塑造为反政府的长期阴谋家。新疆医科大学前校长哈木拉提·乌普尔(Halmurat Ghopur)突然被指控长期在新疆策划建立伊斯兰哈里发。他被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对于新疆大学文学教授Abdukerim Rahman20181月被拘捕的案件,一位观察员写道:他被中共政府接受被欢呼了50多年。一个直到77岁还被欢呼的人,怎么突然被指控为一个两面派

亲自认识那些维吾尔族学者的人感到惊讶的是:当局给出的惩罚标准是随意性的。喀什大学的四名管理人员和学者因有两面性被革职。校长Erkin Omer、副校长Muhter Abdughopur以及两名教授Qurban OsmanGulnar Obul的姓名已从该大学网站上删除。我曾在那里教书。多名我在喀什大学的前同事对我表示他们对此消息感到惊讶,因为那些维吾尔人是知名的忠诚者。

2017年春季以来,中国政府关押了100多万名维吾尔人,此举受到联合国、美国和几个人权组织的谴责。来自社会各阶层的维吾尔人最终被关进了那些营地。

只要有个人的海外经历或者在海外有亲戚就会被关进那些营地。鉴于学术界必须进行跨国合作,维吾尔族学者也被关进了那里。在伦敦的东方与非洲研究学院讲师Rachel Harris博士认为,Rahile Dawut博士在海外的同事网使得这位著名的民俗学家消失在那些拘押营里。被强迫从埃及返回中国的维吾尔族学生回国之后也消失在那些营地里,进一步展示了有海外联系的有害后果。

最近的维吾尔人权项目报告《永远地消失?》详细介绍了上述学者,以及在中共最新、最广泛镇压维吾尔知识分子生活中的其他学者和作家。自2017年以来,超过230名维吾尔族学者失踪或受到其他惩罚,包括新疆大学教授Azat SultanGheyretjan OsmanArslan Abdulla;前新疆大学校长Tashpolat Tiyip;和新疆师范大学教授、哲学家和诗人Abdulqadir Jalaleddin

201810月,研究风险的学者们发布了全球学术自由年度评论,表达了对中国当局拘押维吾尔族学者和学生的严重关注。


作者Henryk Szadziewski是维吾尔人权项目的资深研究员。Szadziewski过去20年来一直在研究维吾尔人,并在新疆生活了三年,在喀什大学担任讲师。

原文'Purify' or perish:the vulnerable lives of China's Uyghur scholars





来源:博谈网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