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14

揭秘中国锐实力(十四)欧洲侨界、间谍活动

转发此新闻:
2017年9月15日,达赖喇嘛到访意大利西西里岛。在意大利前总理伦齐(Matteo Renzi)的安排下,意大利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荣誉会长金慧等多名侨领来到意大利执政党民主党总部,递交了抗议信。图为9月15日达赖喇嘛抵达意大利卡塔尼亚市西西里岛受到了卡塔尼亚市市长恩佐比安科,墨西拿市长雷纳托·阿科提和以及墨西拿首席内阁秘书洛雷达纳·卡拉拉夫人的隆重迎接。(藏人行政中央官方中文网)
2017年9月15日,达赖喇嘛到访意大利西西里岛。在意大利前总理伦齐(Matteo Renzi)的安排下,意大利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荣誉会长金慧等多名侨领来到意大利执政党民主党总部,递交了抗议信。图为9月15日达赖喇嘛抵达意大利卡塔尼亚市西西里岛受到了卡塔尼亚市市长恩佐比安科,墨西拿市长雷纳托·阿科提和以及墨西拿首席内阁秘书洛雷达纳·卡拉拉夫人的隆重迎接。(藏人行政中央官方中文网)



中国在向海外输出软实力的同事,也在输出锐实力,渗透和干预其他国家的价值观。那么,中国怎样在欧洲利用、控制侨社,为其政治目的服务?又怎样在欧洲展开间谍活动,监视侨民、并从欧洲人那里套取情报?接下来请听《揭秘中国锐实力》特别报道的第十四集,本台记者林坪邀请专家学者,讨论分析中国对欧洲侨社的影响和渗透,以及中国在欧洲的间谍活动。
中国除了在欧洲主流社会展开宣传洗脑攻势,争夺话语权,还利用侨社推广自己的政治理念、压制异议声音。旅欧华侨不仅出现在到访的欢迎中国国家领导人的场合,更是“反独促统”的重要力量。
欧洲侨团抗议达赖喇嘛访问 谴责台湾抓捕王炳忠
201610月,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赖喇嘛访问意大利米兰比可卡(Bicocca)大学,并接受米兰市议会授予的“荣誉市民”称号。“意大利华人企业协会”等十多个接受中共统战部领导的侨社,出动了200多人在比可卡大学校区举行抗议集会。中国官媒新华社旗下的《环球时报》对此予以详细报道,说集会侨胞高举“西藏永远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等大型横幅,在米兰华侨华人工商会秘书长周建煌的引领下,高呼“分裂祖国遗臭万年”等口号。
“坚决反对分裂主义!坚决反对分裂主义!米兰议会,抗议抗议!”
2017915日,达赖喇嘛到访意大利西西里岛。当天上午,在意大利前总理伦齐(Matteo Renzi)的安排下,意大利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荣誉会长金慧等多名侨领来到意大利执政党民主党总部,递交了抗议信。
除了抗议达赖喇嘛到访,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在欧洲各国的分会,也为台湾岛内政治操碎了心。去年12月,法国、挪威、丹麦、西班牙、比利时等国的统促会,纷纷发声谴责台湾当局1219日拘捕王炳忠等新党“统派”人士。今年6月,台北地检署对王炳忠等4人提起公诉,指他们违反国安法,为大陆行政、军事、党务机构发展组织。
现在瑞典的“独立中文笔会”发行和翻译委员会协调人张裕认为,以来自大陆的人员为主的欧洲侨社,目前已全被中共渗透、控制,这些侨社的侨领全都听命于中共。
“如果有少数不同的,想独立一点的人想进去的话,他们(中共)就会设法让这些人当不成理事会(成员)。因为它不用针对这个人。跟他们近的人就会去劝这个人,你一进来,我们就会怎么样。”
张裕举例说,
“我有个朋友,是某个侨社的发起人之一,结果后来这个侨社的理事会,他就不坚持参加了。主要是,如果他跟使馆没关系的话,这些侨社的领导人要回国干什么事儿,这些交流方面就会受到很大的阻碍。侨社很多人都是生意人,很多人的生意都跟中国有关。他们用这种办法,就使这些人不得不让步。那个朋友也跟我说了,他本人倒不在乎,但是其他的朋友也受到株连,他自己心里过意不去。”
培训政治犯当特务?
中共当局在渗透、利用侨社的同时,也采取各种方式监视海外侨民的动向。
现居德国的作家遇罗锦是文革中因写《出身论》而受极刑的遇罗克的妹妹。自1986年离开中国后,她从未回过大陆,并在2008年公开表态“中共不倒”,“不会回中国”,因为自己忘不了哥哥遇罗克的惨死。
与中共政权誓不两立的遇罗锦,曾于20103月在网上发文,曝光一名旅德异议人士W在德国的诡异生活,认为这名所谓被中共关进精神病医院迫害13年之久的W先生,其实是中共特务。W对自己的经历语焉不详,反而追问遇罗锦2001年去美国时都和谁见面、住在谁家、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又问遇罗锦中国某个地下教会和党派的情况。遇罗锦在文中写到,怀疑W的人不只自己一人,因为W专爱打听别人的事,还在大家聚会的公众场合,没完没了地给大伙儿照相,有人不止一次看见他进了中国大使馆。
W的太太还向遇罗锦倾诉过自己的痛苦,说自己一家三口是在中国公安部门安排下出的国,W在德国受人控制。一天深夜,几个中国人突然进入W在德国的家,搬走了他的电脑,过了两天才又还给他。当时W的太太质问这些人“凭什么深夜闯进我家搬电脑?”,但他们不予理睬,W也不吭一声。
遇罗锦认为,中国培训了一些认罪态度好的政治犯,并把他们送到海外当特务。
“找特务,其实挺容易的,不难。一个你就是看他是不是提前被释放了。第二,你就看他到了海外,他靠什么生活。这些人往往是不做体力劳动的,因为共产党发给他生活的资金,每月都会给他的,而且他还过得特别好。有房子有车,儿女都上特别贵的学校。夫妇俩有的都不工作,他就能达到这种生活水平。那你就(知道了),对不对?”
以夷制夷
中国还发展少数民族间谍,让他们监视、汇报海外藏人和维吾尔族人的情况。
今年4月,瑞典检方以间谍罪起诉了一名叫多杰嘉登(Dorjee Gyantsan)的居住在斯德哥尔摩的藏人,指控他替中国政府搜集瑞典和挪威流亡藏人的家庭关系、地址、政治背景等信息。瑞典检方的起诉书说,为搜集流亡藏人信息,多杰嘉登曾在挪威参加支持西藏独立的示威活动,还以记者身份为流亡藏人媒体《西藏之声》(Voice of Tibet)报道过达赖喇嘛的挪威之行。20157月到20172月期间,多杰嘉登多次把情报交给波兰和芬兰的中国情报官员,换取报酬。今年6月,瑞典法院以间谍罪判处多杰嘉登22个月监禁。
其实早在2010年,瑞典法院就审理过一起类似案件。当时,一个名叫梅苏特(Babur Maihesuti)的瑞典籍维吾尔族男子被控为中国收集海外流亡维吾尔人情报,被瑞典法院以间谍罪判处1年零四个月监禁。法庭文件显示,梅苏特把居住在瑞典的维吾尔人的健康状况、旅行和政治倾向等信息交给负责情报工作的中国外交官和记者。梅苏特还进入流亡维吾尔人的政治团体“世界维吾尔大会”,试图利用特殊的电话拨号系统秘密向其联系人传递信息。瑞典媒体相关报道说,梅苏特还被控非法收集在挪威、德国和美国的维吾尔人社团情报。
除了“人盯人”的传统方式,中国还与时俱进,利用现代电子手段,远程监控旅欧维吾尔族人的信息,中国对新疆穆斯林的打压也从境内延伸至海外。
远程监控收集旅欧维吾尔人信息
法新社今年8月报道说,新疆警方通过微信要求旅欧维吾尔人告知现居地址、工作单位、学位、如何过周末等信息,要求他们发送护照和签证复印件,还要求他们提供身边其他维吾尔人的信息。这些旅欧维吾尔人在中国的亲属,受到中国政府监视,有的被关入再教育营,有的在当局压力下,恳求海外的亲人与中国警方合作,这令海外的维吾尔人忧心忡忡。中国驻欧使馆还拒绝向维吾尔族中国公民提供更新护照的服务,而海外的维吾尔人一旦被迫回新疆更换护照,则可能面临跟家人相似的命运。
利用社交媒体假帐号 套取情报、招募线人
在监视旅欧中国侨民的同时,中国还在社交媒体上设立虚假账号,在欧洲套取情报、招募线人,此举已引发法国、德国等国关注。
法国《费加罗报》1023日引述法国情报机构1019日向政府提交的报告说,数千名法国公务员、科学家、高级私营部门经理等有影响力的人士,已成为中国间谍活动的目标。中国情报人员在领英(LinkedIn)等社交媒体上大规模运作精心设计的谍报网络,利用虚假身份联系目标人士,刺探秘密,并试图利诱他们给中共当间谍。
“猎物”在领英等网站上钩后,会受邀前往中国参加某个研讨会或工作会议,然后可能当场被中国国家安全官员“雇用”。此时,中国可能已经掌握了目标人物的照片、转帐记录或其他把柄,以此要挟他们合作。一些被吸收的法国人甚至被中方唆使去参加政府招聘考试,以便渗透到法国各部门和情报机构。报道说,数百名法国人被引诱到高度妥协的程度,中国此举令法国国家利益受到史无前例的威胁。
法国并非中国在欧洲利用社交媒体开展谍战的唯一目标。去年12月,德国联邦宪法保护局(BfV)公布了一批该局认为是由中国情报人员使用的虚假社交网络账号,警告德国公民通过社交媒体泄漏个人信息的危险。德国联邦宪法保护局的调查发现,中国情报机构已通过虚假社交账号联系过上万名德国人,而这只是冰山一角,还有大量未被发现的目标人士和虚假账号。
路透社相关报道说,中国情报人员在领英等社交媒体上非常活跃,常伪装成猎头、科学家、咨询公司或智库的员工,使用富有魅力的年轻女性和男性的头像,以搜集信息。一些中国虚假社交账号,在被德国情报部门曝光前,已经加入了几个欧洲国家的高级外交官和政客的“朋友圈”。
听众朋友们,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林坪制作的《揭秘中国锐实力》特别报道的欧洲部分播送完了。下一集将讨论中国在亚洲的影响和渗透,欢迎收听。



来源:自由亚洲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