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31

没人逃得掉 在这里连和尚也要“姓党”

转发此新闻:


在只有一个主义、一个政党、一个领袖的中国,人们的信仰无处安放,且只能信仰一种红色,不管是长时期生根于社会内部的佛家、道家或者外来的基督教。在这里都无时无刻处在老大哥的密切监控下。现实而言,所有名义上与实际中,中国社会的信仰无一例外与党组织密切挂钩,连存活了1500年之久的少林寺也不例外。

据中国媒体近日报导,8277时,嵩山少林寺举行升国旗仪式,少林寺方丈释永信率众僧参加。少林寺官网负责人表示,自少林寺西元495年建寺,这是1500多年来首次举行升国旗仪。

该消息已经传出,在中国内外引发较大关注,普遍的看法是滑稽、闹剧与不可思议。即便人们异常清楚在中国所有宗教信仰都被党组织化,但这样直接、大白于天下的司马昭之心做法,仍然过于搞笑,不仅无法得到赞扬,反倒打心底对此厌恶。

有着1500年之久的少林寺,是所有国内宗教白热化向党组织效忠的开始。据了解,在今年731日的全国性宗教团体联席会议第六次会议上,佛教、道教、天主教、基督教等宗教的中国佛教协会、中国道教协会、中国伊斯兰教协会、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中国天主教主教团、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中国基督教协会、等团体相关负责人,都一致同意要在宗教活动场所升挂国旗。

宗教信仰政治化、被党组织化早就在中国大行其道。同样以少林寺为例,其方丈释永信同时还担任第九、十、十一、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第十届全国青年联合会委员,政协河南省委第十二届委员、常委、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河南省佛教协会会长。

荒谬少林寺
毫不夸张说,这样的少林寺,这样的宗教信仰,早已经沦为中国权力机构的一部分。而一旦信仰自由被监管被约束被国家主义化,中国式宗教信仰在现实中往往失去了它原本应有的价值与责任,当权力之手常年介入其中,肆无忌惮地控制宗教信仰,它早已沦为权力的帮凶,对真正意义上信徒的信仰,不具备任何意义。

再以最近沸沸扬扬陷入性丑闻的北京龙泉寺方丈学诚为例,数十页资讯确凿来源详实的举报信,更让海内外震惊,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寺庙?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方丈?这个人该多邪恶才能把名义上的信仰与实际中行为两极分化到如此之大?

比如举报信中介绍,根据指控学诚喜好处女,诱奸前要再三确认对方是处女才下手,性侵完后直接抛弃,导致多位女尼精神失常,而学诚法师却把她们送到小庙囚禁,当有受害者想脱离学诚法师魔掌却遭到学诚法师生命威胁,而此次有两位比丘尼举报声称自己遭受到学诚法师生命威胁,有些甚至写下害怕遇害提前遗嘱。

同样值得关注的是,在没有被曝光之前,学诚可谓活着金字塔中,他担任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民族和宗教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在政治权力身份上,学诚跟释永信一样平步青云,更早之前,他还担任中央国家机关青年联合会副主席、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副主席、全国政协常务委员。

虽然学诚辞去了职务,但其负面影响与人们对中国式宗教信仰的质疑无法消除。是什么让本该比普通人更有信仰的宗教,产生这样的蛀虫?原因很简单,因为它本身就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宗教信仰,而是打着宗教信仰的假产品、伪产品,换言之,一切的信仰自由都是国家主义权力机构说了算。

爱国才是最高信仰
政治权力的长驱直入不仅仅表现在少林寺和龙泉寺身上,再比如对国内基督教的严格管控,浙江等地更是拆教堂抓人也在所不惜。而据笔者了解,目前全国范围内对基督教的严格控制,可谓多年来最高级别,多个地方,甚至于小到村镇,都对此如临大敌。

名义上来看,中国宗教的管理部门国家宗教事务局,但同时,很多职能工作是由统战部来做。无论任何信仰,软硬兼施是权力机构对此严格监控的主要策略。软的一方面,比如前面讲到的对释永信、学诚,予以政治权力身份,让其活跃在公众面前,名利双收,甚至包括像学诚这样利用权力大开色戒;硬的一方面,对不听从命令者,下狠手,拆教堂,抓人,绝不姑息,舆论上再进一步抹黑。

很显然,软硬兼施的效果是异常之好,整个宗教信仰方面,全方位被国家化,被原子化,整个社会也听不到任何杂音。

正如少林寺主持释永信用爱国来形容这1500年来首次升国旗的心态:爱国,是佛教一贯的历史传统。每天我们所念颂的回向偈时时在提醒着四众:国土恩与父母恩、众生恩、三宝恩同等重要。爱国、报国土之恩是佛弟子的职责,也是我们为庄严国土应尽的义务。

释永信的混淆视听,如同整个中国宗教信仰名义上还都有各种说辞,但实际中,他们只是权力机构的附属品、参与者,自上而下的宗教信仰,早就沦为了一种欺骗、虚伪与没有意义,跟真正的宗教信仰是完全两回事。



来源:上报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