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27

谁偷走了民企梦想?私营经济退场论引哗然

转发此新闻:
中国民营企业家们一直盼望民企和国企在中国不再有出身限制,都被一视同仁地视作“中国企业”。如今却有人呼吁要民营退场,中共又一波宰杀到来?(AFP)
大陆民企对国企“投怀送抱”,或者说国企吞并民企,这在10年或更早以前并不常见。但在目前中美贸易战升级、大陆经济下行的状态下,这一幕正在不断发生。

民企不断被吞并 分析:谁偷走了民企的梦想?
921日,搜狐财经发表题为我不愿意投怀送抱,谁偷走了这些优质民企的梦想?的文章表示,受中共去杠杆和供给侧改革的影响,导致大多民企陷入危机,出现了难贷款、难融资、易负债的局面。有一批民企在走投无路下,以过冬的方式投靠国企。
据大陆财新传媒不完全统计,仅是上市公司层面,2018年以来就已经有近20家上市公司引入了国有资本。在已完成的9个案例中,国有资本共出资超过62亿元人民币,成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
典型的例子包括:
628日,深圳大富配天投资有限公司的控股权转让给了郑州航空港兴港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兴港”是航空港区管委会下属的国有独资公司、河南省政府派出机构。
725日,北京金一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发公告称,控股股东碧空龙翔以1元的交易价款把73.32%的股权转让给海科金集团。北京市海淀区国资委成为公司实控人。
在军事方面,917日中午,雷科防务发布公告,大股东常发集团拟将持有的全部1.91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6.74%)转让给北京青旅中兵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等企业,大股东变更。
在环保方面,今年7月底,海淀区国资委收购北京三聚环保,股份转让类型更是“无偿划转”。北京三聚环保为基础能源工业提供产品清洁服务。
在供应链方面,515日,深圳市国资委入资的怡亚通是大陆供应链巨头。

 
今年1月以来,“投靠”国资的24家上市公司全部遭遇股价大幅下跌,8家公司股价直接腰斩,16家公司跌幅超过30%。(大纪元制图)
搜狐文章表示,P2P炸雷干掉了不少中小企业,股市低迷,让一些上市公司面临资金链断裂和债务违约风险。今年1月以来,“投靠”国资的24家上市公司全部遭遇股价大幅下跌,8家公司股价直接腰斩,16家公司跌幅超过30%。同时大量公司账面亏损、债务重组或违约……
文章表示,对于中国的民营企业来说,找不到抵御风暴的方法,就只有死路一条。被去产能、去杠杆、信贷歧视、贸易环境和税收变化、社保新政联手摧残著的民企们,在凛冽寒风中,他们唯有投靠国企。
“如果搞混改的目的是让国企去把民营企业给吃掉,特别是在民企最困难的时候,那国企就是趁虚而入。国企搞逆向混改,对民企信心的打击非常大。”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在9月中的一论坛演讲上直斥。

2018年大陆企业股权变更的趋势
2018年初至今企业属性发生变化的公司数量已经超过去年全年。
根据Wind的不完全统计,年初至今A股公司中,355家公司已经或计划发生董事长变动(同期港股102家),95家公司涉及实际控制人变动,49家公司的企业属性发生变化,企业属性变化数量超过了2017年(47家)。
梳理数据可以发现,公司属性发生变化的企业中,民企转变为国企的占比过半。今年公司属性发生变动的49家企业中,民企占比高达89%。其中民企属性转为国企的有26家,占比53%

民营企业的贡献占中国经济半壁江山
从中共官方的数据看,截至2017年底,大陆民营企业的数量超过2700万家,个体工商户超过了6500万户,注册资本超过165万亿元,民营经济占GDP的比重超过了60%。官方自己也承认,当下民营经济贡献了中国经济的半壁江山。
然而近年来,中共打着“党领导”的旗号,刻意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国进民退”成为一种趋势。近5年间大陆私营企业越来越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

私营经济退场论引发哗然
在中国经济不断下行时,“割韭菜”也成了一句流行语。“割韭菜”的意思是,在中共治下,民众包括民企,其财富只能像韭菜一样,被中共和权贵们收割了一道又一道。
在中美贸易战不断升级、民企日子艰难的时候,911日,大陆“资深金融人士”吴小平的文章《私营经济已完成协助公有经济发展应逐渐离场》,在网络上掀起一轮轩然大波。
文章称,“私营经济已经初步完成了协助公有经济实现跨越式发展的重大阶段性历史重任。下一步,私营经济不宜继续盲目扩大,一种全新形态、更加集中、更加团结、更加规模化的公私混合制经济,将呈现越来越大的比重。”
大陆专栏作家蔡慎坤批评说,总有些政经观察人士的嗅觉比常人要灵敏许多,在关键时刻,也总能够说出一些主子想说而又没有说的话。
时事评论员杰森表示,中国国库被权贵利益阶层掏空后,只剩空壳在支撑。中共急需找到大笔资金填充国库,中共以前只是在个别人和企业身上“薅羊毛”,现在可能要全面实施“公私合营”的阴谋了。这篇试水的文章,可能就是中共要对民营企业彻底宰杀的信号。
吴小平的言论并非个例。
今年1月,北京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生导师周新城提出的“消灭私有制”,与吴小平的言论几乎如出一辙。
去年5月,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也抛出其“新计划经济论”认为,在数据时代,市场主体之间事后的协调行为已成为事前预判的协调行为,市场看不见的手已被发现,因此未来“计划经济”会越来越大。
但马云的观点当时就遭致大陆多名经济学家批评。

50人论坛 经济学者公开批评中共经济政策
吴小平的言论引爆舆论之时,正是马云宣布交班计划的第二天。多方认为,马云“蓄意”退休,是大陆民营企业生存环境恶化加深的结果。
与此同时,大陆经济50人论坛于916日在北京举行,与会的大陆知名经济学家和退居二线的体制内高官炮轰中共改革开放不到位,并就当下“消灭私有制”等议题发表看法。
当日,刘鹤于会中提前“悄悄离开”。在刘走后,参会者可谓“火力全开”。
大陆知名经济学家吴敬琏批评,中共经济改革没有完全到位,所以经济增长和发展方式的转型也没有到位,导致依靠大量投资带动经济增长的跷跷板效应。而大量的投资又造成了杠杆率的过高,造成了系统性风险出现的危险。
吴敬琏认为,现在“今年年初说是要消灭私有制,最近又是要退出。这都是一种不谐和的声音”。
中共社会科学院前副院长、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痛斥“国进民退”现象。他表示,现在民企生存艰难,到了不并入国企活不下去的地步。
清华大学教授白重恩炮轰地方政府的“特惠制度”。他表示,地方政府为某些特定企业提供特殊的帮助和保护,但由于资源配置不公平,就会带来资源的错配问题,这就会延伸出腐败问题、地方保护。
现任中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马建堂直接点名吴小平,认为吴小平的文章“观点比较糊涂”,“认识错乱”。
时政评论员李林一表示,现在,很多过去和中共走得很近的“民企”都纷纷出状况,如马云退休、京东不妙,加上之前万达、海航、安邦等企业纷纷转为低调或被中共接管,这些现象的发生,如何让其他民营企业家安心?
李林一还说,民营企业对中国经济可以说有顶梁柱的作用。现在民企生存之艰难,预示了中共在中美贸易战中将会彻底落败。说到底,造成这一切乱象的根源就是中共以及中共的体制。



来源:大纪元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