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02

主动出击的思想 ——“中国的大脑”之三

转发此新闻:


大陆学术界的朋友在9月初的时候发来一份新创刊杂志的介绍,同时还半开玩笑地评注:这会不会是一份崭新的重点核心刊物?这本杂志叫做《习近平思想》,它在宣传广告中自称天下红媒第一刊。大概是吸取了陕西叫停梁家河大学问的经验,它还特别标榜跟官方无关,强调自己是中国民间创办出版民间创办?那它会不会和早些年的孔子和平奖一样,变成一个几乎像笑话一般的民间搞怪闹剧呢?应该不会吧,因为这里头一些骨干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特别是总编辑刘明福,他不但是拥有军衔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军队建设研究所的所长,《中国梦》的作者,同时还是习近平思想研究中心的研究员。再看创刊号的目录,除去一份习近平某次讲话的摘录,以及刘明福本人所写的一篇习近平思想阐述,余下来的全是谈马克思的正儿八经的文章,就算不一定达到最严格要求下的学术水准,至少也和其他红媒相去不远。

这份刊物之所以值得注意,是因为它代表了一种趋势,那就是拉近大陆学术界传统的马克思主义研究,和方兴未艾的习近平思想之间的关系。在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底下,马克思主义本该享有官方显学的显赫位置。但是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大陆主流人文社会科学界似乎都有意无意地忽略了马克思主义研究的存在。而学院体制内研究马克思主义的学者和教师,表面上看好像也都很适应这种忽略,甘于自处一角,自说自话,不只跟国内其他学科和学术趋势没有太多交集,而且还很难搭上人家都很热衷的国际交流快车。就拿哲学研究来讲好了,虽然所有开设哲学系的大学都会留下一定名额给专业研究马克思哲学的学者,但除了少数例外,这批学者的整套学术工具和研究课题都很奇怪地处在一种帝力于我何有哉的状态。即便今天在国际上最当红的左派哲学家如齐泽克和巴迪欧的翻译引介,也都轮不到这批主流马克思主义哲学家参与。说难听点,他们的存在几乎像是花瓶,万万不能没有(毕竟大学本科必修的许多政治思想课要交到他们手上),但有了也不怎么样。可是自从习近平思想兴起之后,我觉得以后的情况大概会变得很不一样了,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习近平思想可能会在学术体制内吸纳和重整原有的马克思主义研究,使得习近平思想和马克思主义形成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状态。

自从去年开始,直到现在,中国各地已经涌现了好几十所冠上习近平思想名号的研究机构。在这些机构里面任职的,多半都是原本从事马克思主义研究的学者,比如说人民大学的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秦宣,他现在就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院的院长。除了这些成为正式建制的研究机构之外,从中央到各地方省市,都还拨出了大笔经费鼓励学者申报课题,投入习近平思想研究的大潮。目前看来,申报这个选题的条件相当宽松,费用出手也都相当大方。同样是人民大学,同样是去年,专事应用语言学研究的陈满华教授就在微博上发了一条消息,说他收到了关于征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选题的通知,令他相当吃惊。因为他没想到专门做语言学的人也能被征集去研究习近平思想,而且做这个课题能够得到的4万元经费是奖励金,跟一般的研究经费非常不同,可以当成个人收入。陈教授当时可能还没有意识到,以习近平语言风格为主题的研究,这一年不到的短短时间当中会成为中国语言学界的最新潮流,〈习近平总书记的语言风格及其力量〉之类的题目,固然在各地学报里头比比皆是。有一份叫做〈习近平讲话的语言风格研究〉的硕士论文,更早在2016年就已经春江水暖鸭先知地面世了。而在2018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课题指南的语言学类别当中,排名第一位的选题赫然就是习近平总书记语言风格研究

我们很自然地会追问,所谓习近平思想到底指的是什么?老实说,虽然我也看过一些习近平的讲话,以及一些被外界认为是最能阐述习近平思想的经典之作,但可能是因为太过愚钝,我始终没有搞清楚它的内涵和外延范围。其中最麻烦的一点,就是在现在这种成规模的学术趋势之下,随着各门专业学者的无限衍生,你会发现习近平几乎在任何领域都有思想,天底下的学问几乎没有一样是不跟习近平思想沾边的,例如早些时候就有一篇叫做〈习近平旅游思想的内涵与特征〉的论文在网上流传。我最近还发现这个研究甚至已经有了一些方法讨论,比如说〈习近平文化思想研究进展的大数据分析及深化研究的路径思考〉。

我们很容易就会以为,这林林总总挂着习近平名义的学术成果都是献媚,都是一些在学术界里面没有什么实际成就的人混饭吃的通路。他们拿了纳税人的钱,做出一些没有什么人会认真去看的所谓研究成果,如此而已,无伤大雅。就和过去的马克思主义研究差不多,并不会阻碍其他人的认真工作。但是我却觉得,在习近平思想已经成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成果,和习近平思想正式被写进宪法的大前提下,所有本来以为河水不犯井水,可以自己继续干自己事情的学者,或许迟早也会受到波及。其中一个环境上的原因,是全中国的高校正在加强意识形态审查,越来越多的学者动辄因为言论而被人举报去职。更重要的,则是当前国家体制动员出的一股动力。这种动力使得原有的思想言论和文化产品的审查机制从被动把关转为主动出击;使审查人员的工作从以不出错为原则,变成以挑错为目标。我担心这种动力同样也会出现在学术体制之内,现在从事习近平思想研究的人,可能跟过去做马克思主义研究的人不同,他们不会守在自己的有限园地当中,反而会对外进攻发起论战,这样子才能扩大自己的研究范围和成果,才能在国家认可的体制内更上层楼。于是凡是习近平思想涉及到的学术范围,都可能要经过习近平思想的检验。
这种检验不是一般斯文有礼的学术论辩,更是立场分明的政治决斗。让我们想象一下,假如有一个专门研究旅游业发展的学者写了一篇论文,被人揭发其中有些东西不符合习近平的旅游思想,那接下来会是个什么结局?




来源:苹果日报/梁文道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