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23

揭秘中国锐实力(九)澳大利亚学术界、高校、侨界

转发此新闻:
澳大利亚查理斯特大学(Charles Sturt University)公共伦理学教授,《无声入侵:中国在澳大利亚的影响力》一书作者克莱夫·汉密尔顿。(夏小华摄)
澳大利亚查理斯特大学(Charles Sturt University)公共伦理学教授,《无声入侵:中国在澳大利亚的影响力》一书作者克莱夫·汉密尔顿。(夏小华摄)


中国在澳大利亚的影响渗透,是出于什么目的?澳大利亚的学术、出版、言论自由受到了怎样的侵蚀?中国如何在澳大利亚华人社区扩大政治影响力,压制异议声音,又怎样利用中国留学生为其海外统战工作服务?接下来请听《揭秘中国锐实力》特别报道的第九集,本台记者林坪邀请专家学者,讨论分析中国在澳大利亚学术界、高校、侨界的影响和渗透。

中国在澳影响渗透的目的
澳大利亚帕拉玛塔市(Parramatta)前市议员胡煜明(John Hugh)近日向自由亚洲电台表示,有着丰富矿产、原材料和大片农业用地的澳大利亚,被中国视为自家的后院。中国在澳大利亚的影响渗透活动,主要是为了保障矿产、原材料供应的安全。
“原材料供应对任何国家的经济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我们这里的铁矿啊还有铀矿啊,对大国来说是很重要的,它要保障有安全的原料供应。所以,我觉得在这里的渗透它最主要的是围绕这个。”
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Sydney)国际研究学院中国学教授冯崇义则认为,共产主义在全球的凋零,令中共政权感到非常不安,中国近年来在海外的影响渗透活动,主要是为了巩固自身政权。
“全世界的共产党政权从80年代的四十来个现在只剩三、五个,它本身是非常缺乏安全感的。它现在对外界的影响特别是在民主国家的影响,最核心的努力和目标就是要让外边的这些‘中国的形象’,就是china story或者 china narrative必须有利于中国在世界上的生存。特别是他要把这个批评中国的声音压下去。”

从北京角度看世界 威胁澳大利亚价值观
在澳大利亚查理斯特大学(Charles Sturt University)公共伦理学教授克莱夫·汉密尔顿 (Clive Hamilton)看来,通过多年的影响和渗透,中国已经成功说服了澳大利亚各界的很多精英从北京的角度来看世界,这提升了中国在澳大利亚的战略利益,也威胁到了澳大利亚的言论自由等价值观。
克莱夫·汉密尔顿举例说,
“我自己有关中国在澳大利亚影响力的书,失去了出版商。因为害怕北京的报复,我的出版商决定不出版我的书,其余的澳大利亚出版商也不敢出版我批评中国共产党的书。这对澳大利亚的言论自由是一个非常严重的威胁。”
今年2月,克莱夫·汉密尔顿的新书《无声入侵:中国在澳大利亚的影响力》(Silent Invasion: China's Influence in Australia)由澳大利亚出版商Hardie Grant出版发行。而此前,因担心招致中国报复,多家澳大利亚出版社都拒绝出版该书,其中包括曾与克莱夫·汉密尔顿多次合作、出版过他8本书的澳大利亚最大出版商之一艾伦与昂温出版社(Allen & Unwin)。

威逼利诱令澳高校学者自我审查
不仅出版社怕得罪中国,澳大利亚的大学也怕得罪中国。冯崇义指出,跟中国保持友好关系,已成了澳洲各大学对其中国研究中心或中国学系负责人的基本要求,很多学者自我审查。
“跟中国有合作项目,所以它本身就自然的掉到那个圈里头,就是中国政府的朋友圈。所以你是进入中国政府的朋友圈,当然你就只能说好话,你不能说批评的话,说批评的话,你就没有机会当朋友了。这个是一个基本的要求。所以这个自我审查已经相当普遍。”
批评中国的学者,不仅无法获得中国签证,在澳洲的事业也会受到影响。冯崇义说,
“会影响到你的集体的一些研究项目,甚至于你申请科研经费权、包括你的职务的升迁,都有很大的不利影响。所以这种东西呢它已经形成一个结构性的一种力量,就是一个大环境。”

留学生施压 澳高校老师紧跟中国政府立场
除了利益的诱惑、拒签的威胁,澳大利亚高校的老师还面临来自中国留学生的压力,要紧跟中国政府的立场。
去年8月,中印边境对峙期间,悉尼大学一名教授IT课程的印度裔老师温格基安尼(Khimji Vaghjiani)在授课中用了一张把主权存在争议的藏南地区和阿克赛钦地区标注在印度领土范围内的地图,引发该校中国留学生的愤怒抗议。几天后,温格基安尼被迫发道歉声明说:
18个月前我从网上下载这张地图,用于教学时讨论世界各地IT企业家的特点,当时我没有意识到这张地图是不准确和过时的。这真的是一个错误,我对可能造成的任何不良影响感到遗憾。 ”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留学生吴乐宝认为,在这起事件中,印裔老师温格基安尼是迫于他任职的悉尼大学的压力,不得不向中国留学生道歉。
“因为现在我们知道很多大学来自中国的留学生数量非常高,留学生的学费对学校的财政收入是很大一部分的贡献。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澳州大学可能都不愿意去得罪中国留学生。 ”
同样在去年8月,澳大利亚纽卡斯尔大学(The University of Newcastle)一名印度裔讲师因在课上把“台湾”和“香港”称作“国家”,也遭到中国留学生的抗议。
吴乐宝说,因为怕触怒中国留学生,澳大利亚高校的很多老师在课堂上谈到南中国海等涉及中国的话题时,都不愿意详谈,也避免在敏感问题上发表跟中国政府不一致的看法。
“因为他知道一旦他触怒中国学生的话,他很可能会招致抗议,就会被扣上辱华的帽子。因为中国留学生在中国大使馆的引导之下,他们非常善于滥用西方的媒体自由、西方的反歧视的法案这些东西,给那些老师,那些正常发表自己言论的老师来扣帽子。作为老师的话,这个压力会非常大,会选择回避讨论这样的话题。”

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的特殊使命
吴乐宝认为,遍布澳大利亚各高校的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不是普通的学生团体,而是受中国官方控制,监视中国留学生的言行。
“他们会把你的这些所谓的‘反华’或者是‘反共’的言论汇报给中国大使馆,这样的话如果你还是中国公民的话,回国肯定会有很大的麻烦。”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本科生,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网络政策中心研究员阿历克斯·乔斯科(Alex Joske)发现,澳洲各大学的中国学联跟中国使领事馆的关系非常密切,常常奉命组织爱国活动。
“他们会帮助中国官方安排什么示威,会帮他们联系学生,帮他们影响学生。”

利用朋友圈力量 让海外中国留学生服务中共
阿历克斯·乔斯科认为,中国使领馆利用中国留学生为其政治目的服务,其实并不需要出多少钱。
“中国留学生在海外比较孤独,他们很多只会靠其他中国留学生,只有中国其他留学生当朋友。所以如果你有一大堆朋友去参加一个欢迎李克强总理的活动,那你肯定会跟他们一起去。所以他们就利用这种朋友圈的力量,利用这个友善的面孔,来让海外的中国留学生服务使馆,服务中国共产党。”

学联施压 澳大学药房不能摆放《大纪元》
中国学联的威力也令澳大利亚人害怕。201511月,堪培拉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主席陶品儒进入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药房,要求其停止发放法轮主办的《大纪元时报》。担心失去顾客的澳大利亚国立大学药房员工,答应了这一要求。关注这一事件的阿历克斯·乔斯科说,
“因为他(陶品儒)受不了任何批评共产党的言论,所以他就进了药房,然后逼这个药房的员工帮他们把所有大纪元报纸扔出去。药房的员工很担心如果他不跟着(满足)这个学联主席的要求,这个学联就会抵制药房,所以最后就扔了所有《大纪元时报》。然后到现在他们仍然不摆放《大纪元时报》。”

学联对“反共”人士的跟踪、骚扰
20168月,阿历克斯·乔斯科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校报Woroni用英文报道了该事件,也因此上了中国学联的黑名单。同年10月,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官员出席了堪培拉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举办的庆祝中国国庆的晚会。以该校校报记者身份参加该晚会的阿历克斯·乔斯科,遭到中国学联成员的跟踪、骚扰,现在还心有余悸。
“这个国庆晚会我到场的时候突然有一大堆穿着黑西服的人跟踪了我。他们整个晚上都跟踪了我,还逼着这个活动场合的正式保安把我踢出去。他们最后没有成功。但连我去那个洗手间的时候他们还跟踪了我,所以那时候真的很害怕。”

争取动员华侨 在国际事务上替中国发声
在校园之外,澳大利亚华侨更是中国政府大力争取和动员的对象。20173月,众多澳大利亚华人冒雨在悉尼欢迎到访的中国总理李克强。
“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前进进。中国万岁!欢迎李总理!”
20178月,中国和印度军队在洞朗地区对峙期间,澳大利亚华人也行动起来,抗议“印度入侵中国”。
815日印度独立日当天,一群澳大利亚华人驾驶着宾利、兰博基尼、法拉利、宝马等10辆超级跑车,在悉尼城区举行豪车游行,途径悉尼多所大学和印度驻悉尼总领事馆。这些豪车车身均贴有中国国旗,并配以“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界线即是底线”、“中国,一点都不能少”等中英文标语。

压制海外华人社区反对声音
冯崇义认为,中国政府正在唤醒、运用民族主义,压制海外华人社区的反对声音。
“通过这样的社区(活动)来去美化中共政权的形象,然后去把对他们不利的力量孤立甚至于消灭。”
冯崇义说,在澳大利亚,中国已经成功的压制了很多藏人、法轮功、民运团体批评中国政府的声音。台湾社团和媒体也受到很大影响。
90年代那时候台湾的社区很活跃的,也有几家台湾人办的报纸。现在基本上在这边社区里头,(就)社团和媒体(而言),台湾是销声匿迹了。”
胡煜明认为,目前,澳大利亚华文媒体几乎全被中国政府渗透控制。
“如果不是被他们控制的,也因为害怕他们会采取报复行动而不敢怎么样表达一些自己的观点。”
害怕拒签也让很多澳大利亚华人谨言慎行。胡煜明说,
“你乱说话,不照着他们的意思来做的话,或者反对他们的话,你就拿不到中国的签证。有不少人仍然在中国有财产跟亲属,叫他们完全割裂的话,他们很多人会觉得这个根本不值得。这儿政治上关他们什么事呢?所以不少人就会自我约束,自己犯不着跟他们去斗。”
胡煜明认为,中国花了大力气对澳大利亚华人社区宣传洗脑,并想以此为样板,在其他西方国家华人社区推广。
“我们这里离中国相对来说稍微近一点,还有我们这里是从地理位置上来说是最东方的西方国家吧,人口也不多。所以它觉得如果把我们这个搞好的话,可以为其他西方国家的华人社区设立一个典范吧。”

中国引发澳朝野警惕和反弹
中国的影响和渗透,已经引发澳大利亚朝野警惕和反弹。胡煜明说,
“这边澳大利亚的民众跟政府都开始警觉,尤其对我们这边的房地产,还有现在很多中资企业想来澳洲收购农场跟矿,现在已经逐渐的引起了我们当地民众跟政府的警惕,他们要收购这些资源的难度越来越大。”
对于澳大利亚等国近期出台旨在遏止中国影响渗透的法律,冯崇义分析说,过去几十年里,西方很多国家期待着,如果它们跟中国做生意,鼓励中国加入世界经济大循环,中国可以向民主、自由转型。但现实令它们失望。
“他们发现特别是习近平上台之后他根本就没有没有往民主自由方向转变的那种意向,甚至于往后走。这样的话,就使整个西方包括美国澳大利亚都在改变战略,就是不允许中国继续往这边扩张了。”
冯崇义认为,越来越多的西方国家认为之前与中国的接触(engagement)战略失败了,纷纷回头开始遏制中国的影响,中国在海外的影响力正在走下坡路。



来源:自由亚洲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