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26

时事大家谈:闭关锁国?中国拟禁境外时事节目和港澳台主持

转发此新闻:
中国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上周就连串新规定发出征求公众意见通知,这些新规包括禁止港澳台人士担任电视或电台节目主持、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引进境外时事性新闻节目、禁止电视台在晚间7点到10点的黄金时段播放境外制作节目等,在社交媒体引发热烈讨论。有网友评论,“什么都要禁,中共的文化自信在哪里?”还有人说,“干脆每天24小时滚动播放新闻联播”。中共对境外节目和人员的管控早已行之多年,这次的限制令有何不同?对中国公众有什么样的影响?不断筑起对境外媒体的高墙,这是中共“闭关锁国”的又一信号吗?
嘉宾:网络杂志《纵览中国》总编陈奎德博士;前中国中央电视台文艺策划王均先生
王均:限制令是为配合大形势
前中国中央电视台文艺策划王均先生表示,这类限制令从没有真正的放开过。它限制的无非是时间、人员和内容,而且其实这几个方面的限制也并没什么大的增加。这种限令主要还是为了配合目前中美贸易战形势下的整个策略。所以对于从业人员来说,对于具体的工作人员来说,他们也不会觉得意外,也不会对工作有太大影响。
王均:公众不会真有机会参与意见
这份新规向公众征询意见的时间为一个月,到1020号截止,而这项新规现已引发很多讨论。对于广电总局是否真会接纳公众意见,王均表示,如果真正了解中国大陆情况的话,这个问题根本不是个问题,因为根本不存在其他可能性。表面上确实是说寻求公众意见,但是到底用什么渠道去寻求?现在绝大部分公众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事,没有机会参与意见,现状就是如此。即便公众能参与意见,也没有多少实际意义,没有多少作用的。
王均:“往回退”的做法令知识分子失望与担忧
王均表示,他在业界多年,延时技术确实是一直都这么用,这都是不公开但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东西,但这次却是“赤裸裸”地说出来了。王均提到,现在国内很多知识分子和各界的有识之士都有一种担忧。其实这些人本来也没有期望现在的领导班子能向民主和自由走多远,没有抱这个希望,但还是没料到现在“往回退”的趋势,这点真的引起了大家的失望和担忧。其实这次限令中的内容过去都一直在做,没有新的也没有更严厉的东西。但是区别在于,这次说出来了。这其实就是给自己壮胆,王均认为陈博士用“恐惧”这个词很好。一方面喊自信,其实是不自信。其根本原因,王均还是认为这一切是为配合当前形势下的整个对外战略。
王均:网络时代民众发声渠道增多,但扩散范围有限
王均表示,中国的新闻媒体和民众本身就是脱离的,它们想获取民众声音的可能性几乎是零。当然,现在随着网络的普及和无线通讯的发展,特别是手机微信这类媒体平台的普及,民众表达声音的渠道更多了。但即使是有这样的声音,也只能在小范围内或通过特殊渠道有所表达,它真正获得公开表达并被扩散的机会几乎是没有的,这一点很重要。
陈奎德:限制令是当局危机感深重的表现
网络杂志《纵览中国》总编陈奎德博士表示,中共在1949年之后对整个新闻时事媒体和各种出版物长期以来都实行限制,这次并没有实质性的变化。当然这次也有加强,比如对网络媒体的限制。这次的限制有两点特别的不同:第一,它重新划分了境内与境外的区别,特别是划分了所谓西方国家和共产主义国家之间的区别。例如,他们很忌讳外国将港澳脱离中国大陆,但提到这些事情的时候自己却把港澳划分为境外媒体。也就是,当局是按照意识形态划分,划分阵营的色彩相当浓。第二,在语言上,这次是赤裸裸地要封锁言论和封锁新闻,加强防止境外各种与政治相关的新闻进入中国。这两点应该和目前的形势有关。当局还是更深化和广泛化了限制令。这个限制令的出现是中共当局危机感深重的表现。它恐惧自己的民众知道,贸易战开始后中国陷入内外交困和外交孤立的局面,从而产生对其政权的不满。所以这次的限制令来得特别严厉,公开提出不可以与实况同时广播,提出要“延时”。这也就是要预先审核内容,一些违禁的敏感词要事先去掉,等等。这说明当局现在已经不顾忌任何国际舆论的谴责,赤裸裸地实行言论封锁。
陈奎德:控制言论自由是共产国家的最核心标志
陈奎德我能想象和理解现在是怎么一个情况。中共当局现在恐怕是觉得目前的形势对他们来说已经有了相当的恶化,所以开始有了一种不计后果的,破罐子破摔的末日心态。现在开始加强工作,甚至把过去行之有年但只做不说的东西都拿出来说了。用当局的话来说,就是我党现在面临着严重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的危机,所以要严密控制。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比如政策不让境外人员主持节目,但一些长期使用的境外嘉宾还是可以参与节目,还是可以采取各种不同的方式。只要有一个缝隙可以发声,他们就会发声。我特别想说的核心一点就是,纵观整个共产主义事业,也就是共产党主义国家成立后的整个历史,这些国家都有诸如党国一体,意识形态统治或计划经济等等“芥蒂”,但它们发现这些行不通之后会开始一些变革,愿意在很多方面进行试验,比如向市场经济过渡,或者某些国家也愿意采取某种程度上的国会制或某种层级上的选举制度,等等。但重点是,它们唯一不变的是言论控制和新闻封锁。所有的共产国家,它们在很多时候都做了变通,但独独言论方面就控制是从来不变的。或许会时松时紧,但基本都不可能有民间老百姓自主办的广播电视新闻媒体,所有这些都必须有党和政府控制。我认为这是所有共产国家最核心的要素。我判断一个国家是不是专制国家,最重要的标志就是看它是否真正有一定的言论自由。共产国家最终的最核心的判定标准就是,它是否有民间办的媒体,是否有真正的言论、出版、集会和结社的自由。
陈奎德:中共没可能回到“闭关锁国”状态
对于有人对中共可能将要“闭关锁国”的忧虑,陈奎德认为,那些导致这类忧虑的极端言论应该是中共内部个别人甚至是与最高层关系紧密的个别人的想法,这些人放出了试探的“气球”。例如前段时间说的,中国共产党的核心价值就是废除私有制。这在上世纪40年代虽然是事实,但现在的中共与上那个时代已经完全不相干了。另外还有最近的“私有经济要逐渐退出历史舞台”,等等。这些都是有人在放出试探气球。但中共现在已经没有力量重走毛泽东时代的那种“闭关锁国”了。而且就从中共上层本身的利益来考虑,这么做他们会付出什么代价?或者说,中国共产党会不会在这个过程中就完蛋,或者产生巨大的危机?陈奎德相信,对此中共上层内部也会有不同的声音。而且他认为所谓比较开明和现实一点的声音会在这波缠斗之中逐渐占据上风。中共没有可能回到“闭关锁国”的状态。这个事确实有人在放信号,在试探,但中共内部马上也有其他信号放出来,立马在官媒上进行严厉驳斥。可以看出,中共高层内部正处于非常焦虑的状态,对于还要倒退到怎样的地步正进行着非常激烈的争论。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