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04

专访:从毒奶粉到假疫苗 严重倒退的十年

转发此新闻:
十年前,赵连海带领一众毒奶粉受害家庭维权;怎料十年后,他发现一对子女竟也接种了涉假疫苗。相隔十个寒暑,这次同样尝试挺身而出,但他说所看到的是中国社会节节倒退。

China Zhao Lianhai Aktivist Milchpulver Skandal Polizei (picture-alliance/dpa/H. Hwee Young)
 赵连海(左二)因为毒奶粉受害人维权被指寻衅滋事,2010年被判囚两年半。



赵连海2008年因为儿子饮用含过量三聚氰胺的奶粉,成立结石宝宝之家”带领一众受害家庭维权,结果2010被判寻衅滋事罪入狱两年半。事隔十年,赵家的孩子又再卷入另一次健康危机。

德国之声:你的孩子接种了哪个厂家的疫苗?
赵连海:我家两个孩子都接种过有问题厂家的疫苗,13岁的儿子去年6月在学校打了长生生物的疫苗,9岁的女儿2016年接种了武汉生物的疫苗。他们接种的疫苗是否合格,我们不知道。他们目前没有明显的反应,但疫苗是直接进入血液的,而且这些厂家长期用不合格的产品,所以我们非常担心。

德国之声:2008年你的儿子饮用过毒奶粉,想不到类似事件会重演?
赵连海:说实话真没有想到,疫苗毕竟是这麽严肃的东西。以往疫苗都是国家层面的东西,出问题是监管部门完全失职,这个当然要追究他们的责任、保留这个权利,但眼前还是把孩子健康放在首位。确实很心寒、很愤怒,但有什麽办法。
我和太太想为孩子做自费的身体检测,但去过很多医院都说没有这个服务,甚至去北京的美国医院也没有,院方都说要向疾控部门了解。有求助无门的感觉,这些疫苗公司都是长期有问题,我们作为家长还挺后悔,为甚麽当初没有想到为孩子打进口疫苗。但现在来说后悔也晚了,只好补救吧。

Flash-Galerie Deutschland Lebensmittel Lebensmittelskandale Milchpulver in China (AP) 
     摄于2008年,一名因饮用“毒奶粉”而患上肾结石的小孩,当年官方统计有数以万计小孩因此住院。


德国之声:你在毒奶粉和假疫苗事件也身受其害,社会这十年来处理健康问题有否进步?
赵连海:进步是谈不上,并且是严重的倒退。尤其是疫苗这麽严肃的产品都出现如此严重的问题,非常痛心。倒退不仅是指疫苗,而是整个国家的各个行业。第一,倒退是因为道德丧失,这一点非常痛心,坚守道德是基础,但由于道德丧失,即使有方方面面的法律规定,它为了自己的强大利益而没有底线。第二是监管部门完全失职,所以导致这些事件一直出现。

德国之声:你曾因毒奶粉事件维权被判囚两年半,担心再挺身而出会有相同遭遇吗?
Zhao Lianhai Aktivist Milchpulver Skandal (Getty Images/AFP/P. Parks)赵连海这次同样希望协助家长申诉假疫苗事件,但并不是很顺利。 

赵连海:这个本来没有担心,我刚刚介入这件事时,维稳部门已找我谈过话,也所谓上岗了。我个人观点是,事情已经发生就要理性去面对,怎样令孩子得到救助、实惠,我觉得是重要的。目前应该把孩子的健康医疗放在首位,我想把更多精力放在沟通、启动救治方面,其他法律诉讼和追责再一步步去做。如果能促成百分百治疗免费,包括给家庭补助,这些都是务实的。
情绪这一块我非常理解,包括我本人非常愤怒,但我们光有愤怒是无用的,我们要让救治机构解决问题,不要和他们形同对立,这是我发自心里的建议。

德国之声:经过十年前的经验,这次会如何向官方申诉?收集问题疫苗患者统计资料的进度怎样?
赵连海:本来这工作是推动救治检查的,但现在非常艰难,包括本来有提供资料的家长要求我把其删除,我尊重他们的要求,但是个遗憾。我个人建议沟通,这些事需要智慧来做,如果光是拉横幅抗议会导致僵化,这是我的观点。我觉得光是一鼓怒气,事情反而会走向不好的局面,这是我个人的担心。

China Medikamentenskandal (picture-alliance/Imaginechina/H. Gaolei) 
 2018年的假疫苗丑闻,牵涉受害的同样多数是小孩。

德国之声:今天你决定退出家长群体,原因是甚麽?
赵连海:我确实想用自己的一些经验提出建议,但从现在来看,家长对我非常不信任,我觉得遗憾和无奈,非常难受。我想帮他们,但也担心他们最后更多地误解我,免得最后帮不上忙,还把事情给毁了。有些人甚至觉得我来维稳,把我踢出微信群。事实上本身我要承受很大压力,包括来自官方的,往后以个人名义继续推动会很难。

德国之声:你满意政府目前的反应和解释吗?如何避免悲剧不断重演?
赵连海:现在时间还很短,官方的措辞不好做甚麽判断。我只是真切关心自己的孩子,首先要了解孩子注射疫苗有无效,否则可能考虑是否提出诉讼。不合格疫苗对孩子有没有长期影响,这也是我以后长期要关注的。制度上要做好品质工作,另外我们需要的是道德基础,它和监管工作落实到位两者缺一不可。


来源:德国之声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