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18

害人的不只假新闻 还有心中那份党同伐异

转发此新闻:
一位外交官之死,该检讨的不只是不负责任的假新闻,还包括许多人心中的见猎心喜、党同伐异,以及莫名其妙的比较心态。(图片摘自苏启诚脸书)



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第一篇宣称中国调集15辆大巴士,把位在关西机场所有中国人先撤走的PTT发文IP,其实是来自于中国北京。大水当下,关西机场全部管制,根本不可能有什么中国大使馆调集巴士载运中国人的事情;所以,这就是一个发自中国、穿透台湾网路的假讯息。

由于当时日本关西机场的讯息相对封闭,所以这个假讯息的威力相当惊人。回溯到96日事件爆发后的相关报导,几个主要媒体的的网路社群是这样写的:《我拿中国护照、我骄傲关西机场中使馆专车画面曝光》、《打脸谢长廷  大陆派车关西机场接人地点曝光》、《打脸谢长廷?陆客:使馆协调关西机场派车  凌晨就在等》,每一则都有数万或十数万的点阅数。从此,假讯息变成假新闻,直接在台湾登堂入室,几个谈话性节目与所谓媒体小编据错误新闻继续衍生评论:为何中国大陆大使馆可以帮助大陆侨胞,自己的大使馆却不帮助。更不用说,政治人物之后连篇累牍的口水攻击。

台湾的驻大阪办事处处长苏启诚日前在他日本的住处轻生,类似状况多有复合性的原因,很难归因于单一因素,不过目前所揭露他生前与友人的书信往返其实透露了若干讯息。包括,他曾经电询旅日的侨务委员,自陈特定人物的放话攻击和骚扰,想要追查假新闻来源。旅日台侨王辉生透过书信安慰被攻击的驻日外交人员时,苏先回以:处置不当,连累谢大使,罪过,过了2分钟再回一封,所言甚是,同感,但没人听进去。两天后,即传出憾事。

理论上,我们都认为媒体是自律的,即便立场各异,但媒体仍有应该存在的新闻守则、平衡报导;再不济,仍有市场机制进行纠错的功能,民主社会的言论自由也奠基于此。不过,在社群媒体渗透、自媒体充斥的后真相时代里,所谓的新闻早已被重新定义;不仅传统媒体的新闻查核与平衡报导被急遽压缩,所谓的社群小编在点阅绩效下,更以耸动吸睛作为下标的唯一准则。

在关西机场的案例里面,中国立刻派车救援台湾大使馆冷回的标题与社群操作,在第一时间充斥各媒体,媒体名嘴更发言盈庭、口水乱喷,好像如临现场,但又有哪几个媒体试着派员前往采访,或在发文之前询问主责的关西机场是否可能有类似状况?就算有台湾事实查核中心这样的机构向关西机场求证,并得到正式回复,事后又有谁人在乎?

一直到生前最后一刻,苏启诚仍试着想查察出假新闻的源头,慨叹没人听进去。但在他身故后,嗜血的媒体与政治人物仍继续质疑《台湾媒体操纵仇中情绪  假新闻害死苏启诚》,指称中国从未宣称可以把大巴开进关西机场,却无视造假讯息的IP根本就是来自于中国。也有媒体开始想耙梳苏启诚轻生的真相,但苏最后慨叹没人听进去所指涉的,其实就是同一批媒体杀人不见血的指控与报导。更等而下之的是,有大学教授莫名其妙地指控政治任命的大使让传统外交官处境困难,甚而把台湾的外交驻在地分成三六九等,其实只为挑起对立。如此消费一位外交官之死,真的会让你心安吗?

这件事情的本质在于谁该为32名当时受困关西机场的台湾人负责?是我们的驻日代表处轻忽卸责让他们受困吗?还是中国真的好棒棒,透过关系送载运中国游客,让台湾的外交官员相形见绌?如果没有这两项前提,到底要追究什么责任?为何台湾旅客因大水受困机场要拿自己的代表处官员祭旗?而如果受困的台湾人数量远少于中国人,与那个大国比巴士比接送比招待,这对饱受对岸打压的台湾外交人员公平吗?

苏启诚当了27年的中华民国外交官,他是谢长廷担任驻日代表时的大阪办事处处长,也是冯寄台担任驻日代表时的机要秘书;他心中对工作的责任感不会因为驻日代表是谢长廷或沈斯淳而有所差异。一位外交官之死,该检讨的不只是不负责任的假新闻,还包括许多人心中的见猎心喜、党同伐异。



来源:上报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