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08

揭秘中国锐实力(三)美国学术界、高校

转发此新闻: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东亚研究系荣誉教授林培瑞(AFP)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东亚研究系荣誉教授林培瑞(AFP)



中国政府多年来对美国学术界采取的“胡萝卜加大棒”政策卓见成效,很多美国学者主动自我审查。在对海外学者威逼利诱的同时,数目庞大的中国留学生也成为中共统战工作的新着力点,成为欢迎中国领导人访美、抗议达赖喇嘛演讲等“爱国行动”中不可或缺的身影。来自中国的学生学者,还在美国高校遍撒党支部种子。接下来请听《揭秘中国锐实力》特别节目的第三集,本台记者林坪邀请专家学者,讨论分析中国对美国学术界、高校的影响和渗透。
“从那个《天安门文件》(The Tiananmen Papers)发表以后,那就是说2001年以后直到现在,中国政府不给我签证。我有时候会收到国内的学者邀请我去开会或者什么。我申请签证的时候领事馆会拖。他们不敢给签证,也不敢拒绝。所以他们请示外交部,外交部也不敢回答。”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教授黎安友(Andrew Nathan)向本台记者表示,因为自己在对华研究方面算资深学者,被中国拒发签证,并不会影响他的学术研究或职业发展,年轻的美国学者则没那么幸运。
“但是年轻的学者的话,这个拒绝签证或者不给签证的威胁应该说是大家比较害怕。所以我估计年轻的学者他们会更回避一些可能会得罪中国政府的一些题目或者提法。”
常常发声批评中国政府的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东亚研究系荣誉教授林培瑞(Eugene Perry Link),也上了中国政府的黑名单。从1996年起,林培瑞就无法获得赴华签证,甚至连名字也不能出现在中国的官方媒体中。
“我在中国有朋友,他想帮我解决这个问题,鼓励我写一些比较温和的东西呀,或者把我已经写过的东西去掉那些刺激性的内容出版。有时候也有点成功,但是我不愿意改变我的原来的意思为了能够在大陆出版,我不愿意改变我的看法,所以这也是个卡在那里的问题。”
无法去中国旅行,不能在北京的胡同里买小吃,令林培瑞感到遗憾。但他认为,更大的问题是,中国政府不给他发签证,成功地威慑了其他美国学者,很多人自我审查。
“比如说很多年轻学者经常来问我:我这个话过多了吗,我这个话会引起麻烦吗,我这样做会过一个红线吗等等?他当然说的很客气,可是他的意思是‘我怎么样才不要落到你这个处境里头?’。换句话说,他们都自我审查。很多美国年轻学者甚至记者自我审查的原因是怕被划为黑名单。所以我这个已经上了黑名单做例子,变成了共产党的一个工具。”
对于美国很多杰出的中国问题专家,被中国据发签证、长期不能去中国的现象,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亚美法研究所主任孔杰荣(Jerome Cohen)认为,
“这不仅是对发表中国政府不喜欢的言论的一种惩罚,也是对其他人的一种激励。他们试图恫吓那些职业上需要访问中国的人:不要说或研究中国政府不喜欢的东西。这是一个问题。”
孔杰荣指出,一些美国学者并没有批评中国,但因为研究敏感问题,也被中国列入了拒签的黑名单。
“新疆学者,研究中国维吾尔少数民族问题的美国人很难获得签证。中国不想给那些可能知道的太多或者可能从他们的访问中发现太多问题的人发签证。这非常不幸。我不希望看到美国采取对等报复措施,限制中国人进入美国。我认为美国应该与中国政府更清楚的讨论许多美国学者被拒发中国签证的问题。”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中国力量项目主任葛来仪(Bonnie Glaser)对拒签引发的美国学术界的自我审查表示担忧。
“ 很多时候,在美国研究中国的人会避免写或说批评中国的东西,或研究中国可能不喜欢的问题,比如新疆、西藏或其他敏感问题。所以我认为这种自我审查确实是一个问题。这很难衡量,但确实存在。”
拒签威胁+利益诱惑 美国学者自我审查
美国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认为,中国政府多年来采取“胡萝卜加大棒”的方式对西方学术界进行系统的渗透。除了拒签的威胁,利益的诱惑也影响着包括美国学者在内的海外学者。
“交朋友、邀请你去做访问学者、给你各种好的待遇或者是给你兼职、把你的工资翻一番。这些都是好处。那么你到了国内去的话,有这种荣誉、地位、鲜花,参访还可以有家属陪同等等。这些当然使许多海外的学者,无论是中国背景的或者是西方人,还有越来越多的非洲的、第三世界国家的都乐于到中国去。”
夏明指出,中国政府提供的荣誉、金钱、机会和各种好处,是在其他国家很难获得的,这吸引了大批海外学者为中国政府歌功颂德。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看到在西方的学术界有许多的人做的学问,基本上是跟着中国的核心价值观,就是大国崛起、和平崛起、中国梦、一带一路,根据这些在做研究。而且做研究的整个思维和结论,基本上对中国政府是有利的,是有某种宣传的这个效果的。”
中国使领馆引领留学生参加爱国行动
在对海外学者威逼利诱的同时,数目庞大的中国留学生也成为中共统战工作的新着力点。中国使领馆通过美国各大学的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CSSA)动员和赞助中国学生参加爱国行动。
20159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到美国华盛顿进行国事访问时,数百名中国学生在街头列队数小时,统一穿着印有熊猫图案的红色T恤,举着国旗欢迎他。
“中国加油!中国加油!”
美国“外交政策”网站今年3月刊文指,这是一次有偿政治动员。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教育办公室的官员收集了约700名报名参加欢迎活动的学生的联系信息,并通过微信与学生进行了交流。参加此次活动的乔治华盛顿大学的一名中国学生说,参与者每人收到约20美元的补助,几个月后通过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发放。
听命领馆指示 在美留学生议达赖喇嘛演讲
20172月初,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宣布邀请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在毕业典礼上发表演讲。该校的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立即发出抗议
声明,说校方做法伤害华人学生学者的感情,将“采取强硬措施,坚决抵制校方无理行径”。声明还说,该组织已在事件发生后第一时间与中国驻洛杉矶总领事馆取得联系,“等待总领馆方面统一指示”。
据中国官媒《人民日报》报道,去年 215日,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校长与部分中国留学生会面,表示不会取消对达赖喇嘛的邀请,但在以后的相关宣传中,对达赖喇嘛的描述将不再出现“自由斗士”、“藏人领袖”等“诱导性词汇”。该校校长还保证达赖喇嘛的演讲不会有政治性议题。
中国教育部的报复令美国教授噤若寒蝉
中国留学生的抗议未能阻止达赖喇嘛去年617日在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发表演讲。不过,中国教育部下设的中国国家留学基金管理委员会很快展开报复行动,不再受理中国学者赴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申请。
达赖喇嘛演讲是否影响了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中国公派访问学者和自费留学生的数目?该校全球政策与战略学院院长彼得.考伊(Peter Cowhey)719日透过电邮向本台记者回复说,该校目前还有一些中国公派的访问学者,不过数量有所下降。中国大学的申请人数没有减少。彼得.考伊说,“所有美国大学都将学术自由作为核心价值观,我们不会后悔我们的价值观。”
不过,今年7月,本台记者就“中国的渗透和影响”议题采访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一名熟知此事的教授,在被问及达赖喇嘛演讲事件招致中国官方切断公派留学资助后,加大圣地亚哥分校是否更为谨慎时,这名起初愿意接受采访的教授改变了主意,三缄其口,最终挂断了电话。
“我不想谈这件事。我一点也不想谈。我们对这件事采取悄然的处理方式。我们正在试图解决这件事。我真的不想谈。”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中国力量项目主任葛来仪(Bonnie Glaser)认为,与孔子学院的问题相比,中国向美国大学施压要求其不能邀请达赖喇嘛,以及中国向美国和全球的航空公司施压,要求其把台湾称作中国的一部分,这些问题更令人担心。
“这些是中国运用影响力的例子,因为他们有着潜在的庞大的市场,或者很多私人公司不想放弃的机会,或者大学不想失去自费的中国留学生给他们带来的收入……我们不能让美国大学过分依赖中国学生的数量,做出有悖民主利益的决定。”
中共党组织遍布美国高校
随着中国赴美留学生和访问学者的增多,中共也在美国很多高校内建立党组织。20177月,九名来自华中科技大学的学生、学者在美国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的一间宿舍成立了临时党支部。他们召开党员会议,并在一面中共党旗前拍了集体照,这张照片后来登在了华中科技大的官网上。
美国“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网站今年4月报道说,伊利诺伊大学的党支部并非个例。20177月,上海商学院的一些教师在西弗吉尼亚大学建立了党支部,并与同校的孔子学院一同举办活动。来自中国的访问学者去年还在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和戴维斯分校成立了党组织。中共党支部已经遍布包括康涅狄格州、俄亥俄州和北达科他州在内的美国各大州。
本专题下一集将讨论中国对美国媒体界的影响和渗透,欢迎收听。


來源:自由亞洲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