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23

一带一路被“退货” 北京为何强作镇静? 唐浩

转发此新闻:
  马来西亚新总理马哈蒂尔,8月21日与北京当局达成协议,正式停止一带一路的两项合作项目。



中共的标志性政策“一带一路”,首度遭到登门“退货”。
高龄93岁的马来西亚新总理马哈蒂尔,821日与北京当局达成协议,正式停止一带一路的两项合作项目:“东海岸铁路计划”(ECRL)以及沙巴天然气管线开发案。两个项目总费用,超过223亿美元。
“这些项目将取消,直到马来西亚能负担得起。”马哈蒂尔强调,这两项计划费用太过庞大,恐导致马来西亚被债务压垮,因此决定叫停。
虽然马来西亚需要支付赔偿金,但马国将与中方沟通,降低赔偿金额。而令人瞩目的是,中方并未对此强势抨击,反而低调表示理解。
事实上,马哈蒂尔在去年底就已经大力批评前首相纳吉(Najib Razak)在位九年期间,过度开放中国资金进入,特别是开放投资房地产与基础建设,将影响国家主权。
今年5月,马哈蒂尔当选后,立即展开调查,发现纳吉与中共合作的一带一路相关建设,出现不合理的资金异常,并于7月初下令停工。稍后,纳吉也因为涉入一马发展公司(1MDB)贪腐案而被捕。
马来西亚,堪称第一个直奔北京、登门叫停一带一路的国家。马来西亚的案例,也充分体现一带一路给其它国家带来的风险。
“一带一路”风险一:造成沉重债务
中共通过一带一路,对受援国释出巨额贷款进行基础建设,但往往令受援国难以偿还;加上中共要求大量雇用中国工人,对当地经济、就业并未带来多少贡献,最后形成无力偿还的“债务陷阱”,迫使受援国不得不让出部分主权来偿债。
马哈蒂尔发现,光是东海岸铁路计划的建造成本,就已经高达810亿令吉(约197.5亿美元),远远高出纳吉此前宣称的550亿令吉(约134亿美元),若再加上未来的运营、管理成本,债务数字将压垮马来西亚的未来,“我相信中方也不希望看到马来西亚变成一个破产国家”。

“一带一路”风险二:输出贪腐
中共的一带一路,往往要求由中国国企承包工程,也因此将中共官场盛行的贪腐、回扣、贿赂等不正之风,输出国外,腐败他国政治社会。
马来西亚前首相纳吉,不仅涉入一马发展公司案件,还被指与中共资金往来密切。检方在纳吉家中搜出的现金与财物,价值约10亿令吉(约2.4亿美元),更传出纳吉夫妇藏在海外的金钱高达1000亿令吉(约243.8亿美元)。

“一带一路”风险三:让受援国变成中共侍从国
一带一路表面上是援助弱小国家发展基础建设与经济,但本质上却是中共为了布建未来以其为中心的跨国分工经济体系,以服务中共为目的。
因此,一带一路对各个小国的建设策略,都早已在中共的安排算计之中,俾便将来为中共所用,也进而导致受援国可能被中共“战略殖民化”。
例如马来西亚的东海岸铁路计划,从马来西亚东岸,横跨马来半岛直抵西岸的吉隆坡,其根本上的一项战略目的,是方便中方经由马来西亚陆路,向印度洋运送物资,减少对新加坡与马六甲海峡的依赖。

叫停一带一路的马哈蒂尔也对此心知肚明,他在会见李克强后也坦率直言,“我们不希望出现新型态殖民主义,因为穷国没能力与富国竞争。”

马哈蒂尔登门向北京“退货”一带一路固然罕见,但更罕见的是,北京方面的回应竟是表示理解。
为什么?
“一带一路”被批“新殖民” 中共低调避免张扬
首先,近期以来,一带一路已经广受国际社会严厉批评,认为是中共刻意埋下债务陷阱,对他国进行“新殖民主义”;加上斯里兰卡、老挝、柬埔寨、巴基斯坦等国家,都因为一带一路出现严重的债务危机,更让一带一路俨然成为过街老鼠。
美国国防部516日公布的年度中国军力报告中指出,“参与一带一路的国家可能对中国资本产生经济依赖,中共可借此进行杠杆操作,获取利益。”
因此,面对国际社会众目睽睽,中共对马来西亚终止这场“跨国统战”计划,只能低调表示理解,避免掀起更大波澜,不利未来行动。
避免美方介入 引来更大经济反制
此刻正值美中贸易战交火之际,设若中共高调强硬回应,拿马来西亚杀鸡儆猴,来对其它一带一路受援国表达威吓,则不但可能招来更大规模的国际抵制与抨击,还可能促使美国介入,联合其它国家对中共施加更强大的经济抵制与封锁。
降低东南亚国家反感 掩护南海扩张
中共持续在南海进行秘密军事扩张,引发周边国家紧张与不满。中共有意通过一带一路,打进中南半岛各国,增加各国对中共经济依赖,松懈各国对南海问题的防备与话语权,掩护其南海扩张战略。
所以,中共此刻不愿对马来西亚“退货”表达强烈回应,避免打草惊蛇、激化东南亚各国对南海问题的警戒。
中共遭遇国际围堵 强装善意减少树敌
此外,在美国川普政府的领导下,目前国际社会正形成“围堵中共”的全球格局。
特别是美国积极布局的“印太区”战略计划,正与一带一路的东南亚地区交叠,因此中共格外谨慎戒惧,担忧此刻若对东南亚国家太过强硬,反而将把更多国家推向美国一方,让围堵中共的国际力量更为庞大,中共的国际统战与未来经济发展也将陷入严峻困境。
综合上述可知,中共对马来西亚终止一带一路项目“表示理解”、强作镇静,其实是受国际形势所迫,以及考虑到其未来的更大战略图谋。
“一带一路”首见叫停 会否引发连锁效应?
接下来,值得我们关注的是,是否会有更多国家受困于“债务陷阱”,相继跟进主动向北京“叫停”,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
一带一路计划,会不会因为其自身的不道德动机与本质,引发各国警惕,从而一步步走向终结?
再者,参与一带一路的国家,会不会因为无力偿债,出现债务违约或甚至是“赖账潮”?这些数额庞大的跨国坏帐,会不会进一步冲击中国国内已经严峻的金融局势与民生经济?中国人民的生活是否会受到波及?
最后,曾于1957年独立后与美国同盟合作、联手反共的马来西亚,虽然一度在纳吉父亲(马国第二任首相)主政下走向亲共,如今是否可能因为这次“政党轮替”以及马哈蒂尔叫停一带一路,继而重回“反共”阵营,成为美国在印太区的重要战略伙伴?
马来西亚叫停一带一路,为国际局势开启了更多的变化契机,也带给中共一记深沉打击。

来源:大纪元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