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29

揭秘中国锐实力(十)新西兰

转发此新闻:
新西兰国家党议员杨健(Yang Jian)。(Public Domain)
    新西兰国家党议员杨健(Yang Jian)。(Public Domain)



中国在新西兰的影响渗透不仅引发当地舆论关注,也引发美国、加拿大等盟国的关注。新西兰学者就中国影响渗透问题发布报告后,遭遇入室盗窃和恐吓,其背后是否有中国的身影?中国在新西兰的影响渗透,是出于什么目的?中共是否已经接近新西兰的政治核心?在澳大利亚通过反外国干预法后,新西兰会不会针对中国推出类似法案?接下来请听《揭秘中国锐实力》特别报道的第十集,本台记者林坪邀请专家学者,讨论分析中国在新西兰的影响和渗透。

新西兰坎特伯雷大学(University of Canterbury )中国问题专家安-玛丽•布莱迪(Anne-Marie Brady)教授去年9月发布报告《魔法武器》(Magic Weapons),以新西兰为例详述中国如何在海外影响渗透,发挥政治影响力。其中,数名新西兰国会现任华裔议员与中共的密切联系,以及来自中国富商、华商协会等统战组织的巨额政治献金,引发舆论关注。

新西兰议员杨健隐瞒中国军方背景  游说国防部长

据英国《金融时报》和新西兰媒体披露,新西兰国家党议员杨健(Yang Jian)刻意隐瞒自己曾在中国两所军方大学学习、工作十几年的经历,其中解放军洛阳外国语大学直属中共总参三部,是专门培养中国军方间谍的学校。杨健去年9月13日就此召开记者会,否认自己是间谍,说自己当时只是教英文。但面对新西兰媒体的刨根问底,杨健不得不承认他在申请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签证的时候,使用了“伙伴关系学校”的名字,没申报自己有军队背景和情报部门背景,并承认自己是中共党员。

Were you a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member? (记者:你曾是中共党员吗?)Yes.(杨健:是。)”(2017913日杨健记者会问答)

据《新西兰先驱报》消息,除了在申请成为新西兰公民时隐瞒自己的军方背景,杨健还在2011年首次成为新西兰国会议员后数月,帮一名未通过安全情报局(SIS)背景审查的中国求职者,游说新西兰国防部长等人,对其解除安全限制。

布莱迪教授认为,在正常情况下,像杨健这样有中共军方特工背景的人,除非官方特派,是不能出国的。而杨健自1994年离开中国后一直积极领导、推动中共在海外的统战活动,他隐瞒中共军方间谍背景并通过新西兰国家安全检查、进入新西兰国会的核心机构——外交、国防和贸易特别委员会,直接影响新西兰对中国的政策,非常令人担忧。

公开拥护习近平的华裔议员霍建强

另一名新西兰国会工党华裔议员霍建强(Raymond Huo)公开跟中共在新西兰的统战组织合作,并用中英文宣传中国政策,也引发布莱迪教授的关注。布莱迪教授在报告中举例说,在中共统战组织新西兰统促会2009年的一次活动中,霍建强说,作为“中国人”,他将在新西兰国会推动中共的西藏政策。由霍建强拍板,2017年工党竞选口号“Lets  do it”的中文版本居然成了习近平提出的“撸起袖子加油干”。霍建强还与受中共统战部控制的致公党密切往来,和致公党领导人一起推广新西兰一带一路基金和一带一路智库。

2016
年奥克兰市长竞选期间,霍建强组织慈善拍卖和华人社区晚宴,前工党领袖和国会议员菲尔.高夫(Phil Goff)从中获得了超过36万纽币的捐款。其中一笔5万纽币的现金捐款,来自中国全国政协委员陈丽华创办的富华国际集团,该公司正在奥克兰海滨建造五星级酒店,并与新西兰一带一路促进委员会密切合作。在这场慈善拍卖活动中,来自中国的投标人还以15万纽币的价格,买下了一本习近平亲自签名的《习近平谈治国理政》。

公众质疑难撼杨健、霍建强新西兰政坛地位

媒体的关注、公众的质疑并未影响到杨健、霍建强的仕途。两人目前仍作为国会议员活跃在新西兰政坛。现在奥克兰的中文政论杂志《北京之春》主编陈维健对这一现象评论说,
“本来杨健所在的国家党以前是执政党,在去年的大选中落败,变成是工党执政。那么工党作为以前的反对党,为什么对杨健的问题不抓住他穷追猛扣呢?本来是很 好的一 个机会吧?这里面是因为国家党有杨健的问题,工党有霍建强的问题。”

陈维健指出,杨健和霍建强积极帮助各自所属的新西兰政党从中国富商、中资机构募款,这种经济上的重要性,令两人成为各自党派不可缺少的重要人物,这也令新西兰的两大党派迄今对中国渗透问题保持沉默。
“而且通过杨健,国家党跟中国政府的关系变得非常轻松容易。通过这个霍建强,工党与中国政府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因为两党都有这样的问题,所以说两党对于中国渗透的问题都是一种非常暧昧的态度,所以至今为止两党都对这个事情,对中国渗透问题,都基本上是保持沉默。”

对新西兰本土政客的利益输送

除了帮助与中国政府过从甚密的华裔移民进入新西兰政坛,中国还积极拉拢新西兰本土政客:以极高礼遇接待访华的新西兰各政党要员,高薪聘请很多新西兰前政客在中资机构担任要职,或通过其他方式对他们进行利益输送。例如,新西兰前国家党领袖唐•布拉什(Don Bras)目前是中国工商银行新西兰分行的主席。前财政部长鲁思・理查森(Ruth Richardson)和前国会议员克里斯.特雷蒙(Chris Tremain)是新西兰中国银行的董事会成员。新西兰前总理詹妮•希普利(Dame Jenny Shipley)担任中国建设银行新西兰分行主席,并在中国建设银行董事会任职六年。

2017
9月,新西兰媒体对前新西兰总理约翰.基(John Key)的房地产交易提出质疑。约翰.基名下的一处物业,以2000万新西兰元的价格,卖给了未披露姓名的中国买家,远高于该地区的市场价格。约翰.基拒绝回答有关交易的任何问题。

成功影响新西兰政坛

陈维健认为,中国在新西兰政坛下的功夫,取得了很大的成效。

“新西兰这几年来受中国的影响,对西方国家的态度也是有了一定的距离。每每在南海问题、各方面的问题上,都向中国示好。”

几年前从中国移民到新西兰的余先生,因惧怕中国政府的报复,不愿透露全名。他认为,新西兰是西方民主国家中,遭中国渗透最为严重的。

“主要是两个原因。一个新西兰是个很小的国家,相对容易。第二个,新西兰政治制度比较特别,它是三年就进行一次选举,然后他又有一个MMP(混合成员比例)的选举制度。这个选举制度就会使第一大党基本上没办法过半数,那么这时候少数族裔比如说华人群体的投票倾向就对这个政治走向有非常大的影响力。”
全面影响新西兰各界
余先生认为,通过威逼利诱和洗脑宣传,中国已全面影响和渗透新西兰各个领域。

“这些政治、文化、宗教包括智库的精英,都会自觉不自觉的去服务于中国的利益。因为他已经被对方接待了、渗透了、影响了嘛。不管是你自我屏蔽了还是被中国官方屏蔽了,然后你就会美化中国政府和中国共产党。而且你也开始对中国共产党不喜欢的团体不再友好。比如说新西兰已经很多年拒绝达赖喇嘛的访问了。”

余先生说,新西兰华人教会也遭中共影响渗透。今年4、5月份,奥克兰恩泉灵粮堂华人教会牧师周斌在敬拜活动中为一带一路祷告,为中兴祷告。

“他们祷告这些东西,这种对于稍微有一点民主自由思想的华人都觉得不可思议。但是对于那些相对年级大的,或者说不太(关心)的,慢慢就落入了这种宗教的渗透。”

言论自由遭侵蚀 新西兰高校自我审查

言论自由遭侵蚀,华人和新西兰本地人纷纷自我审查,不讨论不接触中共不喜欢的团体和话题,也令余先生担忧。余先生举例说,今年7月26日,新西兰奥克兰大学取消了原定于当天下午4点钟放映记录片《假孔子之名》的活动。

“奥克兰大学临时通知,因为不方便的原因这个纪录片不可以在我们大学播放。因为这个纪录片是揭露孔 子学院的真相。孔子学院实际上是一个中共的渗透工具。奥克兰大学他本身自己有孔子学院。也就说你跟中共开始合作以后你就被这个病毒感染了,你就要进行自我审查,你就要限制自己的学术自由和言论自由。”

中国在新西兰影响渗透的目的

中国对新西兰的影响和渗透的主要目的是什么?美国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高级研究员约书亚•科兰兹克(Joshua Kurlantzick)对此分析说,
“我认为这个目标可能是在政府高层和退休官员中获得更大的影响力,并影响当地华人社区,以便推动中国在该地区的经济和安全利益。”

布莱迪教授在报告中分析说,新西兰目前负责库克群岛、纽埃岛和托克劳三个太平洋岛国的国防安全和外交事务。这可能意味着中国在国际组织中获得四票。同时,新西兰和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同属国际情报分享组织“五眼联盟”(Five Eyes)。中国想让新西兰远离其传统的合作伙伴,或者至少让新西兰同意停止对中国进行五眼监视,以实现成为世界大国的战略目标。新西兰相对便宜的土地价格和未被开发的石油资源也吸引着中国。

美、加关注新西兰遭渗透

中国在新西兰的影响和渗透不仅引发新西兰媒体关注,也引发美国、加拿大等新西兰盟国的关注。在今年5月举行的一场美国国会听证会上,参议员塔兰特(James Talent)表示,中共已经非常接近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政治核心。美国中情局(CIA)前分析师彼得.马蒂斯(Peter Mattis)在听证会上建议把新西兰踢出“五眼联盟”。加拿大特别情报局今年5月发布的一份报告认为,中国政府对新西兰社会各个层面的渗透已达到了非常危险的级别。

布莱迪教授遭入室盗窃、恐吓 背后之手是中国吗?

布莱迪教授发布有关中国在新西兰影响渗透的报告后不久,去年12月,她的大学办公室遭入室盗窃。中国大陆跟她有联系的人也遭中国国保人员盘问。今年2月,布莱迪教授家又被盗,丢失的电脑、手机和内存卡都跟她的研究工作有关,而其它更贵重的物品则安然无恙。家中失窃前,布莱迪教授还收到一封匿名警告信,信中详细列出了对那些没有按照北京官方路线走的人所进行的报复措施,并警告她说:“你就是下一个。”

新西兰媒体今年9月报道说,目前,新西兰警方仍在调查布莱迪教授遭到的入室盗窃,新西兰安全情报局和国际刑警也参与了调查。

美国《纽约时报》921日引述前中情局分析师、彼得•马蒂斯说,入室盗窃以及之前的办公室闯入事件,意味着“只有一个可能的罪魁祸首”,那就是中国。他表示,布莱迪在中国影响全球问题上的高调,意味着对中国来说,“恐吓她闭上嘴巴在某种意义上是一个重大胜利”。

不过,新西兰怀卡托大学(University of Waikato)讲师、国际关系学者鲁本.什泰夫(Reuben Steff)近日向本台记者表示,布莱迪教授家和办公室被盗,人们目前仍不知道是谁做的,有人认为是中国人做的,但也可能有人做了这件事,然后试图嫁祸中国。无论如何,布莱迪教授的遭遇,的确在新西兰学术界引发寒蝉效应。鲁本.什泰夫说,

“我想很可能会有一些新西兰学者在发布研究报告前考虑:这对我个人来说要付出任何代价吗?如果他们判断个人生活、职业生涯可能受到某种干扰,(他们就不发布研究报告。)一些学者可能认为任何风险都过高,因为中国是一个非常强大和有影响力的国家。”

鲁本.什泰夫认为,布莱迪教授的报告中并没有任何直接证据指向腐败,或间谍活动,人们对中国在新西兰的影响活动应该有所关注,但不应陷入恐慌。

“这真的是一份关于中国软实力的报告,可以说其他国家可能也在新西兰这样做。新西兰应该保持警惕,但是没有政治腐败的直接证据,没有中国政府企图渗透新西兰民主并操纵它的直接证据,在缺乏直接证据的情况下,我想我们必须保留一些判断,不应该放任自己陷入恐慌之中。”

鲁本.什泰夫说,中国现在的所作所为并不令他担忧,他更担心中国未来的动向。

“当一个像中国这样崛起的专制国家在世界某些地区变得非常重要,能够果断改变安排或欺凌某些国家,引发的问题令人担忧。它会如何使用自己的力量? 它会以合作、良性的方式使用力量,还是利用其力量强迫其他国家做事?”

过去几十年,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但人权遭打压,公民社会、言论自由受到限制。鲁本.什泰夫说,这种国内模式将如何影响中国在国际上的行为,引发人们的担忧。

新西兰会跟着澳大利亚出台反中国干预的法律吗?

新西兰会不会跟随澳大利亚脚步,出台反中国干预的法律?曾在新西兰外交贸易部任职的鲁本.什泰夫对此分析说,

“我可以理解澳大利亚的立法,但我认为新西兰比澳大利亚更脆弱,我们是南太平洋的一个小国,依赖国际贸易来维持我们的生活方式。在某种程度上,这意味着不反对中国、现在不通过法律可能(对新西兰)是合适的。”

新西兰国防部长罗恩•马克(Ron Mark)今年7月6日发布战略性国防政策声明,批评中国的南海政策,对中国挑战既有国际秩序表示担忧。这份声明还说,无论是在国内层面还是作为国际参与的基础,中国对人权和信息自由持有的观点,与新西兰的观点截然相反。

陈维健认为,过去二十多年,特别是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西方国家以为让中国加入国际社会,会改变中国,使中国与国际社会接轨,走向文明,但现实令它们失望,于是西方国家纷纷开始遏制中国的影响。
“但是这20几年以来,西方看到的不但中国没有跟西方文明接轨,反而通过西方接纳他,使他经济政治各方面都强大了。这个强大的过程,使他跟西方社会搞对抗。那么现在西方觉得,必须到了改变的时候了,不会像以前那样纵容中国对西方进行咄咄逼人的那种渗透了。 ”


来源:自由亚洲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