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04

分析:中国下半年房市和财经走势(何坚)

转发此新闻:
  中共最近召开的政治局会议,将如何影响房市和财经?(FRED DUFOUR/AFP)

中共最近召开的政治局会议,释放出两个字的强烈信号,那就是“不稳”。受此影响,中共下半年的财经政策或将左右摇摆,而一直涨不停的房市,很可能会被强行摁住。
731日的政治局会议强调下半年“要保持经济社会大局稳定”,“保持经济平稳健康发展”,会议新闻通稿全文出现18个“稳”字,凸显中共内心极度“不稳”,甚至恐慌。

政治局会议释强烈信号:“不稳”
政治局会议提出了“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的六“稳”要求。
不过,它所谓的“政策”和“精神”,通常都得反向解读。意思就是说:民众找工作难了,银行、债市、股市等金融风险要失控了,出口会更少了,外资企业要转移去外国了,基建投资刺激不了经济了,市场心理越来越恐慌了。
一句话,中国经济方方面面全都稳不住了。
其实,无论是学术界或是中共自己都很清楚,在货币驱动经济增长的模式下,数十年来所积蓄的金融风险已经将中国经济变成了一个炸药桶,而债务和房市就是导火索。
截至20185月(部分使用2017年底数据),中国总体债务规模=中国居民债务总量(41万亿元)+政府总负债(45万亿元)+企业部门总负债(170万亿元)=256万亿元人民币,与GDP82万亿元)的比例已经高达312%
中共近年来不惜降低经济增长,也一直要强力去杠杆(去债务),就是希望能稍稍降低点金融风险。因此今次中共最高层的政策表态,依然是坚持“去杠杆”。
然而现在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中国经济愈发动荡,下行压力大增,长期以来被中共以经济增长掩盖或延缓的各种社会矛盾和经济风险,日渐呈现井喷征兆。
P2P网贷连环爆雷,各类企业债券密集违约,地方债如贵州黔东南州政府棚改项目反复逾期违约,包括退伍军人在内的各类民众维权等群体抗争事件星火燎原般此起彼伏。
此时此景,经济增长对中共而言可能就不仅仅是“执政合法性依据”,而是溺水者的救命稻草。
所以政治局会议要求“保持经济社会大局稳定”,“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说白了就是中共在政治上需要经济稳增长、以缓和社会矛盾。

财政放宽松 地方债再膨胀
既要坚持“去杠杆”,又必须稳增长以保持“大局稳定”,这就是中共最高层最新的态度。
这种矛盾的政治表态,使得“坚持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这种表述,给人以模棱两可之意。
如果透过错综纷乱的表象,直指中共政策本质的话,或许更能把握住宏观方向。
中共自诞生之日起就陷入生存危机,“亡党”恐惧就是其头等大事,因此无论财政或货币政策,首要目标是维系中共生存,而非更好的资源配置。
中国经济如果不去杠杆,高负债的金融风险已达爆发临界,所以中共不得不去杠杆,至少不能让杠杆(债务)恶化。
所以货币政策“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应该是不会再走全面宽松的“大放水”老路。
至于积极的财政政策,其实很难玩出新花样,主要手段还是基建投资。
然而,政府要稳住经济增长,没有钱是玩不转。尤其是去年开始的去杠杆+严监管,让债台早已高筑的地方政府,“借新债还旧债”都很难还上,更别提拿钱投资基建。
因此中共的去杠杆,此后可能会如同政治局会议提出的“协调好各项政策出台时机”,也就是去杠杆的新动作先放一边;同时“把握好力度和节奏”,也就是之前让地方政府踹不过气来的严监管应该会放松。
具体而言,地方政府为了“稳定”(要吃饭),为了基建补短板(投资GDP),又可以大张旗鼓地在财政预算内举债(地方政府债券),并通过各类融资平台性质的国企筹资(隐性债务)。
这种财政宽松的结果,其实在各方预料之中,因为中国各级政府实质上是中共控制民众的工具,是党器而非公器,所以不会破产,甚至以政府信用作为担保的隐性债务也有政府兜底的底气。
虽然中共从去年底开始制造舆论,称要打破政府兜底幻觉,并且也查处了个别地方官员。但从整体上判断,中共肯定不得不为地方债兜底,所作的宣传无非是为了警告地方官们弄钱不要太过火,免得中央兜不住。
中国债务危机的主体——地方政府债务,应该会再度膨胀。
虽然说地方债膨胀的后果,可能是炸毁整个经济,但对中共而言,现在就只算得上是远虑,而非覆亡在即的近忧。

央行稍稍拧开了货币水龙头
货币政策是不能量化宽松,一旦大放水,有直接引爆债务和房市危机的可能性,中共肯定是不敢赌。
不过,货币紧缩程度会有所放松,流动性目标已从“合理稳定”转变为“合理充裕”。81日中共央行召开电视会议再次确认了货币政策“稳健”,同时“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就是说央行不会大放水,但会有限度地少量放水,也叫边际宽松。
比如说,今年以来,央行通过6MLF(中期借贷便利)至少释放出2.3万亿元货币,但因为MLF最长只有一年期,到期收回,所以实际放水并不多,最多只算是渗点水。
而央行今年以来还进行了三次定向降准,一共释放了1.55万亿元。降准,因为释放出的是基础货币,如果乘以货币乘数(目前是5.4),理论上可衍生出最多8.4万亿元广义货币(M2),但具体能催生出多少货币流动性,还要看银行业愿不愿意放贷。
降准操作,其实算是央行打开了水龙头,准备了有水可以放。
因为央行并未降低利率,来直接鼓励投资、刺激企业贷款和银行放贷。所以央行拧开了水龙头,但没敢鼓励用水,担心出现“大水漫灌”。
如果央行真的降准又降息,那就是转向全面宽松。但目前看,中共暂时还不敢承担这种货币强刺激的爆炸式风险。

房市强行摁住
中共政治局会议今次对市场和民间最大的冲击,莫过于这个表态:坚决遏制房价上涨。
以前官方的说法是“遏制房价过快上涨”,意思是允许慢慢涨。现在呢,似乎是不准房价上涨。
就在会议当天(731日),深圳发布楼市新政,主要内容是三年限售、防范假离婚购房,以及限制企业买住房、管控商务公寓。深圳成为继西安、长沙、杭州、上海后,第五个限制企业买住房的城市。
7月以来,各地房地产调控已经超过40次,刷新最近两年楼市调控同期纪录。
中国房市,未来会如何变?
同样可以透过表象来看问题本质。
中国的房市早就丧失了理性,陷入了全民疯狂的漩涡。罪魁祸首是谁?是政府(中共)。
是中央政府要房地产拉动经济,是地方政府要卖地捞钱搞政绩,是中共权贵们打造出房市这个资金池、对中国人的财富进行终极大收割。
谁能逃得脱?现在的中国,谁都逃不出房市这个泥潭。
住房,对中国人而言,已经不仅是住宅,更是炒卖的金融投资品。
房市,早就绑架了金融,打垮了实体。从卖地、建房到买卖房屋,绝大部分玩的都是银行的钱,金融风险哪里逃?
中国房地产总市值现在已经超过了430万亿元,是GDP(国内生产总值)的五倍,股市总市值的七倍。资金如果成规模地退出房市,金融业即刻脆断,经济崩盘。
实体经济?哪怕手眼通天的长春生物,过去卖假疫苗所获得的超高回报,拍马也赶不上炒房。
中共央行现在拧开了水龙头,最担心的就是水没放到实体经济中,又流入房市泥潭。
因此不但房价会被严格控制住,资金流向房地产的渠道也会被严密封堵。深圳限制企业买住房,就是堵住货币从实体流向房市的一条通路,其它大城市可能会陆续跟从。
无论是地产开发或是个人买房,贷款未来可能不会变宽松,更可能会越来越收紧,贷款成本(利率)也可能上升。
如果这些操作,还阻挡不了房价上涨的话,政府的后手还多的是,例如拉长交易时间,例如议论中的房产税。
至于说,房价会不会下跌?
从整体上看,明显下跌的可能性很小。
因为房价大跌,意味着房市资金打算出逃,银行风险飙涨,那个后果就不是远虑,而叫爆雷。换言之,中国房市跟中共的生死其实已经捆绑在一起了:房市大跌,经济崩,中共亡。
当然,杠杆率过高,即借钱炒房太凶的个别地区,房价有可能会适度回落。但从全国房市整体上判断,中共所需要的,是稳住房价,即政治局要求的“遏制房价上涨”,而不是要降低房价、让百姓能安居乐业。
所以,这次中国最高层的表态,意味着中国房市可能会被强行摁住:
房价会被稳住,能涨,但不能明显上涨,更不能明显下跌;买卖房屋会变难,资金进出房市会被严密控制,就是说,买房炒将变难,而要卖房从房市中变现钱,未来将变得更难。

中共高层经济政策明显分裂
7月底,中共国务院和政治局先后开会表态,在为中国宏观政策定下基调的同时,也暴露出高层在经济政策上的明显分裂。
723日中共总理李克强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定调中释放出的信号明显是更加宽松。
“积极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国常会这些表述直截了当地传达出财政和货币政策要更宽松的意味。
然而政治局的基调,只有“积极的财政政策”,而没有“更加积极”的提法;“稳健的货币政策”,也没明说“松紧适度”。
如果说在财政和货币政策上,政治局和国务院只是存在力度上的差异,那么在“去杠杆”和“稳定”这些更底线的中共原则上,中共最高层的态度明显分裂。
国务院的政策表态中,只字未提“去杠杆”,而政治局是坚定“去杠杆”。
国常会会议通稿中,只字未提所谓的“大局稳定”,全文总共只有四个“稳”字,讲的全是经济和政策稳定稳健;而政治局是“稳”字当头,全文出现18次“稳”,经济也好、政策也罢,全都是为了“稳”。
由于中共体制是党指挥一切,所以中国经济政策最终还得看党的脸色。
中共最高层在经济政策上释放出的分裂信号,似乎更多的,是中共总理李克强个人政治观点的流露,可能是他将自己对中共当前局势的看法,在经济政策上无意地流露出来一点。
很可能因为身处高位、了解信息更多,总理很清楚中国经济所面临的真实困境有多糟糕。
更糟糕的是,作为中共最高层,他更加清楚,中国的经济危机根源上源自中共体制,压根就不是什么去杠杆等改革所能救得了的。
那么,可能总理是个务实派,既然知道中共经济晚期癌症,已经没得治,还不如吃好喝好,快活一天是一天。
那么在政策上,国务院的倾向明显是,只要经济能好点,该放松就放松,该放水就放水。
于是,政治局、国务院,这次似乎不同调。

来源:大纪元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