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20

北越上校裴信离世:从军方党媒高层变流亡异见人士

转发此新闻:
裴信2013年曾接受BBC中文采访。他仍然能用中文叫出他50年前见过的解放军总参谋长罗瑞卿大将,和多次见过的韦国清上将。



裴信(Bui Tin)在越战时期,是北越共产党的一员,1975年北越胜利,击退美国支持的南越。但自从战争结束,他成为不受欢迎的异见人士,他的名字在越南的纪录中被抹去。裴信日前离逝,终年90岁。BBC记者范娥(Nga Pham)报道裴信的生平:

1975年,一个炎热又干燥的下午,越南西贡的总统府内,越南共和国(南越)的代理总统杨文明和他的幕僚紧张地坐在会议室。

房间内有一张大桌子,放了几杯水和腰果。当天的午餐是人参炆牛腱和蔗糖煮鱼,但没有人在吃。

几小时之前,北越的坦克撞向了总统府外的大闸。杨文明以总统身份,透过电台发表了投降声明。

裴信曾是一名军队记者,后任北越军队上校,这比他后来投诚西方后的军衔低一级。

但裴信是进入房间的最高阶的军官。杨文明那时候正准备移交权力。但裴信说,你没有权力可以移交。

裴信为胜利感到十分兴奋,与很多北越人一样,他花了30年为自己所信的理念抗争。

今天是很值得高兴的一天,和平将会降临,战争结束,所有越南人都是胜利者。只有美帝国主义者被征服了。他在房内说。

 
 这张1975年南越投降的照片,裴信穿着军服站在右方背向镜头,杨文明则在中间。

过了几十年后,越共历史学家刻意地在这历史性的一天,不再提及裴信。

理由很简单,裴信已成为流亡海外的异见人士。

越战后,越南并没有如好多人的想象般成为共产主义天堂。越南与原本是传统盟友的中国也陷入冲突之中,越南在世界舞台上被孤立,一方面要面对疲弱的经济,一方面要面对分裂的社会。

政权无法做好经济方面的管理,结果民怨四起。

裴信感受到国民的愤怒,他身为越共党报《人民报》的副总编,他在前线看到领导层的衰弱。

19909月,他获邀出席法国共产党中央机关报《人道报》的一个年度活动,裴信决定不返回河内。

没有人会想到事件会这么峰回路转,他原本被视为是党内精英,是坚定的社会主义者。

所以,他在BBC广播自己离开越南的消息,震撼了越南的党和政府。

一名BBC越南语的资深记者杜文(Do Van)回忆说,1990年代初,我到河内公干,开始留意到裴信似乎已对这个政权幻灭了。

接着11月,我们在巴黎相遇,他告诉我要透过越南驻巴黎使馆,把一名普通民众的请愿信转发给越共,他在信中发表了对越南经济政治环境的深切关注。

他叫我透过BBC越南语转播这封信。

杜土被时任BBC越南科主任朱迪斯托(Judy Stowe)委以重任,与裴信进行一连串的访问,内容是有关他在请愿信中的12点诉求。在接下来的六周中,访问陆续广播,裴信指控越共政权官僚、不负责任、利己主义、贪污舞弊

所有越南人都在水深火热之中,他说,当地有严重的经济问题,包括急速扩大的通胀,物价上涨,公务员和干部的生活质素每日下降。

裴信呼吁要合力建造一个以人民为核心真正民主的国家。他希望可以把国家由社会主义共和国改为民主主义共和国,把越南共产党改为越南工人党为我们的抗争重拾真正的意义

他对一些越南党的领袖一直以来严密保护的私人生活的见解,触怒了河内的高官。

BBC来说这也是一个大新闻。越南的听众在那几个星期,每晚都紧贴收音机收听外界的资讯,亦抄下电台广播的内容,秘密地在民众之间流传。

裴信1995年的《追随胡志明:北越上校的回忆》,大大打击了越共政府的认受性。

裴信撰写了回忆录《追随胡志明:北越上校的回忆》 

裴信在死前最后一刻,仍然被越南官媒列为叛国者。越南媒体——包括他曾经工作过的《人民报》——都没有提及他的死讯。

1927年,裴信出生于一个官宦世家,当时越南仍然是法国的殖民地。裴信19岁加入共产党。其父原是司法部官员,之后加入胡志明领导的越南独立同盟会,后来成为新国会主席。

因为父亲的关系,裴信能够接触不少党内高层。当时他在民族英雄武元甲的指挥下,参与多场战役,其中一场著名的奠边府战役成功击退法军,裴信在战斗中受伤。

 
 裴信(右一)1954年在奠边府战役中负伤。据他讲,奠边府战役的主要军事决策是武元甲(右三)做出的。


因为他是部队中的军方记者,他在现场见证了许多历史时刻,包括美军在1973年撤出越南,也见证了越南军队在1979年大举入侵柬埔寨并推翻红色高棉政权。

我爸爸是一位最尽忠职守的记者。裴信女儿裴白莲在河内的家中对BBC说。
他总会在现场,怀抱热情去采访报道。

裴信经常要去不同的地方采访,即使裴信没有在子女成长时陪伴左右,但裴白莲说,他是一个好父亲

他教我们分辨对错,以及作为公民,应该怎么去思考这个国家,她说,他爱越南。

裴信流亡到西方国家,对他的家族带来严重后果,特别是90年代,他们多次被盘问和骚扰。裴白莲最后一次与父亲见面,是2015年,她秘密到访巴黎的时候。

而在最后一通电话中,裴白莲说,父亲曾问她:你对我惹那么麻烦感到生气吗?

 
 裴信晚年甚少与家人重聚。

裴白莲回答说,不会,你是我们的父亲。

认识裴信的人都知道,裴信不会重返越南,因为这样做,他便不能畅所欲言。

但裴信一直梦想重回祖国。裴信用得最久的电邮地址是LienBat,这是他位于河内市外的祖居。

而这个回乡之梦,至他离世也未能实现。



来源:BBC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