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23

揭秘中国锐实力(八)澳大利亚政界

转发此新闻:
澳大利亚北部深水港达尔文港。(Youtube视频截图)
    澳大利亚北部深水港达尔文港。(Youtube视频截图)


中国在澳大利亚的政治献金问题近年来引发舆论关注。有多少澳大利亚政客已成为中国的代言人?澳大利亚的内政外交是否受中国左右,危及主权?澳大利亚新通过的反外国干预法,是基于冷战思维吗?在今天的《揭秘中国锐实力》特别节目的第八集中,本台记者林坪邀请专家学者,讨论分析中国对澳大利亚政界的影响和渗透。

澳大利亚政治惊悚剧《秘密之城》(Secret City)今年7月登陆美国在线影片租赁网站网飞(Netflix)。在该剧中,澳大利亚的航空交通管制系统遭到黑客攻击,中国秘密扶植亲中的澳洲政客,对澳大利亚全面渗透。

来自中国富商的政治献金  对澳大利亚政客的影响 

艺术源于生活。近年来,澳洲政客接受中国政治献金的事件频频被媒体曝光,引发澳大利亚人的忧虑。其中,来自中国的地产商人、中共统战机构“澳大利亚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黄向墨,自2012年起向澳大利亚工党、自由党和国家党捐款超过260万澳元。包括澳大利亚前总理托尼•阿博特(Tony Abbott)、前贸易与投资部长安德鲁•罗布(Andrew Robb)在内的多名澳洲政客都收过黄向墨的捐款。2014年澳洲前工党参议员山姆•邓森(Sam Dastyari)还收取了黄向墨名下的玉湖集团4万澳元,用于支付法律费用。

老话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20166月,山姆•邓森(Sam Dastyari)违背他所在的工党的立场,向媒体表示,南中国海是中国自己的事务,澳大利亚应该保持中立、尊重中国的决定。几个月后,山姆•邓森还警告黄向墨其手机可能被澳大利亚情报机构监听。事件被澳大利亚媒体曝光后,迫于舆论压力,山姆.邓森于去年12月辞去议员职位。黄向墨也在山姆.邓森辞职前不久,在去年11月的“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年会上,宣布辞去会长一职。

除了黄向墨,另一名向澳洲政客慷慨解囊的华商周泽荣(Chau Chak Wing)也引发澳大利亚情报部门和媒体关注。已入籍澳大利亚的广州侨鑫集团创始人周泽荣是中国全国政协委员。自2006年以来,他向澳大利亚多个政党捐款超过400万澳元,很多澳大利亚高官都是周泽荣的座上宾。澳大利亚前总理约翰•霍华德(John Winston Howard)和陆克文(Kevin Michael Rudd),都在卸任后到过周泽荣在广东的侨鑫从都国际会议中心。

大型中资企业积极收买澳大利亚政客

除了黄向墨、周泽荣这样的中国富豪,华为等大型中资企业也通过各种方式积极收买澳大利亚政客。

今年6月,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发布报告说,中国通讯设备制造商华为是澳洲政治人物到中国旅游的最大企业赞助商。自2010年起,华为支付了澳大利亚联邦政客12次到华为公司深圳总部的旅行费用,包括商务舱机票、当地旅行、住宿、用餐等费用。获华为赞助赴华旅行的包括澳洲外长毕晓普(Julie Bishop)、贸易部长乔博(Steve Ciobo)和前贸易部长安德鲁.罗布(Andrew Robb)等人。

澳大利亚前贸易部长安德鲁.罗布2016年从国会离职后,马上成了中资岚桥集团的“高级经济顾问”,年薪88万澳元。

虽然华为进军澳大利亚的步伐近来受挫,被禁止参与澳大利亚的5G网络的建设,但是岚桥集团在澳洲政界苦心经营的人脉显然发挥了作用。

岚桥集团获回报  租赁达尔文港99

2015年11月,岚桥集团以5.06亿澳元收购了澳大利亚北部深水港达尔文港99年经营权,引发澳大利亚人对国家安全的担忧。达尔文港驻有澳大利亚国防军,美国海军陆战队还在该港进行每年一度的轮换作业。澳洲海军和上百艘外国军舰每年都会在达尔文港举行大型海军演习。

岚桥集团董事长、中国全国政协委员叶成今年4月接受人民网专访时点明了达尔文港的商业、战略价值:

“达尔文港是澳大利亚货流出口的母港,二来它的地理位置特别特别重要。因为对于澳洲,甭管从空中还是海上,必经之道是达尔文。所以达尔文地理位置显得特别重要。”

中资能源公司获澳政府资助

今年3月,岚桥集团全资拥有的西部能源公司(Westside Corporation)被纳入澳大利亚联邦政府的“天然气加速生产计划”(Gas Acceleration Program),获得了600万澳元的政府拨款。澳洲媒体报道说,“天然气加速生产计划”本来是澳大利亚政府为帮助发展及确保澳大利亚国内天然气的供应而设立的资助项目,而西部能源公司生产的天然气最终将主要运往东南亚及中国。

拒签要挟澳大利亚官员

除了用金钱收买,让澳大利亚官员做出有利于中国的决策,中国政府还用拒签等方式来要挟澳大利亚官员,迫使其俯首听命。

“澳大利亚人民站起来。Australian people stand up.

201712月,时任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在宣布修改国家安全法时,引述澳洲安全情报机构的报告,说关于中国干扰的报道令人不安。他用中文说,“澳大利亚人民站起来了”,呼吁澳大利亚人捍卫自己的主权。


推动反外国干涉立法的澳大利亚官员很快遭到了中国政府的报复。特恩布尔和澳大利亚高级官员原定于今年5月到中国参加澳大利亚年度贸易和商业博览会,但遭到了中国的“集体拒签”,未能成行。中国官媒《环球时报》的报道说,外国部长需要中国政府的正式邀请才能访华,堪培拉要求中国给出几个澳大利亚官员访华的日期,但是中国未批准这些行程,令特恩布尔等人的计划泡汤。

中领馆向澳政府官员下令:跟法轮功保持距离

澳大利亚帕拉玛塔市(Parramatta)前华裔市议员胡煜明(John Hugh)也因为支持法轮功,遭到中国官员的警告和要挟。20146月,胡煜明和帕拉玛塔市长要带队访问中国前,被悉尼中领馆找去“商量”,建议他和法轮功保持距离,甚至跟法轮功断绝关系。中领馆的副领事王芸还专程告诫帕拉玛塔市市长,胡煜明不受中国欢迎。

中国政府对澳大利亚公民发号施令,让胡煜明非常反感。

“我自己不是法轮功,我去参加过他们一些活动,而且这几年几乎每年去看他们的神韵演出而已。还有就是我有几个法轮功的朋友。我当然不同意(跟法轮功保持距离),因为我在这里做什么、说什么、跟谁交朋友,用不着一个外国政府来指手画脚。连我们这里自己的政府都不能这样跟我指手画脚的,别说他们了,他们完全没有资格。我是澳洲公民我在这里做什么跟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20152月,胡煜明获帕拉玛塔市市长邀请参加悉尼中领馆组织的庆祝春节活动,中领馆以“他不受华人社团欢迎”为理由拒绝让胡煜明出席该活动。


澳大利亚主权受到中国威胁

澳大利亚查理斯特大学(Charles Sturt University)公共伦理学教授,《无声入侵:中国在澳大利亚的影响力》一书作者克莱夫•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近日向自由亚洲电台表示,中国把澳大利亚作为西方联盟中的薄弱环节,试图以超越正常外交渠道的方式直接干涉澳大利亚政治,这对澳大利亚的主权构成了威胁。

“因为一些澳大利亚有权力的人认为澳大利亚政府不应该做任何让北京感到不安的事情。换句话说,澳大利亚的决策应始终以让北京感到高兴的方式进行。如果我们沿着这条路走下去,那就意味着澳大利亚的主权受到侵蚀,很快我们就不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了。”

除了对澳洲官员威逼利诱,来自中国的网络攻击也直接威胁到澳大利亚的国家安全。

中国黑客攻击威胁澳大利亚国家安全

澳大利亚多家媒体今年7月报道说,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ustralia National University)过去数月遭到来自中国的黑客攻击,该校正在与澳大利亚联邦网络安全官员合作调查此事。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是国家安全学院(National Security College)的所在地,该学院负责培训澳大利亚国防和情报官员,澳大利亚高级国家安全官员还经常在该校的保密房间内举行会议。澳大利亚国立大学还和国防材料技术中心合作,研究无人机和小型卫星的使用。

中国正在澳大利亚进行冷战活动

今年628日,澳大利亚国会通过反外国干预的法案,其中要求游说人士申报是否为其他国家服务,并加大对间谍的惩罚力度。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对此表态,呼吁各国摒弃冷战思维。克莱夫•汉密尔顿认为,如果澳大利亚有冷战思维,那只是因为中国正在澳大利亚进行冷战活动。

“如果中国不再试图干涉澳大利亚政界、大学、商界和社会,那么就不需要反外国干预法……北京在澳大利亚进行了重大的干预行动,这就是我们需要新法律的原因。如果北京停止干涉澳大利亚,那么新法律将停留在法典中,不会有任何人被起诉。所以实际上所有决定必须由北京作出。”

克莱夫•汉密尔顿认为,澳大利亚新通过的反外国干预法,其效果还有待观察。不过,要让各国不出台新法,不对中国充满敌意,中国共产党得先让中国与其他国家建立自由开放关系,停止干涉或试图操纵其他国家。




来源:自由亚洲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