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25

日本加强在印度洋区域的存在以制衡中国

转发此新闻:
斯里兰卡亭可马里,日本和印度将合作投资这里的港口建设。(2015年12月20日,美国之音朱诺拍摄)
斯里兰卡亭可马里,日本和印度将合作投资这里的港口建设。(2015年12月20日,美国之音朱诺拍摄)


据《印度时报》(Times of India)报道,在中国国防部长魏凤和出访新德里的前一天,正在印度访问的日本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Itsunori Onodera)与印度国防部长西塔拉曼(Nirmala Sitharaman)共同宣布,日印两国军队将在今年晚些时候举行首次双边军事演习。

中国国防部长魏凤在新德里与印度国防部长西塔拉曼握手(2018年8月23日)
中国国防部长魏凤在新德里与印度国防部长西塔拉曼握手(2018年8月23日)

报道称,日印双方就签署日本自卫队和印度军队相互融通物资与劳务的《物资劳务相互提供协定》(ACSA)达成一致。该协定旨在双方之间顺利提供燃料、弹药等军事物资。日本和印度两国的媒体都直言不讳地表示,两国通过推进具体的防卫合作,其主要意图就是“抗衡中国在印度洋地区的扩张”。
对中国“不友好”的举动
《印度时报》援引一位未具名的印度官员的话说:日印两国的国防部长都强调,“必须确保印度洋和太平洋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两国在“扩大海上安全领域的合作方面有着共同的利益,并乐见双方海军正努力签署深化合作的具体方案。”此外,印度和日本还决定,加强两国在国防设备和技术方面的研究,双方已经在无人驾驶地面车辆和机器人等项目上开展了合作。
不过,《印度时报》指出,日本也非常希望,尽快结束与印度之间旷日持久的军售谈判,该项合同包括十几架大型US-2i两栖飞机,价值约15亿美元。印度至今仍未在采购协议上签字。
有中国的分析人士指出,日印达成一致的《物资劳务相互提供协定》是一个准军事互助协定,一旦签署,当其中一方处于战争状态时,另一方将可以提供直接出兵之外的几乎所有军事援助,包括提供补给、救助等后勤支援。对中国来说,日印签署这个协定是一个“非常不友好”的举动,针对中国的味道非常浓厚。
日本牵头抗衡中国
据合众社(UPI)报道,日本海上自卫队将从8月26日起,派遣三艘军舰组成的舰队进驻印度洋。舰队将先后停靠并访问菲律宾、印度尼西亚、新加坡,然后将在印度洋与印度海军进行联合军事演习,最终于10月30日结束此次远航。
日本增强在印度洋地区的军事存在与近年来日本在该地区的大规模商业投资相辅相成。美国《商业内幕》(Business Insider)网站不久前报道,2015年以来,一直隐身在美国背后的日本便开始在印度洋地区寻求担任更重要的角色。日本不断深化与该地区的安全伙伴关系,积极参与这些国家的基础设施项目,仅2016年,日本在印度洋沿岸国家的基础设施投资就将近80亿美元,其中许多项目都凸显出直接与中国抗衡的意图。
日本在缅甸投资了迪洛瓦港和经济特区,与中国投资的皎漂港隔海相望;孟加拉国在印度的压力下,搁置了与中国签署的80亿美元的马塔巴里(Matarbari)港口和热电厂项目,后交予日本企业;日本参与了印度在伊朗投资的察巴哈尔港,该港口距离中国在巴基斯坦投资的瓜达尔港相当近;此外,日本和印度还将在斯里兰卡北部投资亭可马里港,直接抗衡中国在该国南部投资的汉班托塔港。
日本投资与中国的区别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印度洋问题专家布鲁斯特(David Brewster)在智库“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的网站上撰文指出,日本在印度洋沿岸的投资有别于中国的一带一路投资,主要有如下几个方面:
日本强调投资项目的安全性、质量保障、社会和环境因素,强调项目推进过程中的透明度,强调投资与当地的发展目标相一致、与更广泛的、基于规则的秩序保持一致。
与中国大张旗鼓地宣传“一带一路”不同,日本在印度洋地区的投资很少做高调宣传,因而许多项目并不为人瞩目。而一些中国的投资存在着虚夸规模、重复计算、以及模糊的承诺等弊病。
布鲁斯特认为,日本与中国在该地区投资的另一个巨大区别是日本积极邀请地区大国印度的合作,而印度由于中巴经济走廊的问题,已经多次表态,不会支持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这一点至关重要,布鲁斯特表示:“很难想象在一个区域性经济合作体系中将这个地区的核心国家印度排除在外。”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