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06

709案:王全璋妻痛批法官“故意违法”

转发此新闻:
2018年10月15日,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到北京最高人民法院请愿。(李文足独家提供)
2018年10月15日,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到北京最高人民法院请愿。(李文足独家提供)


周一是709维权律师王全璋失踪后的第1215天,他也是200多名涉案律师和相关活动人士中唯一杳无音信的律师。他的妻子李文足周一给案件主审法官写了一封公开信,痛斥他们长期变相拖延案件办理期限。
李文足在公开信中写道,她作为王全璋律师的家属,从去年年初开始几十次到受理王全璋案的天津二中院寻找主审法官,但林崑、周虹两位法官一直以不在法院的理由避而不见。
李文足还说,她先后聘请的律师程海、余文生、蔺其磊、谢阳数次来到法院,要求和主审法官沟通,但都被以“法官不在”的理由回绝。而当他们每次到天津第一看守所递交代理手续要求会见王全璋时,也屡因“需要法院批准”的理由拒之门外。
她控诉:“我作为家属,有权聘请律师,但是律师会见王全璋却被你们法官设置了无法逾越的障碍!”
近日,曾代理本案的刘卫国律师在微信朋友圈里发布了一封疑似王全璋的亲笔信,并附上了他当天为王全璋存款的收据。但李文足表示,她对此事并不知情。
8月,李文足在推特上转发了刘卫国律师退出代理本案的声明。他在晨练期间意外受伤,摔断了几颗牙齿,所以无法履行辩护职责。
可就在2个多月后,刘卫国却在网上留言说自己会当仁不让,继续代理案件,这让李文足倍感困惑。她在公开信中说,虽然刘卫国是王全璋点名聘请的律师,但他只是被点名的其中之一。法院拒不批准其他律师会见,却给刘卫国律师进出看守所大开绿灯,这剥夺了王全璋的合法权益。
本台记者周一多次试图联系李文足和刘卫国了解真实情况,但电话一直提示无人接听或占线。
李文足聘请的代理律师程海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表示,刘卫国目前续任代理律师并不合法。
“我的律师证被注销后就变成了(王全璋的)亲友辩护人。亲友辩护人身份的委托书已经交给法院进行变更了,法院也没有退函。应该从法律上面,我和蔺其磊是他的辩护人。法律规定只允许两名辩护人,所以刘卫国进行代理是违法的。”
他分析,除非王全璋本人解除他们其中一人的职务,刘卫国是不能作为第三名律师继续代理本案的。本案代理人身份目前疑点重重,很可能和王全璋本人并不知道他的妻子另行聘请了他们两位律师有关,这违反了当事人的知情权。
北京维权律师谢燕益表示,李文足发表这封公开信再一次体现了她对知情权的渴求。王全璋案已经过去了好几年,她都始终无法见到丈夫,非常缺乏安全感。
对此,谢燕益重申了他对本案的呼吁,希望当局尽快做出无罪化处理。
“我觉得709专案组从上到下—包括有关领导—哪怕利用刘卫国律师我觉得也未尝不可,但是要尽快释放王全璋。”
42岁的王全璋在709律师案案发前,常年为社会弱势群体提供法律援助,也是最早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中国律师之一。他在2015710日失踪,并在去年2月被天津市检察院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起诉,但案件迄今仍未开庭。
李文足在公开信结尾强调,王全璋已经失踪40个月,严重超出了案件办理期限的规定,而林崑、周虹两位主审法官的违法行为必将在中国法治史上留下耻辱的一笔。



来源:自由亚洲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苏冀苏冀 说...

窘迫王岐山窘迫特朗普 ,窘迫的大象砸熊猫?
China's trade war woes won't go away after Democrats' midterm gains ...
https://www.cnn.com/2018/11/07/asia/us-china-democrats-midterms-intl/index.html


https://jt0008jt0008.tumblr.com/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