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12

为何丧尸电影流行?

转发此新闻:




若一面声称要捍卫自由、促进民主,一面一窝蜂将起居饮食思想数据之全部生命输入一具手提电话,而又明知数据通往哪一端。这样的城市,会陷入进退维艰的逻辑矛盾。

于是不久便有航空公司上千万乘客资料被非法移转,银行电子支付系统客户数据被骇客入侵。消费族群与政党,不断在网络责骂,但愚众的注意力短暂,当一名过气潦倒女明星静静暴卒于寓所,网民即放过航空公司与银行,呼啸过档,旋风般转往传捕猎该女星生前惨遭Me Too的大哥,与大陆网民合流。有如自助餐桌,龙虾未啃光,见一盘花蟹上枱,即集体过档。

至于西方,川普的推特上午十点钟抛出一金句,指对待暴力闯境之难民可以开枪自卫;中午十二时则驱逐一记者出白宫;下午三点怒炒司法部长,并与受害人爆发舌战。也全力牵操着亿万网民情绪:哗啦啦一阵指向东,哗啦啦瞬即又冲杀向西。

中国人在不用网络的时代,早已喧哗成性。还加上偶有崔永元老师之类为民请命、中共不断挑起之网喧五毛声浪、中国大妈红色歌舞暴走于香港、纽约、巴黎、墨尔本大街(除香港外,又混杂以伊斯兰国恐怖份子加插炸弹或刀捅路人),这个狂躁的世界,With such Chinese contribution,难怪年前美国和韩国已经有高瞻远瞩的电影编导,掀起丧尸片之系列潮流。

因地理位置,对于邻国人民之行为最有观察心得之日本,竟迟迟无丧尸片面世,这一点未免令人感到失落。但幸好终于也交卷了,拍出了一出讲拍廉价恐怖片的丧尸喜剧,据说好评如潮。

慈禧太后惧怕摄影,认为照相机会将魂魄摄进去。一百年之后,终于,乔布斯发明的网络手机,将人的灵魂吸进去了。

众人饮宴,各自掏出手机拍摄菜式之后,散席前最后的手机大合照仪式最令人感到痛苦。

七八具手机排开,嘻哈之间挨具拍了半天,大家才忘记拍摄的那位朋友不在镜头之内。遂又叫侍应过来操机,全家福补拍,由头再来。

操机的那个伙计多数黑脸,因为小费没有加,他的职务包括一夜拍许多枱顾客合照。有时三圈过后再加拍美颜版。有一次见一人不禁怒喝:拍一次够了,上载群组可乎?

据说手机发明,为人类开拓视野,令人类生活一切方便。观之于五毛化之丧尸以及滥拍丧摄,效果相反。这就是奥巴马等不断颂扬的全球化?一个狂人总统,一个疯了的民族,围猎着,无休无止,哗啦哗啦涌这边,哗啦哗啦奔那边,未知几时人亡精尽,还是人类既渐为丧尸,灵魂不在,亦无精尽与否之疑。此一成语逻辑问题,亦令人颇为困惑。




来源:苹果日报/陶杰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刘刚 说...

刘刚,1985年02月出生在川东大地上的荣昌县安富镇塔水桥畔。他跟郭泉一样是中共当局眼中的政治犯。郭泉坐了十年牢,而做为中国新民党宁夏党部代主席的他却“被精神病”了十年。这真是庆父不死,鲁难不已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