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29

财产不能公有 权力不能私有 ——平等刍议之四

转发此新闻:




从追求社会平等出发,终于发现追求分配平等的结果,竟然是实现了权力和权利最大的不平等。尽管1924年王国维已经料见寻求均产不均之事,俄顷即见1945年奥威尔提出追求平等必导致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平等。然而,他们大概还没有预料到这种权力与权利的不平等,会导致人类社会这样大的灾难。

当现实使我从社会主义的平等美梦醒过来,我在30多年前写过一篇文章〈社会主义是权力私有制〉,提出社会主义尽管以生产资料公有制为目标,但政治权力却并非由公众投票授权的公有制,而是由打江山的政党私自分配权力和传承权力,因此是权力私有制。以私有权力去分配资源,就一定会产生特权阶级,造成结果的更不平等。人民从事生产却不能支配自己的生产成果,自然不再有生产的积极性,在做也三十六,不做也三十六的均贫分配下,实行计划经济的社会主义国家大都实现了哲学家罗素所说的乞丐最平等的丐化平等。
当专制掌权者改弦易辙,将手中掌握的资源适当放开,容许私人企业发展,甚至给予一些优惠政策,即放弃均产,让一部份人富起来,这样的改革是不是可以促使经济发展呢?不错,一旦松绑,社会有了自由经济的空间,人民发展经济的潜力就得以发挥,打破丐化平等的局面,并带来经济的飞速发展。在经济体制上,其实已经不是社会主义了。

然而,尽管财产不再是完全公有,但权力私有的架构没变,政治权力依然集中而没有分散及下放,由党操控的半自由市场经济,没形成有不同利益集团的公民社会,经济发展不但没有带来社会的自由、人权、法治的进步,反而导致权贵资本主义的形成和全社会的贪腐。以追求社会主义平等为初衷的共产党人,最后实现的竟是原始资本主义最残酷的剥削制度。

300多年前英国启蒙时代的政治哲学家John Locke的话太有预见了。他说:权力不能私有,财产不能公有,否则人类就进入灾难之门。

过去许多人,包括我自己,把17世纪这句话的重要意义忽略了。对于平等的理念,这句话很清楚:财产(分配)不能平等,但权力(权利)必须平等。

财产公有的罪恶许多人看到了,但制造最大罪恶和灾难的是权力私有。权力私有由于所有权力都是自上而下等级授权,因此从权力阶层以至整个社会,都处于逆向淘汰的状态:有主见的、独立思考的人被淘汰,无能却善谄的人得到升迁。

生于1911年、2009年逝世,见证中国百年历史的著名学者季羡林,晚年时说:多少年后,我醒悟过来,终于发现了一个宇宙真理,在公有制体系里,每个单位都是小人的天下;正直的人总是少数,且无权势;群众的眼睛都是瞎的、势利的,他们大部份情况下不会站在君子一边。坏人是不会改好的,因为他们不认为自己是坏人。

他说的公有制体系,其实是权力私有制体系。在权力私有制的全面管治下,香港现在也都是小人的天下了。




来源:苹果日报/李怡
转发此新闻:

2 条评论:

苏冀苏冀 说...

汪洋等把习近平多个思想“降格”为论断 刘鹤似搞不清股市战争 被子弟财阀们玩惛。


匿名 说...

明代万历年间,实行无政府主义的自由主义经济政策(类似地,1980年来,全球流行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这促成了商品经济的大发展,商业繁荣,经济大幅增长(类似地,1980年来,全球商业繁荣,金融繁荣)。同时,也造成了极为严重的贫富分化(类似地,目前全球也面临极为严重的贫富分化),养成了以江南纺织业为代表的足以跟明政府抗衡的庞大的利益集团(类似地,目前全球有以互联网和金融为代表的足以跟各国政府抗衡的庞大的利益集团)。这样的经济局面,直接断了明政府的财政来源,也直接造成了西北地区的大饥荒和大瘟疫,也直接使明政府的军队丧失战斗力,造成了清军轻松入关。北宋也是差不多的轮回。19世纪的欧洲也是差不多的轮回。这也许是生产资料私有制下的历史宿命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