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17

乐道:吴小平点破中共末世阴谋

转发此新闻:
911日,金融专家吴小平发表文章《私营经济已完成协助公有经济发展,应逐渐离场》,立刻引起众多关注。

吴小平说,到目前私营经济已经不宜继续扩大,一种全新形态、更加集中、更加团结、更加规模化的公私混合制经济,将可能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社会的新发展中,呈现越来越大的比重。面对当今国运之争,当前强国之战,国家必须集中财力、物力和人力,必须统筹发展,必须令行禁止。仅以社保入税为例,这一问题引发部分私营企业界的敌意和不满,但我们必须看到统一标准、上下一致、执行有力的社保统筹,是中国面对“未富先老”的社会发展现状和落实“老有所养”的执政承诺的唯一选择。也是缓和“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政策长期执行后贫富显著拉大的必然选择。如果大家都执行不同标准,有好处就各种公关,没好处就四散奔逃,一旦补贴就各种集中,一旦真集中就哭爹叫妈,这样的群体是没有纪律的,是没有深谋远虑的,是不足以面对日趋严峻的国际竞争的。
吴小平的意思,一是私营企业对中共杀鸡取卵式的社保征收进行抵触,反映出私企不顾大局、自私自私;二是预见将要出现一种新型经济模式;三是当前是中共已到生死边缘,必须集权。
有人认为这是中共在中共在经济捉襟见肘之际杀鸡取卵、要拿私营企业填补亏空,先让吴小平放出口风试探反应,更有的认为是吴小平是为了哗众取宠,就连中共党媒也对其半真不假的批评了一番。
然而在笔者看来,吴小平的这番言论,其实是在为中共多年前就已经开始进行布局的国进民退政策再添一备注而已。
可能有的人对中国是否存在真正的国进民退存疑,但源于WIND数据显示,从2009年到2015年的民间投资比重持续大幅下降;从09年开始,中粮入资蒙牛、中化收编民营化肥厂、五矿和中钢收编民营钢厂,就已拉开序幕;肇始于两年前的环保风暴则以一刀切式的蛮横在全国范围封停私企;今年截止至91日,已经有23起国有资本收购上市公司控制权交易的发生;前不久的万达、京东、阿里甚至恒达等私企纷纷以种种原因陷入被动和困境,更传言国有资本已经准备收购华为,眼看国进民退的步伐是在突然间加快。
其实国进民退只是中共世纪大战略的一个环节,中共明面上整个战略是通过国进民退建立起淡马锡模式的新型经济制度,并且要实现2025称霸世界的目标。
但实际上,这个战略本身是中共为了应对其篡政以来杀、抢、骗、偷而积攒的难以化解的执政危机,为自己设计的无损转型、彻底洗白、转世投胎再卷土重来的重生计划。
中共自知其一路杀人无算、犯下滔天罪行,其执政成本已成为中国民众难以承受之重,更成为国际社会的众矢之的,其战略目标就是为了能继续实现统治政权的延续,追求近乎不需付出任何代价的平稳转型,改头换面重新来过。从目前看,中共的这个目标正在通过四个方面实现:
一是政治层面上,通过持续反腐清洗敌对者、反对者、不坚定者,达成战略共识,稳固统治阵营;
二是在社会层面上,在持续提高体制内尤其一线待遇基础上,以国家安全为名全面加强社会层面管制,全面应对转型期甚至转型失败的种种危局;
三在经济层面上,通过种种理由、手段,挤压私营企业空间,优胜劣汰后由国企对幸存的优质私营企业进行从经营管理、一线员工到市场客户及技术储备等的全面接收;
四是加大收缴各渠道资本、资金、资源的力度和数量;法定税费做到应收尽收;煤进库、粮进仓;操弄股市、引爆传销,庄闲一起收割;展开供销社、合作社等类似形式的试点,为配给制实施做准备。
中共为何要走这样一条路呢?笔者以为有以下原因:
一、中共70多年偷蒙抢骗杀的土匪流氓行径彻底把自己的招牌搞臭,全世界正在对中共形成围剿之势,以中共之名再撑下去只有死路一条;中共为了延续对民众的附体吸血,急需改头换面,以新的形象出现,这是中共本质上的危机。
二、淡马锡模式是以国家资本通过投资公司、金融机构控股的方式去间接控制企业,在新加坡运作几十年的经验证明,这种模式非常适合中共集权甚至家天下统治的需要,比如淡马锡CEO何晶正是新加坡李显龙的妻子。中共完全可以通过控股的方式实现现有的通过党组织对企业和个人进行附体式的控制,届时中共之名本身已经是可有可无。
三、转型成本最低。中共只需要在当前现有经济成分构成基础上,通过反腐、洗牌的政治手段,辅以暴力环保、暴力征集社保金、暴力收购控股的经济手段,基本就可搭建起中国淡马锡模式的架构。
四、一旦转型成功,淡马锡模式表面上所有权和经营权的分离,却能够在实质上实现政企合一,执政成本与企业经营成本大部分重合的同时,企业收入直接归集到中央,真正实现人财物的自上而下全面掌控,从前不久进行的国地税的合并正是其中应有之义。
五、降低美国的敌意。淡马锡模式在美国眼中,绝对比中共这个组织高了不止一个档次,况且美国有《外国主权豁免法》,中共完全可以拿来玩弄。不信?当年中共在加入WTO谈判爽快答应所有条件,等中共进去之后把个好端端的世贸组织搞的乌烟瘴气、撒气漏风,自己却上下其手,耍尽流氓、占尽便宜,恶心的美国直嚷嚷要退出。中共别的不会,钻君子协定的空子、玩弄文明世界的规矩,却是其一贯本性。因此完全可以想像当中共穿上淡马锡的外衣,跑到美国各级法院去义正言辞和美国政府、企业打官司。
六、实现中共自身无损转型。中共目前面临着严重的现实危机,其玩弄了一辈子的土地吃人的游戏,已经快走到尽头;其通过超发货币掩盖高昂执政成本造成的天量债务再无体量庞大的标的物进行消解,在汇率不能大幅贬值的情况下,唯一的路只有降低执政成本,裁撤富余人员。然而执政成本中的行政人员尤其是党务人员是最难以安置却又必须安置稳妥,唯有中共淡马锡模式的国营企业网络的体量可以毫无压力的消化这些中共最信任又最担心的人员。这部分人的平稳过渡,会保证中共在其转型过程不会遭受到来自内部庞大公务党务群体的猛烈冲击。
至于转型期底层的辗转挣扎,中共会告诉活着的中低端人口们,那是阵痛,都是为了你们的美好生活。其实,中共在全球范围布局的淡马锡模式已经初具规模,夸张点说中共已经间接控制了世界上的很多企业,笔者在此仅列一条企业关系链:中投公司—中金公司—工商银行—南美标准银行—日本软银—美国T-mbile
中投公司,正是中共淡马锡模式的起点,而吴小平曾参与创建中投下属中金公司零售业务及财富管理部,在中金公司工作10年,所以吴小平的那番言论主要还是站在个人职业角度和从业经历上得出的结论而已。

来源:大纪元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