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14

留美中国学生网上发言被学生会约谈 引关注

转发此新闻:

匹斯堡犹太教堂枪击案造成重大伤亡,民众悼念 。




“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谈了,同学们再见。”

2018111日,卡内基梅隆大学一名中国留学生因为在微信群发表的言论,遭该校学生会人员设局“约谈”。难掩愤怒的她在微信群发文讲述了被约谈的前前后后。
事发起因是数天前发生在匹斯堡一座犹太教堂的大规模枪击案,枪案导致11人遇难,其中有这名中国留学生所知道的该校一名已故教授的遗孀。
这名微信号“超酷鹅鹅曹”的留学生在枪击案当晚,在实验室里看到全城的警车,聚集在离她家步行不到十分钟的地方,只觉得有种“令人脊背发麻”的不真实感。
据她讲述,学校开课后,学校举行全体哀悼集会纪念遇难者。她的第一节课,也是以一段默哀开始。另外一位她极其敬重的教授,当天也是只哽咽得讲了半个小时就下课了。
“周一那天,看着那些你敬重、敬爱的人心如刀割、泣不成声的样子,只觉得被一记重拳打在胸口。”
但在当天下午三点,中国学生会发表一条推送一条万圣节的庆祝活动通知:【CSA活动】烧脑刺激狼人杀比赛。她说自己当时第一反应是现在推送这件事情不合时宜。看完整个通知,更是 “觉得一阵恶心”,于是转发朋友圈:“我这次真的被CSA恶心到了,太XX了,这种时候。”
晚上临睡前,因为反复觉得这件事情膈应(不舒服,令人恶心),于是她又在一条长长的总结枪击案后续中写道:
“是,生活是要继续,但人死家门口了,你装作没看见跨过去,和你鞠躬致意献花绕过去,这是不一样的。”
“这是脑子被驴踢了?和这些人被同时归类为中国留学生我觉得挺丢脸的。”
“一边抱怨受孤立,融入不进主流群体,一边处处把自己当外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挂你的亚裔天花板去吧。”
作者称,“我素来相信,在表达自己的意见时,一定激烈语言是绝对有必要的。最重要的是针对这个组织,针对这件事情,如果我认为这件事情不合理、不妥当,激烈的发声是我作为一个群体中的一部分应尽的义务。”
但她还是犹豫了一下,没有选择发公众号,而是发到了朋友圈。
“咬定青山不放松”
第二天,她的一个熟人A发消息给她,称她写得“很有意思,想聊聊”,于是约到了时间。
见面时,A先开始说了一些客套话,然后说“他作为CSA的一份子”希望和她谈一下……
更没想到的是,对方又突然冒出一句:“一会儿还会有两个人来。”
这名留学生说,自己当时就惊呆了:“这真的是找我喝茶啊?你想干啥?”
对方回应称:“就是希望你不要捅娄子。”
紧接着,又来了CSA的主席和另一位在学生会待了5年的建筑系大五的学生,“三个人轮番上阵”。她被三个人怼著围在角落里,越缩越往后。
“我没有立刻离开。从小我妈就教我咬定青山不放松,坚持到底就是胜利。但我当时是能明显感觉到我的愤怒条是越涨越高了。”
然后我就炸了,背起书包推门而出,单方面宣布放学:“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谈了,同学们再见。”
作者称:“更让我愤怒与不知所措的是整件事情的流程,竟然是以‘下套’的形式出现的。”
并质问道:“如果真的觉得我说的不妥当,如果真的觉得非常委屈,为什么不能直接通过官方渠道联系我,告诉我会有三个人来找我谈话?为什么要找一个“熟人”“朋友”,说觉得我写的文章很有意思想找我聊聊?”
“最后一个为什么——在犯下这种令人震惊心寒的错误的时候,为什么不允许我在朋友圈里骂CSAX?我作为一个单独的个体,为什么要听从一个甚至都没有任何官方背景的组织,规训我,我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什么话?”
作者最后表示:“周六的事情改变了我。今天的事情也改变了我。但我依然相信我自己的判断,我相信我所相信的理想的青年状态。”
“超酷鹅鹅曹”的文章发出来后,立刻引起留学生圈的关注,文章在海外中文网站和社交媒体上转发。
国人频频在中国国内被国安部门“被喝茶”“被约谈”,而一个中国留学生在美国的土地上也被中国学生会约谈,让人大跌眼镜。有推特网民称:“我一度怀疑自己看错了,在美国被中国学生会喝茶、威逼?共产党已经猖獗到什么程度了?”
从王千源到杨舒平
“超酷鹅鹅曹”的经历并非孤例。就在不久前,在马里兰大学,来自中国的留学生杨舒平在毕业演讲中因为说“美国的空气比中国的更干净”,她可以用之前从未梦想过的方式公开讨论种族主义、性别歧视和政治。
尽管这篇演讲受到欢迎和好评,但却被一些中国学生斥“买国”。马里兰大学中国学生会前主席指责杨舒平“诋毁祖国”,“坚决不能容忍”。杨舒平在大陆的家人成为潜在被攻击的“人质”和“肉票”,杨舒平本人在美国大学校园受到中国学生会的极大压力,最终被迫公开道歉。
而早在20084月,北卡罗莱纳州杜克大学举行的一场人权集会中,该校的中国学生会组织了一群留学生抗议。中国留学生王千源,因对抗议的中国留学生喊话,试图调停,成为网上“口诛笔伐”的对象。
在中共学生会的背后操纵下,王千源的个人资讯在网上被公布,上千封的谩骂电子邮件甚至死亡电话威胁。她在青岛家中的父母也受到威胁,住处也被攻击。
王千源说,她有确凿证据显示,无论是中国留学生的抗议活动,还是对她本人恶意的攻击,都是由该校中国学生会操控。
美国政府盯上CSSA
长期以来,海外大学的中国学生会都被认为是受中共使领馆操控,在海外推行中共政策的工具。一些大学的中国学生会,在网站上甚至公开提到他们获得了中共领事馆的支持,或者受其领导。
中共驻悉尼总领事馆前外交官陈用林2005年逃出中领馆时,携带的一份机密情报是中共驻悉尼总领事馆的代办事项清单,详细记载了中共领事馆是如何使用学生间谍网,来执行中共政府在海外的命令。
这些文件还提及中共驻悉尼中领馆的工作任务,包括贿赂收买澳洲当地的中文媒体、招募新学生加入中共间谍网和渗透西方政治。
中国学生会的其它作用还包括:监视该校的中国留学生,和中共通气,推动亲共议程,打压西方校园内的反共言论。
美国副总统彭斯日前在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发表的对话政策演讲中谈及中共对美国的渗透,特别提及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CSSA)。
他说:“只需看看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就够了。这个组织在美国各地校园里有150多个分支。这些群体为在美国学习的43万多中国国民中的一些人组织社会活动,当中国学生和美国学校偏离了共产党路线时,他们还向中国使领馆报告。”
今年2月,美国FBI局长雷(Christopher Wray)出席国会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听证会时说,据FBI在全美各地的分支机构观察,中共政府使用了包括教授、科学家以及学生等非传统的情报搜集人员,兼职情报搜集工作。
他表示,FBI正在对有中共政府背景的团体促成的中美学术交流展开积极调查。


来源:大纪元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