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13

讨论: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被全面整肃

转发此新闻:
2018年7月10日, 天则经济研究所北京办事处入口被人强行封锁,职员一度被困。(盛洪独家提供)
    2018年7月10日, 天则经济研究所北京办事处入口被人强行封锁,职员一度被困。(盛洪独家提供)



中国著名自由派民间智库天则研究所正受到压力,近期内可能被吊销营业执照,贵州大学教授杨绍政在被辞退之后,近日被中国农工党开除党籍。最新的消息是,浙江传媒学院文学院副院长赵思运,因为在迎新生的致辞中提到了知识分子应该参与公共事务、关心国家大事,被学校党委处以党内严重警告的处分。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邀请了原中国改革杂志社长李伟东,和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对中国自由知识份子目前的处境等问题进行了讨论。

记者:浙江传媒学院文学院副院长赵思运,在今年应届新生的演讲中,主要提到的观点有这么几个,一是要自律,二是要有尊严和尊重别人,三是知识分子要关心国家和民族,重建人文知识分子的公共价值信念。他说,知识份子是社会公共事务的行动者,但现在成了稀缺的精神资源。
李伟东先生,以你对当下中国情况的了解,赵院长讲话中涉及的话题,有哪些触碰了中共的底线?
李伟东:习近平上台宣布七不讲,这就是底线。自由、宪政,甚至是社会担当,都不能讲。根本上说就是反自由,全面反对普世价值。由原来内部监控,到现在公开用行政手段法律手段,中共已经走了非常远,这是一个纳粹化的过程,非常危险。
记者:夏明教授,现在中国的自由派知识份子是否非常困难?
夏明:是,现在中国共产党,把独立知识分子生存的公共空间全部搞掉。我同意李伟东中国纳粹化的说法。
中国在全权主义扩张的时候,已经把经典的马克思主义全部抛弃了。比如马克思是非常强调批评精神的,辩证法中也是如此。但现在中共已经把习近平的集团性取代党,然后以党取代国家,包括国家的公共性和社会性。由于习近平成了一个新的神,所以就是习近平取代了国家。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做法。
记者:1950年代的时候,中国也发生过一次,反右运动把自由份子基本清除。李伟东先生,现在习近平在走回毛的路吗?
李伟东:不是走毛泽东的路。我强调多次,现在中国是纳粹化。毛泽东搞的是共产乌托邦,习近平他们不会抛弃毛,因为那是他们的祖宗牌位,他是把党和国家捆绑起来,搞一套民族主义的东西,实际上是右翼集权。核心标志是元首化。
如果用权力指数打分,毛是一百分,邓小平是八十分,习近平超过了邓小平,但他是民族主义的纳粹化。这对中国民主化,以及对全世界的自由和民主秩序都有很大威胁。
记者:赵思远教授是山东郓城人,和宋江是一个故乡。夏教授,中国现在这种高压政策下,会不会有水泊梁山式的反抗出现?
夏明:伟东刚才讲了,中共权贵化和寡头化,变成了一种右翼的政权,而不是依靠工农的左翼政权。这种右翼政权需要某种暴民的支撑。当中共把知识的公共性和独立性消灭了之后,这种暴民就会随之出现。
但是水浒梁山式的反抗会有,但难以有大的效果。不过随着经济问题凸显,那么中国的中产阶级,尤其是党内的官员财产受到损失,可能会引发内部的大规模的反抗。
记者:李伟东先生,你觉得中国会出现夏教授讲的这种情况吗?就是党内的大规模反抗?
李伟东:会的。中共这个红色帝国,已经成为了一个大怪兽,谁都对他没办法。但大怪兽最大的敌人,就是他自己,是内部的九千万党员。这也可以解释目前中共内部斗争激烈的现象。
记者:谢谢两位。



来源:自由亚洲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