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02

美媒:不能不提的疫苗业内幕 引爆“中共最大梦魇”

转发此新闻:
国产疫苗垄断市场 中国父母陷入恐慌
       国产疫苗垄断市场 中国父母陷入恐慌

正在延烧的假疫苗事件引发中国父母对子女安全及健康的恐惧。这被认为将成为中共最大梦魇。美国之音认为,反思这起社会危机事件,就不能不提中国疫苗业的一个乱象:中共对中国国企的贸易保护主义。

吉林省长春长生生物科技公司的狂犬病及百白破疫苗不合格事件,在国内引爆恐慌。之后,中国最大的疫苗生产商、央企中国生物技术公司集团下属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公司也被发现生产问题疫苗。仅官方曝光,这两家公司出售的不合格百白破疫苗已超过65万支。

虽然长春长生已有18名高管被批捕,一个新成立的核查组也已于日前赴武汉生物调查问题疫苗事件,但这起引发全社会恐慌的事件还远没有过去。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Foreign Policy)指,对一个多次爆发监管丑闻的国家,这些行动可能不足以缓解公众愤怒,假疫苗触及中共政权脆弱的一点——儿童安全,父母对子女安全与健康的恐惧,是中共挥之不去的最大梦魇。

文章引述浙江省一位不愿具名的正在照护侄女的医生说,事件爆发后,她的表亲立刻感到恐慌与自责,因为他们和许多中国家长一样,为自己的孩子选择了中国制疫苗,而不是来自欧美的较昂贵的疫苗,现在进口疫苗严重短缺,每个人都想要外国疫苗

美国之音日前一篇报道揭开了中国疫苗业黑幕——是中共的贸易保护政策使国产疫苗垄断了市场。

文章拆解说,中国疫苗业由国产疫苗垄断的原因主要有三个:

一,官方规定所有进口疫苗必须通过国内临床试验,过程耗时长久,常需数年时间。

人乳头瘤病毒疫苗(HPV疫苗)就是一个典型案例。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早在2006年就批准了第一批HPV疫苗。但这类疫苗用了十年时间才得到中共国家食药监总局首次批准。

二,进口疫苗生厂商必须取得中共监管机构颁发的进口许可证,每五年必须续期一次,中共政府可以无故拒绝续期。

2015年,美国疫苗业巨头辉瑞(Pfizer)宣布停止供应沛儿-7价肺类疫苗,原因就是它的进口许可证过期,但续期申请又被中共监管机构拒绝。

之后,辉瑞又提交了更先进的沛儿-13价肺类疫苗进行审批,但直到一年半以后才得到进口批准。

三,受中共监管部门所限,国外厂商常要生产高于国际标准的疫苗,或与国际售品不同的疫苗,最常见的调整就是更改生产工艺。

致死致伤大批人的山西疫苗事件(发生于2007年)在2010年被曝光后,中国政府提升了疫苗质量标准。虽然肇事企业是挂名在中共卫生部下的国企,但结果是三种进口疫苗因不符合新规在同年暂时退出了中国市场。

虽然这篇文章曝光的是国企因何能够垄断中国疫苗市场,但在长春长生假疫苗事件爆发后外界已经意识到,这些大型国企都由中共权贵家族掌控,中共保护的其实不是国企本身,而是这些权贵的利益。

当然,也有一些所谓的国企其实早归入私人手中,这些私人掌舵者则是某些权贵家族的白手套。长春长生就是一个明显案例。

长春高新技术产业股份有限(集团)公司(长春高新)在2001年将长春长生的大部分股权售予长春高新的副董事长兼总经理高俊芳,使长春长生由国企摇身一变成为高的私人企业。高俊芳与中共吉林帮官员间的关系也正逐渐浮出水面。

本次疫苗危机伤害到最应受保护的社会群体——儿童,而且似乎从富豪到平民概莫能免。此前微博与微信上就曾有消息说,京东大亨刘强东以及众多北京官员,包括维稳警察的孩童,均被注射了假疫苗。

这使网上怒吼连连,很多网民表示对这个政权感到彻底绝望和幻灭。

《外交政策》前述这篇报道的题目就叫做《父母的恐慌是中共(Chinese Communist Party)最大的梦魇》。

值得一提的是,中共在各个领域实施贸易保护政策,包括提供补贴、限制外资进入、要求外资用技术换市场等手段,这也被认为是美国川普政府发起此次贸易战的原因之一。在中共试图拉拢欧盟一起对抗美国时,欧盟官员曾表示拒绝,并指出,在市场准入、知识产权被侵犯,以及政府对高科技产业补贴方面,美国和欧盟对中共存在共同的担忧。


来源:希望之声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